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陈东东:感动于人生的虚妄

2012年03月07日 09:50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陈东东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诗化哲学》/刘小枫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再版

凤凰网读书频道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哲学诗人的任务,是要在死亡这把落下来斩断时间的铡刀面前,给出一个并非“万事空”的人生答案。

何谓哲学诗人?

刘小枫的《诗化哲学》,评述德意志浪漫派的二百多年历程,书中粗线条勾勒的形象,用他在最后“结语”里的话来说,“像一位寻访神灵的诗人,拼命在寻找人生的“诗”。这个由席勒、诺瓦利斯、施勒格尔、谢林、施莱尔马赫、荷尔德林、叔本华、尼采、狄尔泰、里尔克、霍夫曼斯塔尔、格奥尔格、特拉克尔、黑塞、海德格尔等人组合起来的形象,或许就是所谓的哲学诗人。

有人说,造就哲学诗人的,是基于逻辑推理的哲学思维和基于形象隐喻的诗性思维之交互影响和作用,一方面要把意义导引向真理,一方面则将真理还原为意义。然而,我猜想,哲学诗人之诞生,更因感动于人生的虚妄--曾经,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发这种感动为如下绝唱: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诗化哲学》议及的浪漫派旨趣:“在这白日朗照、黑夜漫漫的世界中,终有一死的人究竟从何而来,又要去往何处,为何去往?有限的生命究竟如何寻得超越,又在哪里寻得灵魂的皈依?”正像是对陈子昂这首诗的阐释。其中,“终有一死的人”,是最触目惊心的字句--看上去,这就算事情的全部了--陆放翁有云:“死去原知万事空”!

哲学诗人们诗化哲学的前提,大概就在这人的终有一死。“关心死的问题,从浪漫哲学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了。”从死亡又引伸出了时间问题,而“死亡、时间等问题的突出,”刘小枫说,“充分表明,诗化哲学始终关心的是生存论,而不是存在论或实在论。”生存论追问人生在时间现世的意义,哲学诗人的任务,是要在死亡这把落下来斩断时间的铡刀面前,给出一个并非“万事空”的人生答案。这任务本身已相当浪漫诗化了,那个答案,要是找来的话,也必定是浪漫诗化的。并且,浪漫派认定,这个答案只能从人生的诗化中才可能觅得。

诗富创意,哲学爱智求真,那么,诗化哲学便可解作富创意的爱智求真。浪漫派试图以此突围死亡和时间。哲学诗人的智慧创意,在于给死亡这一绝对真理以别样的现世之人生意义。里尔克写在《慕佐书简》里那句“如果不是把死亡看作绝灭,而是想象为一个彻底的无与伦比的强度”颇值得玩味--死被“看作”和“想象”成了另一个前提。可以明确浪漫哲学思路的,是刘小枫引自巴霍芬的说法:“死是生的前提,只有在此关系中,即在不断的毁灭中,创造之力才会生机勃勃。”死不再是结局,反像个由头,浪漫派设想,“只有从死,从特殊的个体的衰亡入手,才能认识到生的根基。生是从死中衍生出来的,生的要素植根于外显的消灭,死的烈焰吞噬了僵滞的特殊性,最终扬弃了个体的有限生存,从而与大全结合在一起,以深切的渴求与万物为一。”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陈东东 刘小枫 《诗化哲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