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评《虚拟的历史》:历史花园的分岔小径

2012年04月09日 15:3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曾靖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从“反事实思考”中找寻价值】遗忘的可能性作为事实的反面重塑历史

在《虚拟的历史》的开篇,他用很长的导论回顾了历史决定论的历史,认为过往的历史哲学家们最大的失误就在于没有看到“历史具有不确定的本性”,从而对已经发生的历史进行反事实的思考采取了无端的漠视。历史决定论认为历史只有一种可能,一种路线,一种结局,就连卡尔、克罗齐、汤普森这些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也不断地嘲笑追寻已经发生历史可能性的行为,把那种“如果……没有发生,那么……结果会是这样”的假设称之为“想像者的游戏”。但是依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人类和宇宙的历史都会走向一种混乱和无序的状态,关于自然现象间关系的大多数表述在本质上都只具有或然性,即使是它们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这在根本上就取消了决定论,弗格森认为这种自然无法预知的“混沌”理论也同样适用于历史,因为人类及其社会本质上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的历史不过是所有可能存在的历史之一,只不过是最有可能存在的一种罢了。其他的可能性和已经发生的可能性在价值上实际是同一的,上帝的骰子不可能只有一面。他还借助进化论和海森堡学派的“测不准原理”来说明了这个问题。应该说,在历史无法预知的证明上,弗格森比波普尔的历史的“俄狄浦斯效应”更胜一筹。

那么,这种可能发生的历史,也就是弗格森所称的“反事实的思考”有什么实际价值呢?毕竟历史已经发生了,其结果是有且仅有的。弗格森认为正是由于历史的无法重复和非实验性,所以无法对其他可能性进行检验,反过来,要检验为什么只有这一种情况成为了现实,就只能借助反事实的条件来考察既成事实的因果假设。反事实的思考实际上是为了弥补认识主体在选择材料上无法克服的主观缺陷,只有通过提出其他可能的假设才可能证明已经成为现实的历史为什么会发生。比如,想象一下当年在美国西部,没有铁路建设的西部开发会是什么样子,这样可以充分地显露出铁路在这个开发过程中的重要性和对经济的贡献,也可以看到这种可能性为什么会大于其他可能性而成为了现实。进行反事实考察的历史学者完全可以将那些被遗忘的可能性重新找出来从反面对历史进行一种诠释和重塑。

那么反事实的考察是不是可以天马行空地想象呢?当然不是。弗格森也指出,如果你想象1848年巴黎的人都长上翅膀历史会有什么改变,这是毫无意义的。第一要缩小历史可能性的范围,用合理的可能来取代历史决定论的单一历史和无限可能的幻想。第二历史学家怎样剔除那些毫无理由的可能性呢?只有经历历史考证证明当时的人的确考虑过的那些可能性,才是值得纳入反事实思考的。只要遵循这样的条件,反事实的思考就不会和穿越剧一般的科幻小说混为一谈,而成为一种严肃的科学研究。

基于此,弗格森和其他八位历史学家分别对历史上极具重大意义的九个历史事件进行了反事实的考察。从克伦威尔统治下的英国一直到1989年的东欧剧变,涉及了很多非常有趣的反事实的思考,比如希特勒统治下的欧洲、没有戈尔巴乔夫的1989、“冷战”被避免的战后世界、肯尼迪没有被刺身亡等等。弗格森借用博尔赫斯的智慧将历史比作一个花园,而通往这个神秘花园的不只有脚下的大路,还有很多神秘的分岔小径,它们通往不同的可能,但却是欣赏花园全貌的捷径。这些假设的历史篇章其实也是我们思考现实的捷径之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