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可操作的民主》节选:南塘村民主议事“六部曲”

2012年04月25日 13:5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袁天鹏、寇延丁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第五部曲:表决

表决之前主席一定要再重复提议的准确措辞,让大家清楚表决的对象到底是什么。这时主席说:“现在表决。表决的议题是……。所有赞成的请举手……所有反对的请举手……”通常主席不需要严格计数,除非主席在请赞成方举手的时候感到可能票数会比较接近。

【培训实录】什么人才有发起表决的权力?

磕着绊着,就讲到了“表决”。

为了帮助大家理解“主持人的职责”,天鹏设计了十几道判断题,先把现象摆出来,再问大家:主持人这样做对不对?

“主持人在这里算了一算,大家的发言次数都用尽了,已经说好了每个人对这个问题说两次,现在每个人都说了两次了,赞成的、反对的,不同意见都被充分尊重了,那好,不让大家说了,表决吧。我的问题是:主持人,他有这个权力吗?有吗?”

一位大爷说话了:“主持人不应该表决。”

“应该谁?”

“领导。”

“是领导提请表决吗?领导是谁啊?呃,领导……”

天鹏敲着自己的腮帮子沉吟片刻:“比如说,咱们合作社开理事会,假设景福在主持,然后,景福不能提请表决,必须得等着云标说了才能表决?是不是?”

刚才发言的大爷在点头。不过这个点头里已经不是那么肯定了,其他的学员中也有摇头的。天鹏笑了:“看来大家对云标是充满了信任啊。”

另外的声音传出来:“他说的是实话。”

天鹏更乐了:“必须得说实话。在咱们这个会场上每个人都要说实话,咋想的就咋说。”

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站起来:“主持人就是主持会议的,领导人就是领导人,不是一码事。我觉得这事主持人说了算。”

天鹏走过去继续问:“那领导的意思起多大作用呢?”

“领导?基本上占百分之八十。”

已经有人在笑了。天鹏用这种“证伪”的方法把大家的模糊理解向前推导,一直向前走下去,自然会得出“领导说了算不合理”的结论。我觉得这个过程极其搞笑,又不好当众笑出来,只能憋着,都快憋断气了。

“这是集体的事,不是私人随随便便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发言了:“搞好搞不好,关键在领导。家有千口,主事一人。集体的事,不是私人随随便便的能定的。我认为啥呢,还是在领导决定。”天鹏乐不可支:“还要领导拍板对吧?”老人家手一挥:“对!少数服从多数是方法问题,决定还在领导,你说朝东,他说朝北,那不乱七八糟的?还是要由领导决定!”大伙笑成一片,我也终于不用再绷着了。

天鹏走回白板前头:“咱们还得回到这个问题,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主持人和领导这个问题。哈哈,这个问题太好玩了。”他显然兴奋起来了,脱掉外衣,搭在旁边,然后拽了拽自己的毛衣袖子:“大家对主持人现在理解都比较到位了--他是主持程序的,但他不是领导,所以最后……最后还要领导拍板,是吧?我问大家一个问题:比如说合作社有理事会、监事会,理事会有理事长、监事会有监事长,你们觉得,这个‘长’和不带‘长’的,一样不?”

很快有人回答“不一样”。

“不一样在哪儿?谁能讲讲?”

刚才很笃定地提到“领导”的大爷开始有点疑惑了:“带‘长’的,和不带‘长’的?听不太懂。”

天鹏凑近了一点,挠挠头,换了个说法:“就是说,理事长,比起其他的理事,谁的权力更大一些?”

大爷真糊涂了:“我闹不清,我闹清了就不问你了。”

有人说:“带‘长’的权力大。”

天鹏跟过去问:“大多少?”

听众中传出另一个声音:“不带‘长’的不管表决。”

天鹏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跟大家说个明白,又使上了他的“倒逼机制”:“理事会里面,有理事长,有理事们,如果理事会开会要表决一个事,咱们是光听理事长的,还是由理事会成员共同表决呢?假设理事开会表决一个事,理事长的表决权比其他理事要多吗?别人一人一票,理事长是不是一人两票?是不是?”

他这么一演绎,大家就觉得很搞笑了,笑声还不小。

云标站起身来:“刚才天鹏讲的很重要,比如说我们理事会开会,是不是只有理事长可以主持会议?”

天鹏打断他:“不一定,这个问题大家已经理解了。但是,主持会议的那个只管程序,结果还是得理事长拍板,大家是这样理解的吧?”

云标:“我觉得大家上午也说了,主持人提出表决,这点大家都理解……”

“上午大家是这么说的,可到了现在就变了。”

他们哥儿俩在圈子中间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的,笑起来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一直搞维权争民主的人,成为一个权威形象不是什么好事情,云标很努力地想把自己摆摆清楚:“咱们理事会开会我主持的比较多,但是呢,也有一部分不是我主持的,举个例子,有时候我不在家,就没法主持了……”这个例子举砸了,没等他说完,天鹏就笑了起来,下面也有人跟着笑,云标又尴尬了一回:“这个确实是不能说明问题。哎,想起来了,比如说我们8月份的时候开个会,说要接待天鹏他们来搞培训搞一个分工。那一次会就是由景福主持,我也参加,大家讨论。我提了意见,大家也有接受的也有不接受的,最后都是以表决为主。你们还记得当时是怎么回事,不是这个决定领导反对,其他人支持就不行,对吧……”云标说着说着把头转向听众中的理事会成员,他那样子恨不得拽起一个人来为自己作证。

天鹏走过来给他解了围:“我说大家对领导人也太习惯了,最后还要你来拍板。”他收敛笑容,面向观众:“应该是大家说了算!刚才说了,程序正义嘛。只要这个程序走得没错,结论就是大家的结论,大家就要做这个主。一人一票,包括理事长,包括监事长,一人一票。开理事会的时候,理事、理事长一人一票;开监事会的时候,监事、监事长一人一票。议事规则说他们是平等的,本来,他们事实上就是平等的,都是一--人--一--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