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叫魂》书评:叫魂,叫出的政治闹剧

2012年05月25日 11: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郑渝川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叫魂,叫出了老大帝国的虚弱

明清两朝是中国古代专制统治完善,乃至走到摧毁这个国家活力的极端时期。明朝就出现了体系上宏大健全、条款中琐碎细微的官僚制度,甚至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科学管理的可预期性、可标准化。正因为此,才能让明朝屡出昏庸君王、干政宦官的情况下,维系了数百年的统治。对应来看,清朝的历代君王都要比明朝皇帝英明勤政得多,以乾隆皇帝弘历为代表,他们在保留明朝官僚制度基本特征的同时,进一步加大了皇帝直接干预政事、官员考核等的权力。

弘历意识到吏部主管、地方督抚担负连带责任的官员常规控制特别是考评体系,存在重大漏洞,造成考评沦为“一纸空文”,贤员不被举荐、劣员不受纠察,同僚、上官均是好好先生。弘历痛感官官相护已经发展到,普遍化的忽悠皇帝、搪塞考评甚至伪造政绩的程度。为此,他改进了特殊考评制度,要求地方官员加强密报,皇帝本人会见并与新晋官员交谈以核实考评结论;皇帝与督抚等高级官员之间建立起父子式的亲密关系,不按皇帝要求办事的官员很可能在吏部处罚前直接被皇帝下诏议罪。

在应对“叫魂”妖术传闻的事件中,弘历将各省官员们在缉捕妖术首领问题上的失职,归咎于他们的怠惰、迟疑、对无能属下的姑息,以及江南的腐败、官员个人对君父的忘恩负义。这样的性质确定,可能是有意为之,即弘历借此动摇官官相护的基础,打破官僚们用以有效保护自己和利益相关的同僚、下属的习惯。孔飞力教授认为,“1768年的妖术危机不仅对政府来说是一种紧急状况,而且对弘历来说为他对官僚制度的极深猜忌提供了一个出气孔……常规化,汉化,江南文化的毒化——所有这些都在嘲弄君王的权力。”此事件的结局说明,老大帝国维持到康乾盛世的时候,体制惰性等弊端,已经不是开明君王一个人可以破除的。

“叫魂”妖术传闻,也彻底揭开了盛世威名下空洞化、离散化社会的本来面目。首先,从“叫魂”妖术传闻一个个拙劣荒诞的传闻,在多达十几个省份的广阔区域传播时,尽管基层官僚努力“辟谣”,但民众对这个谣言的信任程度,显然高于官僚的喊话。其次,如《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书中所指出的,但官府认真发起对妖术的清剿时,普通人就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清算宿怨或谋取私利,“在这个权利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于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孔飞力教授意味深长的指出,在一个人口过度增长、人均资源比例恶化、社会道德堕落的社会,人们会对自己能否通过工作或学习来改善自身的境遇产生怀疑,当他们再失去对司法制度的信任后,妖术就会成为权力的幻觉,又是对每个人的一种潜在的权力补偿——“即使叫魂这样的事其实从来没有发生过,人们仍然普遍地相信,任何人只要有适当‘技巧’便可通过窃取别人的灵魂而召唤出阴间的力量。”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孔飞力 《叫魂》 政治闹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