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弯曲的脊梁》

莱尼·瑞芬施塔尔的《意志的胜利》作为纳粹宣传圣经,揭露了极权主义的制造。在作者看来,所有的现代宣传,不管它是由民主还是极权政体制造的,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相似的。国家社会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都希望借助宣传建立一个全民共享类似宗教世界观的“新型社会”,两个体系虽宣扬不同的意识形态,却根植于共同的历史与文化,这种表里性差异将会揭示我们现代世界关于宣传更为广泛的性质。

[美]兰德·彼特沃克(Randall L. Bytwerk)

美国密歇根州加尔文学院(Calvin College)传播学教授,长期从事德国宣传领域的研究。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弯曲的脊梁:一个极权体制下的政治隐喻

国家社会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都花费了大量精力来弯曲,有时是折断人们的脊椎。它们都发现宣传是一个绝对必要的过程。两个德国政体在许多方面差异甚大。一个是栩栩如生邪恶的标志,另一个留下的则是在一个苍白城市中灰白老人的影像。这两个体系之间的差异不应该被忽略,但是二者同样有很多相似处。它们都试图运用宣传建立一个新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将会享有几乎完全一致的宗教观,在今天,有人会把它称作是支配性的超越性叙事,而几乎不会为真理的对抗性版本提供多少空间。详细

世俗信仰:元首永远正确|党总是正确的

纳粹主义和马列主义都声称拥有真理。不过,由于缺乏上帝作后盾,若要实现真理,他们只能依靠其追随者的不懈奋斗。同样存在着另一个假定,即基督徒只要遵照信仰的命令来行动,就已经尽了其义务,并且上帝若肯认了,亦会有所行动。而纳粹党人或马列主义者则必须依靠自身的努力,或者党内全体成员的努力来实现真理。从宗教的意义上讲,纳粹主义和马列主义都类似于国家宗教,一种世俗与神圣的混合物。详细

两种教义:纳粹实用主义|科学社会主义

各种世界观都有依重要性程度不同的文本。《我的奋斗》 是纳粹德国宣扬国家社会主义的圣经。既然“《我的奋斗》中的观念已经被翻译成了礼拜的(liturgical)形式,并且离开打印文本变成了民族与雅利安(Aryan)崇拜的大众仪式”,那么与马克思和列宁的作品是共产主义者的圣经一样,希特勒的书在同样的意义上也是纳粹党人的圣经。详细

两类媒体:元首的媒体|东德的媒体

两个体系都建立了格外相似的媒体体系。它们在外在结构上存在着诸多差异。纳粹的媒体主要由国家监管,而东德媒体则由党来监管。纳粹体系比德国统一社会党的体系更令人费解。支撑两体系的意识形态各自宣称具有重大差别的目标,但是其结果大体是相似的。详细

汉娜•阿伦特

阿伦特:极权主义宣传的本质

只有暴民和精英才会被极权主义本身的锐气所吸引;而只有用宣传才能赢得群众。在立宪政府和自由言论的条件下,为夺取政权而奋斗的极权主义只能在有限的程度上使用暴力,并与其他政党共同获得必要的坚定支持者,巧言取悦公众。公众在此时此刻尚未与其他一切资讯来源隔绝。 详细

严博非

严搏非:“弯曲”的解义

“弯曲”来自于对一种自我宣称的真理性意识形态的认同,我们生活在对未来的无差别美好世界的和对领袖无限崇拜的反复宣传中,因此,我们同时也生活在不服从的恐怖之中。然而,由于这种“弯曲”的正当性尚隐约地等价于“对真理的服从”,因而一旦谎言被揭穿,世界的精神被重新打开。一旦恐怖稍有解除,理性很快就会复苏,人们依旧可以笔直地站立,独立的思想立刻便奔走于大地。 详细

张腾:论“信仰”之恶

上世纪,纳粹与马列思想都因其社会实践的失败而失去活力,而其语境下的思想依旧延续。彼得沃克的《弯曲的脊梁》值得我们去阅读,他详实的考证和鲜明的对比,让我们再次反思面对那个“自由之敌”。上世纪的浩劫不仅仅是“个人之恶”抑或“政治之恶”,更是人类的共同的“原罪-信仰之恶”。详细

张腾

唐山:“欺骗”为何这么容易

这是一本通过独特视角去检讨历史的著作,作者将纳粹德国与后来东德加以比较,让他大惑不解的是:一个民族因为被蒙蔽而遭遇了深重灾难,为何很快又落入新的陷阱中?难道他们很愚蠢?事实上,他们并不愚蠢,谎言之所以被重复,因为人们需要它。对此,米兰•昆德拉一语道破:“极权主义不仅是人间地狱,而且是天堂之梦。”以神圣的理由堕落,这是20世纪人类的莫大悲剧,我们被自己的幻想所欺骗,被自己的真诚所奴役。 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王超
2012年8月10日

极权主义的隐喻


■ 历经整个第三帝国的一位牧师描绘了他和纳粹官员会面的方式,它很好地解释了极权社会中的生活:

“一个人将会一步步地推得越来越远,直至他跨过某一界限,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脊椎(spine)正在以几乎无法察觉的速度弯曲了(bent)。”

■ 在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的著名演说揭露了斯大林的一些罪恶之后,东德国家赞美诗的作者与文化部部长约翰纳斯·R·贝希尔(Johannes R. Becher)也写了一首直至2000年才得以出版的诗,它的名字叫“烧伤的孩子”(Burnt Child):

那个脊椎已经受伤的他

别人很难让他相信

还能笔直地站立

受伤脊椎的记忆

让他恐惧

纵然治愈后

休息已足够长

并且不再有任何危险

会再次折断其脊椎

■ 然而,这一称作宣传(Propaganda)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看看下列定义:

“一种非常接近于不用像欺骗敌人那样欺骗朋友的艺术”——弗朗西斯·麦克唐纳·康福德(F. M. Cornford)

“宣传是由一个组织化群体采取的一系列方法,其目的是想在由个体组成的大众群体行动中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参与,通过心理操纵达到心理上的统一以及融入一个组织。”——雅克·埃吕尔(Jacques Ellul)

■ 什么是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

极权主义本质上诉诸于宗教动机,并且满足了人类固有的需求。虽然作为一种替代性宗教,它很拙劣,不过尤其符合一种世界观的需要。正如埃里克·沃格林(Eric Voegelin) 所写:“当上帝退回到我们不再可见的世界背后,其结果就是世界上的一些事物注定会变成新的上帝。”

调查

  • 1.本书最吸引你去阅读的原因是?(此问必选)
  • 2.你如何看待现代政治宣传?(此问必选)
  • 3.你是否同意作者将极权主义宣传与宗教进行类比式分析?(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凤凰微博聊《读药》

近期预告

《读药》第83期计划于8月15日推出,主题书为周质平《光焰不息: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欢迎投稿。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不少于1000字,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字样,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的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yanbin@ifeng.com

读药书评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