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武评点<金瓶梅>》

《金瓶梅》也许是中国古典小说中最令人尴尬的一部作品。凭它对人性的深层思考及精湛的写实艺术,完全应跻身最伟大的小说之列;但由于它触犯了中国文化最敏感的神经,百年间屡遭禁毁。其实《金瓶梅》的价值恰恰在于用这种向着负面价值行进的叙事向度,写尽“万事不纲”的“衰世苦言”。现在,刘心武用现代人的视角,集红学探佚之积累,剖析出《金瓶梅》中畸形万象背后最沉痛的忧患和悲悯。

刘心武

当代著名作家、红学研究者。他在倾心研究《红楼梦》的同时,对古典名著《金瓶梅》的研究也倾注了大量心血。【详细

图书信息

  • 【主题书】《刘心武评点<金瓶梅>》
  • 【著者】刘心武
  •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
  • 【读药点评】透视色山欲海看世间象,领会贪嗔恨痴得悲悯心。
  • 【读药鉴定】
分享按钮

刘心武:我为何评点《金瓶梅》

我们可能更乐于公开地表达对《红楼梦》的激赏,而吝于表达阅读《金瓶梅》时所获得的审美愉悦,这可能与我们所处的时代和大人文环境有关。像《红楼梦》那样地充满叙述焦虑,洋溢着理想光芒与浪漫情怀固然是一种很好的叙述方式,而《金瓶梅》式的“冷叙述”,并且是达到七穿八达、玲珑剔透、生猛鲜活、浓滋厚味的“纯客观叙述”,不也是一种在美学上可能具有相当价值的叙述方略吗?详细

《金瓶梅》与《水浒传》血缘关系

水浒

《金瓶梅》和《水浒传》是什么关系?儿子和老子的关系。《金瓶梅》是将《水浒传》一段情节挖出,补缀、推演、丰富、异化,写成的新小说。详细

《金瓶梅》与《红楼梦》的亲缘关系

《金瓶梅》以家庭为中心,联系整个社会,反映广阔的晚明社会现实,给《红楼梦》写贵族家庭兴衰开辟了道路。明代的其他的《三国》《水浒》《西游记》都没写家庭。详细

《金瓶梅》与《儒林外史》的承继关系

近代的批评家轻易便说《儒林外史》是中国讽刺小说的鼻祖,实在很不应该,我们拿《金瓶梅》仔细读一下,很快就可看到,它替《儒林外史》把路早铺得好好的了。详细

《金瓶梅》与古典艳情小说之演进

在《金瓶梅》出现之前,世情小说中的情爱、性爱虽时有波澜,但并未达到“肉欲”横流的程度。在《金瓶梅》出现以后,却显出一种横流漫溢的趋势。详细

徐旭:《金瓶梅》——欲望与毁灭的寓言

如果我们回到被刘心武称为“平静”与“纯客观”呈现明代中晚期社会生活的《金瓶梅》文本中,便可轻而易举地在西门大官人等欲望化的符号人物的性史中,发现狂欢纵欲的结果便是主人公们先后早早地被欲火焚身,而那个道德沦丧、卖官鬻爵、行贿受贿、徇私枉法,且万物皆可通过金钱与权力获得的时代,最终也在人去楼空后,转眼迎来了一个“官吏逃亡,城门昼诸,人民逃窜,父子流亡”的大悲剧时代。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3年2月15日

明清学者评点《金瓶梅》


◆文学评价
《金瓶梅》从何得来,伏枕略观,云霞满纸,胜于枚生《七发》多矣。
——(明)袁宏道

《金瓶梅》……书凡数百万言,为卷二十,始末不过数年事耳。其中朝野之政务,官私之晋接,闺闼之媟语,市里之猥谈,与夫势交利合之态,心输背笑之局,桑中濮上之期,尊罍枕席之语,驵侩之机械意智,粉黛之自媚争妍,狎客之从臾逢迎,奴佁之稽唇淬语,穷极境象,駴意快心。譬之范工抟泥,妍媸老少,人鬼万殊,不徒肖其貌,且并其神传之。信稗官之上乘,炉锤之妙手也。
——(明)谢肇翎

若夫《金瓶梅》全出一手,始终无懈气浪笔与牵强补凑之迹,行所当行,止所当止,奇巧幻变,媸妍,善恶,邪正,炎凉情态,至矣!尽矣!
——(清)宋起凤

深切人情世务,无如《金瓶梅》,真称奇书。欲要止淫,以淫说法;欲要破迷,引迷入悟。其中家常日用,应酬世务,奸诈贪狡,诸恶皆作,果报昭然。而文心细如牛毛茧丝,凡写一人,始终口吻酷肖到底,掩卷读之,但道数语,便能默会为何人。结构铺张,针线缜密,一字不漏,又岂寻常笔墨可到者哉!
——(清)刘廷玑

《金瓶梅》是一部《史记》。然而《史记》有独传,有合传,却是分开做的。《金瓶梅》却是一百回共成一传,而千百人总合一传,内却又断断续续,各人自有一传,固知作《金瓶》者必能作《史记》也。何则?既已为其难,又何难为其易。
——(清)张竹坡

◆道德评价
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禽兽耳。
——(明)东吴弄珠客

《水浒传》是一部怒书,《西游记》是一部悟书,《金瓶梅》是一部哀书。
——(清)张潮

不会看《金瓶梅》,而只学其淫;是爱东坡者,但喜吃东坡肉耳。
——(清)江含徵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注云:“诗有善有恶。善者起发人之善心,恶者惩创人之逆志。”圣贤著书立言之意,固昭然于千古也。今夫《金瓶梅》一书作者,亦是将《褰裳》、《风雨》、《箨兮》、《子衿》诸诗细为摹仿耳。夫微言之而文人知儆,显言之而流俗知惧。不意世之看者,不以为惩劝之韦弦,反以为行乐之符节,所以目为淫书,不知淫者自见其为淫耳。
——(清)张竹坡

夫淫生于逸像,不生于畏戒,是在读此书者之聪明与湖涂耳。生性淫,不观此书亦淫;性不淫,观此书可以止淫。然则书不淫,人自淫也;人不淫,书又何尝淫乎?
——(清)文龙

《金瓶》已阅毕,洵是杰作。前人谓《石头记》胎脱此书,亦非虚语。所不同者,一个写才子佳人,一个写奸夫淫妇,一个写一纨绔少年,一个写一市井小人耳。至于笔墨之佳,二者无可轩轾。人谓其淫,我却觉其无限凄凉。仁者见仁,知者见知,正是愁人无处不抱悲观耳。写尽世态炎凉,可作一般利欲薰心者当头棒喝,其功不在佛经下也。
——(清)佚名

调查

  • 1.您是否读过《金瓶梅》?(此问必选)
  • 2.如何看待书中最为人诟病的性描写?(多选)(此问必选)
  • 3.如何评价《金瓶梅》为宜?(多选)(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知识,有见解;有生活,有情怀。在茫茫大时代,我们携一本好书,追寻阅读的美感、精神的深渊。《读药》周刊,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每月三期,以阅读抚慰人的心灵。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读药》周刊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第94期计划于2月25日前后推出,主题书为:《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吴稼祥 著。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候选主题书:
  ◆《邓小平时代》[美]傅高义 著;冯克利 译
  ◆《谁来守护公正: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访谈录》[美]布莱恩•拉姆 苏珊•斯温 马克•法卡斯 编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字数至少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版权声明

稿件凡经《读药》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代理其作品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络传播权,并且本网站有权授权第三方进行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传播,本网站支付的稿费已包括上述使用方式的稿费。另外,本网站有权将作品整理出版,并将依照相关出版物的版税支付作者稿费。

读药书评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