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李永平《吉陵春秋》

李永平,一个出生于英帝国昔日的殖民地,终身都在追寻自己身分原籍的浪游者,故国对他来说,想象不可及,现实不敢触,于是他便以书写为船,航向想象中的原乡。但吊诡的是,他笔下的吉陵镇,却是如此稠浊污秽,人欲横流,罪恶昭彰,诸神见弃,彻底粉碎了原乡的桃花源。但他的笔触也由此探入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底层,发现了这个在地理上无从找寻的“恶托邦”,观照到了那些野蛮原始压抑的人性。

李永平

1947年生于英属婆罗洲沙捞越邦古晋市。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圣路易华盛顿大学比较文学博士。著有《吉陵春秋》《大河尽头》等。这位在双语环境及无根飘萍身份下成长起来的作家,将感情倾注于笔底,书写出追摹中原却另有意趣的中文。【详细

图书信息

  • 【主题书】《吉陵春秋》
  • 【著者】李永平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读药点评】“吉陵”的魂魄招摇过市,讲述一则人性寓言:地狱,是由每个人的自私、冷漠、欲望造就的。
  • 【读药鉴定】
分享按钮

万福巷:生欲和死亡紧邻的罪恶渊薮

见过的人都说她长得好,可是,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那样清纯的美会变成一种诅咒。长笙嫁人时,才十六岁,好像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嫁给那刘老实,开棺材店的。 详细

春红嘤唔了一声甩甩手,转身就走。跨进了门,回回头,勾过了一只水汪汪的黑眸子来又撩了他一眼。瞅一瞅,笑两笑。泼皮们哈哈大笑簇拥起了春红,五六个人纠结作了一团,跌跌撞撞踹进了满庭芳门子里。详细

刹那间,一条巷子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漫天飞迸的血点子里,六座八抬大轿,黑魆魆,金光灿烂,倏地闪进巷口。四十八个抬轿的男子汉喝醉了一般,打起赤膊,一头走,一头蹎着跳着,哼着嘿着。详细

成书故事:一本小说的因果

“吉陵”是个象征,“春秋”是则寓言。《吉陵春秋》讲的是报应的故事:那亘古永恒、原始赤裸的东方式因果报应,在我的童年,在我出生、成长的那座赤道岛屿,曾蛊祟一整个城镇,造成一镇人心惶惑不安,延续数代之久。详细

这是一个东方式的“罪与罚”

“吉陵”是一个虚构的小镇,没有明确的地理位置和时代背景。因此,它是具体而微小的世界,可以是读者心目中任何一座城镇。同时,“吉陵”也是个文学象征,代表人心中某个阴暗的角落。偶尔,在一桩血案发生后,它才会暴露在天光下,让人们一睹它的真面貌。详细

我想用小说来洗涤人性中的罪恶

小说对我来说,是一种救赎和忏悔。我曾经做错的事,我透过我的小说把它清除,用这个方式,对那些我伤害过的人,说对不起。所以我常常说,写小说是自私的行为,找一堆理由,为以前干的坏事作开脱。一生做过多少亏心的、违反人性的事情,都要一一去面对,去说对不起。详细

三心:东方“恶之花”

懦弱、冷漠、愚昧导致的纵恶,甚至助恶、从恶,表面上通过因果相报实现了某种平衡,实际上不过是形成了无望的轮回。刘老实以暴制暴的连环复仇,没有动摇社会腐朽的根基,仅仅是实现了暴力主体的位移。而恶的土壤——病态的社会精神状态将一代一代承继下去,恶的发生也将循环往复,呈现一种动态的凝固。详细

李小丢:众生皆苦,不在一村一寨

超出人们期望的是,李永平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浸淫日久,又对本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甚至比台湾还要远,因此,他看事情的角度更加客观,既不谄媚,放纵自己的思乡之情而美化一切事物以致失真;也不作践,在揭露人性丑陋麻木一面的时候不忘悲悯之心,不轻易归罪于传统之弊。详细

余光中:十二瓣的观音莲

余光中

吉陵镇的存在不靠地图与报纸,只能向中国的社会风俗与文化传统去印证。在“现实”的意义上,这是一个绝缘的世界。但是在精神的领域,《吉陵春秋》却探入我国旧小说中所呈现的底层文化,去观照颇为原始的人性。详细

王德威:还乡——浪子的禁忌欲望

论者对《吉陵春秋》多有好评,或谓“一个中国小镇塑像”,或谓“山在虚无缥缈间”。而书中精致细密的文字意象,更能吸引有心人细作文本分析。我却认为不妨视其为一场精彩的特技表演,藉此李永平把他的乡愁一次出清。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3年4月13日

语言品鉴——文字特写镜头


那郁老道士,六十开外的老人家了,搽起一张白脸,披上了一身血漓漓的黑缎子道袍,蹎蹎跌跌,踉踉跄跄,绕着神轿满场子只管兜个不停,忽然,一个翻身,蹿上了第一座神轿。只听得他长长地叹出了一声,星空下,剥开了胸膛,反手一锉,把冷森森的一柄七星剑攮进自己心口。看客们歪起脖子,张着嘴,看得痴了,瞅着那一蓬蓬鲜血从他心窝上标冒了出来,半晌,才哄然喝出一声:“好!”

四十八个轿夫不瞅不睬,低着头,踩着炮花,跳得越发癫狂了。汗淋淋的肩膊上,六座神轿,头尾相连一条黑花大蛇似的只管抽搐着,晃荡着,浑身上下像打起了冷哆嗦,朝着巷心一路冲撞过来。满巷子烟烟茫茫,炮花中,水檐下,一排娼家的圆灯笼红幽幽地抖荡了起来,只见神轿顶上那三十盏琉璃灯火忽前忽后,倏上倏下,窜动着。

灯笼底下晃荡的闲人们中了蛊一般,看得呆了。一条巷子,静沉沉的。不知谁“唉——咦”了一声,柔柔,惨惨,梦魇里沉沉的一长声叹息似的,满巷人潮,黑压压,登时起了一阵波涛,喧喧腾腾地涌了过来堵住了满庭芳前门。两个坳子佬的脸膛晒得黧黑黧黑的,煞白了,扒着门,伸长了脖子。血光一闪,幽幽地,水红灯笼下一条身影蹦出了春红家门口。只见刘老实叼着烟操出了菜刀,一双血丝眼睛愣睁着。

调查

  • 1.你对《吉陵春秋》的阅读感受如何?(多选)(此问必选)
  • 2.《吉陵春秋》的春秋笔法,究竟笔意何为(多选)(此问必选)
  • 3.若对吉陵进行考古,在何处能寻到其坐标(多选)(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周刊第98期计划于4月25日前后推出,主题书为:《骂观众》[奥地利]彼得·汉德克。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候选主题书:
  ◆《古拉格:一部历史》[美]安妮·阿普尔鲍姆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字数至少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版权声明

稿件凡经《读药》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代理其作品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络传播权,并且本网站有权授权第三方进行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传播,本网站支付的稿费已包括上述使用方式的稿费。另外,本网站有权将作品整理出版,并将依照相关出版物的版税支付作者稿费。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秋 风】 【高全喜】 【黄道炫
  【谌洪果】 【维 舟】 【更多特约书评人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