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认识“古拉格”,认识苏联——读《古拉格,一部历史》

2013年04月27日 20:1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闻一

尽管“古拉格”问题从它存在的伊始就有,但就苏联,也是就全世界范围而言,对苏联传统“古拉格”评价提出争议,表示公开的挑战,显然始于索尔仁尼琴的《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他后来的长篇《古拉格群岛》则是从更广阔的范围、更深层次的意义上把苏联的“古拉格”无情地展现于世人的面前。索尔仁尼琴给世人带来了一个揭露“古拉格”实情的高潮。但是,索尔仁尼琴对“古拉格”的评述似乎只停留在了揭露和抨击的层次之上。新俄罗斯联邦出现后,随着形形色色的苏联档案的解密,不仅“古拉格”的内部生活,而且它的运作机制更深层次地为人们所了解。此外,那些“古拉格”前囚犯的回忆文章和回忆录逐渐问世,这些人以自身的惨痛经历,讲述了他们在“古拉格”中的非人劳动和生存境遇。所有这一切就为研究者深入探讨“古拉格”问题提供了新的、广阔的可能性。但是,这些回忆录,这些前“古拉格”囚犯的讲述似乎也还没有越出“亲身经历”的范围。在当今的俄罗斯,更多的学者仍是愿意这样做:苏联的社会主义是一回事,“古拉格”是另一回事。他们宁可选择不把苏联的社会主义和“古拉格”视为一体,一系列历史专著根本就回避了对“古拉格”的真实阐述。

安妮·阿普尔鲍姆的《古拉格,一部历史》应该说是个超越,是个在“古拉格”问题研究上的超越。在事实上,这部书已经不是某个囚犯在讲述“古拉格”的非人经历,而是“古拉格”的囚犯群体在回忆当年不堪忍受的生活之苦。经过阿普尔鲍姆的系统化、条理化、深刻化,这种群体回忆就形成了在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里对“古拉格”的一种新认识。阿普尔鲍姆对“古拉格”的新认识是超越于同辈的,这些新认识就在于,第一,她把“古拉格”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联系在了一起,“古拉格”就是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产物;第二,她把“古拉格”与苏联的经济发展,尤其是与斯大林的“工业化”联系在了一起,“古拉格”是斯大林工业化的必然产物;第三,她把“古拉格”与苏联这个国家的历史遗产联系在了一起,“古拉格”是这个国家历史遗产的产物;第四,她把“古拉格”与世界的历史进程,尤其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进程联系在了一起,“古拉格”是一种更为广阔范围内的非人化现象。

阿普尔鲍姆对这些新现象的阐述贯穿了一根红线,那就是“古拉格”体制是苏联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古拉格”不仅是集中营、劳改营,更是处于当局绝对监视和控制下的庞大的经济实体。随着苏联历史的进程,这种实体由个别的“孤岛”发展成为体制上相连的“古拉格群岛”,从单个的、分散的个体进化成为统一的、有机的国防工业综合体、农工综合体。尽管这种经济实体对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这种经济实体在其存在的漫长岁月中没有正常社会对劳动者的财力、物力,甚至生存必需条件的保证,维持这种实体存在和运转的就是强力、暴力,甚至死亡。

在这本书中,阿普尔鲍姆有一个创新的结论,也即否决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传统看法:“古拉格”不仅仅是一种惩罚制度,而是与国家进程相联系的一种制度。换言之,“古拉格”创立伊始具有对“人民之敌”的残酷惩罚性质,但随着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作为一种经济机制的需求就上升为第一位,而惩罚性质就融入了其中。这样一种进程和变化是与两个因素密切关联的,一个是苏联的无产阶级政权把一切不同政见者都打为“人民之敌”,坚持社会愈是向前发展,阶级斗争就愈会激烈的斗争观点,于是“人民之敌”的范围就愈益庞大,其数量就愈益增加。另一个是,随着斯大林工业化的蓬勃进展,发展的需求与国家人口少的矛盾愈益突出,于是围绕“人民之敌”而形成的类似于封建社会的“诛灭九族”的惩罚机制加紧运作。“古拉格”成了国家劳动力的极为重要的后备来源。关于这一点也就是阿普尔鲍姆在书中所说的“把敌人妖魔化”。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苏联 古拉格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