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复活托洛茨基的意义——评《先知三部曲》

2013年05月30日 10:10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闻一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丛书名:先知三部曲

作者:(波)伊萨克·多伊彻 著,施用勤 等 译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1-1

文/闻一(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独家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复活托洛茨基,可了解真实的布尔什维克党内关系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是我们已经熟知并且听说了多少年的话。多少年来我们相信这句话,并且从没有怀疑过。因此,我们中国人也大多数是从这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了解和认识十月革命,了解和认识苏联,了解和认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那对于中国人来讲,十月革命这一声炮响究竟送来了哪些马克思列宁主义?

这里有两个问题经常引起我的思索。一是,十月革命后,在列宁的讲话和文章里,很少像现代人这样大量的引用马克思的词句,以证明自己是如何如何地继承先贤和传统,以表述自己的立场是如何如何的坚定、道路是如何如何的正确,列宁讲的和写的几乎都是他自己对俄国的判断和决策。列宁全集所反映的是马克思主义还是列宁主义?二是,实际上大量有关十月革命,有关苏联,有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信息都是在列宁去世后送到中国来的,这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马克思列宁的还是斯大林的?

如果我们敢于正视现实,那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给我们的基本上是斯大林的十月革命、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和实践、斯大林的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我们影响最深远、最无法替代的是斯大林亲自主编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在这个曾被世界共产党人奉为圣典和行动指南的书里,有人也有“鬼”。人是先哲之圣,是天生的领袖,是能预知和决策未来之事的先知。“鬼”则是党内反对派、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者、叛徒、间谍、人民之敌。书中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伟大的列宁,另一个是伟大列宁的忠实学生斯大林。列宁和斯大林并肩一起领导了十月革命,一起胜利进行了反对党内反对派及一切阶级敌人的斗争,一起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那些在历史真实中与列宁一起奋斗和斗争过的“十月革命一代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消失得永远和永恒。而“鬼”则是很多的,而每翻开苏联的任何历史一页,都有许多面目狰狞的恶鬼,都会有斯大林高举圣格奥尔基长矛与恶鬼作斗争的壮丽场景。

在斯大林举矛劈刺的“鬼”中,最大的、最凶恶的、时刻都不能待在同一个天空下的“鬼”就是托洛茨基。正是因为如此,作为十月革命的主要领导人,真正与列宁并肩斗争的托洛茨基先是被斯大林打入另册,随后就以机会主义者、叛徒、人民之敌的罪名被斯大林放逐国外,最后在国际舞台上揭露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道路和政策的反社会主义性质的托洛茨基遭到了谋杀。打入另册,放逐国外,遭到谋杀,这就组成了托洛茨基一生的三部曲。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两人间的争斗是这三部曲的主旋律。这种争斗是由弱而强的,是从才智和才能的妒嫉发展到权力和权势之争,最后进入了主义之争和理论上的势不两立。就托洛茨基而言,他越是认清斯大林的错,他的反斯大林的斗争就越是坚定和猛烈,就越是具有广阔国际性质。在上个世纪的30、40年代,有一个信念,或者说是原则,深刻地影响着苏联,甚至整个世界,那就是:苏联是世界上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是由苏联共产党领导的,苏联共产党是由斯大林领导的,因此,反对斯大林就是反对苏联,就是反对苏联共产党,就是反对世界上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反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以,全世界就有了“托派”之称和反托派的生死斗争。你反对斯大林,你就是托派,你就是苏联的敌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敌人、社会主义的敌人。

伊萨克·多伊彻的这部《先知三部曲》所以一问世就广为传播,是因为他一是胆识过人,敢于在50年代初至60年代初的那个强大的苏联依然存在的充满胜利喧嚣的日子里,名义上是在为托洛茨基立传,但实际上是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斯大林,指向了苏联和苏联的社会主义道路,指向了由苏联和斯大林操纵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在他的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报告里,只是牵涉不深地抨击了斯大林在“大清洗”中罪过的一角,就惹得满世界忠诚的社会主义者对赫鲁晓夫大动干戈,我们只要想想这点,就能理解多伊彻的胆识和勇气。

二是因为多伊彻把“鬼”托洛茨基恢复成了人。在他的笔下,托洛茨基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个先知。在《武装的先知》里,托洛茨基是早就受到革命党人影响的青年志士,是个有教养、有知识、有雄心大志的人,是十月革命的领导人,是站在列宁身旁的人,是掌握实权的人民委员,是组建军队的勇士。作为这样一个人的托洛茨基思维在十月转变的时空里,活跃在苏维埃的舞台上,置身于布尔什维克的营垒里,他是一种血肉存在,是一个现实的符号,是一个正确与错误、胜利与挫折集于一身的人。多伊彻把这个托洛茨基复活了,那就使得把托洛茨基打入另册,归为虚有的所有文字、企图和行动都被打上了问号,从而使读者接触到了一个真实的十月革命,一个真实的布尔什维克党内关系,一个真实的苏维埃政权的决策过程。因为复活了托洛茨基,也就随之复活了被强行消失的“十月革命的一代”。托洛茨基在这时的复活就给《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将军了,就把列宁“唯一的亲密战友”斯大林推上了拷问台:十月革命这样一件大事,为什么只有你和列宁?为什么你成了列宁的唯一的忠实继承者,而其他人都该灭绝?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俄国 苏联 托洛茨基 斯大林 十月革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