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复活托洛茨基的意义——评《先知三部曲》

2013年05月30日 10:10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闻一

拖氏流亡后跳出个人争斗,从根本上反思社会主义

在托洛茨基被赶出苏联后,斯大林个人的意志和权力就愈发的加强了。其后经过了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农业全盘集体化,30年代中期开始的先是对党内的进一步清洗乃至扩大至全军全民全社会的“大清洗”,苏联就确立了“一党专政体制”,而这种体制的实质就是“领袖专政”,就是斯大林一人的意志和权力决定一切。那种反对斯大林就是反对苏联,就是反对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反对以苏联为首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神话就更加神化了,就更加变成为一种铁律了。

托洛茨基最后十年的流亡生涯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度过的。在苏联的官方史书上,托洛茨基的最后十年被斥责为是另立山头,创建第四国际与第三国际、与苏联对抗的罪不容恕,罪不容诛的十年。

《流亡的先知》详细描述了托洛茨基最后十年的活动和思考:他活动的主要指向是反对斯大林,这次他已经不是把斯大林作为自己的同一营垒里的对手了,而是作为在理论和行动上相向而立的两类人,斯大林成了他公开的敌人。而他思考的不仅涉及到苏联国内外的政策,而且从根本上对社会主义作了再次的、重新的思考。

这时,托洛茨基反对斯大林的活动已经脱离了个人的性质,而是具有了相当的组织规模。多伊彻这样写:还在王子群岛时,“随着工作的展开和秘书人数的增加,又总有客人长期居住,加之通信达到中等政府部门的规模,支出每年增至12000--15000美元。”托洛茨基真正有了“派”,有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拉丁美洲和欧洲各国与他志同道合者的支持,他出版《反对派通报》,他的《我的生平》和《俄国革命史》在各国纷纷出版,他的观点,他的思想迅速传播,因而有了托洛茨基主义的正式名称。

按照多伊彻的说法,在这最后的十年,托洛茨基对斯大林社会主义的重新审视可以归结为下述几点:一是他反复揭露斯大林的“一国社会主义”,是用“国家社会主义”歪曲马克思主义。“托洛茨基强调,孤立的、自给自足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构想与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式格格不入,它起源于19世纪德国修正主义的国家改良理论,而它在实践上意味着放弃国际革命,让共产国际的政策服从于斯大林发需要。”二是,他要求实行无产阶级民主的原则,即“把各国共产党人从其狭窄的官僚主义机构框框中解放出来,在各国共产党中恢复民主集中制。”三是,他批判斯大林的“时代观”。多伊彻是这么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开辟的整个时代是在资本主义不断衰落的时代,因为它的基础已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座大厦就要轰然倒塌。一个社会体制的没落不能在单一的经济崩溃过程中或在连续不断的革命事件中表现出来。因此,任何一个危机都不可能被先验地说成是‘最后和最终的’危机。”四是,他对斯大林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的批评。这里面最核心的是“官僚政治的高度集权”和“暴力下的社会主义没有生命力”。多伊彻的表述是:托洛茨基“不相信行政的皮鞭真能加快或可能加快经济增长的速度,因为这条皮鞭往往是停滞和失败的主要原因。国家所有制导致并要求统一计划。但官僚政治的高度集权导致浓缩并加剧当权者所犯的错误,导致社会首创精神的麻木和人力、物力资源的巨大浪费。不负责任、‘永远正确’的领袖必然要千方百计地掩饰自己的错误和失败,一味吹嘘杰出的成就、空前绝后的记录和震撼人心的统计资料。”五是,对于斯大林在1931年宣布苏联已经建成了社会主义,托洛茨基连续进行抨击。他认为斯大林的宣传工作者“刻意突出苏联社会与垂死的资本主义之间的反差:一边是不着边际的光明形象,一边是生硬夸张的贫困景象。托洛茨基揭穿了这种双重的歪曲。他声称,如果让苏联群众相信他们所遭受的饥饿、贫穷和压迫就是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扼杀他们对社会主义的信仰,并把他们变为它的敌人。”

这里所列述的并不是托洛茨基主义的全部,但却是他最后十年不断向世界所陈述的重要内容,也是他在苏联内政问题上对斯大林的不断发难与挑战。当然,这时托洛茨基在德国和西班牙问题上也与斯大林发生了严重分歧,像克里姆林宫办公室里“坐着的人应对希特勒的胜利负责”这样的话,斯大林听了是不会有好反应的。这种发难与挑战的人是斯大林不可能接受的,他作出了俄国历史上几乎没有过的处罚决定:1932年2月20日,《真理报》公布命令,剥夺了托洛茨基的国籍和重返俄国的权利。

托洛茨基没有在斯大林的惩处下低头。他最终以《被背叛了的革命》对斯大林、对斯大林所宣布已经建成社会主义的苏联作出了回答。多伊彻在《流亡的先知》中对此作出了简明精辟的叙述:“托洛茨基指出,斯大林统治的国家中的社会平衡并不稳固。最终取胜的不是社会主义因素就是资本主义因素。不平等现象的增多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管理者集团不会永远只满足于消费上的特权。他们迟早会力争形成一个新的有产阶级,靠剥夺国家成为托拉斯和康采恩的股东和所有者。”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俄国 苏联 托洛茨基 斯大林 十月革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