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复活托洛茨基的意义——评《先知三部曲》

2013年05月30日 10:10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闻一

当年若按托氏方案走,苏联未必就是真的社会主义

《流亡的先知》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它把最后十年托洛茨基与斯大林的斗争的实质揭示了出来:这场斗争已经不是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权力之争,已经不是什么第四国际与第三国际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人之争;这是一场主义之争,这是一场对社会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前途的斗争,这是一场涉及到更广大区域和更众多人群命运的大争斗。也正因为如,在那个世界范围内“反斯大林就是反苏联,就是反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旗高高飘扬和一系列共产党拉这面大旗作虎皮的情况下,托洛茨基的命运就被注定:他死定了!

托洛茨基被一个伪装的“托洛茨基派”用冰斧砍成重伤而死。这种将对手、敌手置于死地办法将策划这种谋杀者的狂暴性、残酷性、无人性暴露到了极致。多伊彻揭示出了托洛茨基公开的、面对世人的反斯大林的斗争,与此同时也揭示出了反托洛茨基斗争的不可现予天下的阴谋运筹和阴险手段。对于自己随时都可能的死亡,托洛茨基本人早有预言和定论:“在我43年的自觉生命中,我始终是一个革命者;我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子下战斗了整整42年。倘若我能从头开始,我……会尽量避免重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我的基本生活目标却不会改变。我将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者、辩证唯物主义者,因而也是不妥协的无神论者而死去。与我的青年时代相比,我对人类共产主义前途的信念同样炽烈,而且更加坚定。”

托洛茨基之死曾被斯大林和他操纵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说成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胜利,是苏联和苏联社会主义道路的胜利,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胜利,是斯大林本人的胜利。多伊彻给这种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解释,他说斯大林的胜利和托洛茨基的失败是权力的胜利和失败,但不是精神和道义的胜利和失败,精神和道义上的胜利是属于托洛茨基的,而失败是属于斯大林的。

总之,伊萨克·多伊彻的《先知三部曲》讲述的是一个斯大林将托洛茨基造成“鬼”历史,因而同时也是他自己把托洛茨基这个“鬼”还原成人的真实故事。不管现在人们对托洛茨基有什么看法,读读,甚至翻翻这本书,每个人都会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的。任何一位作者的历史都不可能是历史的完全原貌,即使他是一位大家,他笔下的历史总会留有自己的影子:观察的影子、思考的影子、评定的影子。但是,历史总是需要后人去观察,去思考,去评定的。尤其在今天,当“反对斯大林就是反对苏联,就是反对苏联,就是反对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反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面大旗已经不复存在,那盛极一时也骄横一世的苏联已经成为历史时,回头看看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斗争,重新对这一斗争作出符合历史真实的评价,无疑会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苏联、苏联的社会主义及其道路、曾经有过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斯大林及其“领袖独裁”和“一党专政”。

伊萨克·多伊彻不是一位作家式的、散文家式的,一句话,文人式的传记撰写者(但我得承认,多伊彻的文笔是漂亮的,甚至是充满才华的。)。他本人既是他在书中所描写的许多事件的真实参与者,同时也是一位甚有成就的研究者、学者。在这个意义上说,《先知三部曲》的传记性质就远远超出了托洛茨基个人的范围,而具有了更广泛的时代和现实意义。他在书中引用了众多的鲜为人知和不为人知的私人笔记、档案材料。《先知三部曲》弥足珍贵的不仅是这些首次问世的材料,而且更有多伊彻对这些材料的运用、审视和判断。

说到档案,我在这里要多说几句。在一个很长的时期里,我们一味相信和仰仗苏联的官方材料,认为这是唯一可信的东西,是不可替代的历史真实。而对西方史学家所利用的材料都一概谓之“伪造”、“反苏联的西方史学”,轻者嗤之以鼻,重则扣上反苏反社会主义的紧箍咒。苏联解体后,大批的苏联历史档案纷纷解密而出,面对这些,竟也有“这些档案也可能是伪造”之说。可见,人之愚昧莫大于政治上的愚昧、阶级偏见的愚昧了!时过境迁,现在回头看,西方史学家在他们著作中所利用的材料可以说基本上都不是伪造的,其历史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要远远胜于苏联的官方材料和官方学者们的评说。

《先知三部曲》先后成书于上个世纪50年代初至60年代初,那是一个不可能正式接触和利用西方史学家(包括伊萨克·多伊彻这类史学家)书籍和资料的时代。因此,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前辈都不可能在当时就读到这部巨著。我个人是1991年在莫斯科首先读到新出版的俄文版《武装的先知》的。现在,回想起来,二十多年已在匆匆中飘然而过了。

就我的研究而言,我并不认为托洛茨基(无论在权力斗争、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和实践,还是在处理列宁时期和后列宁时期苏共党内斗争上)都是正确的,更不能认为,若是当年按照托洛茨基的方案走,苏联就会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另一番天下。即使是真正的先知,也有见不到的地方和只属于他自己的局限性;何况在我看来,托洛茨基在苏联的社会主义道路和建设实践上,并不完全是先知,尤其是在十月革命时期以及他在被放逐出国前的那个时期,他的言论和判断还远不是一个先知。

多伊彻用“先知”作书名源于马基雅维里的一句话:“凡是武装的先知都获得胜利,而被解除武装的先知总是遭到毁灭。”我想说的是,在托洛茨基权力的鼎盛时期,他并不都是武装的,而在另一条战线上与斯大林进行斗争的托洛茨基用的是另一种武装。

最后,说句可能是多余的话。我没有读过多伊彻的原本书,所以不知道现在中译本中的照片是否都是原书中的。我提出中译本《武装的先知》中的第275页下图及其说明:“11月7日下午,‘阿芙乐尔’巡洋舰的炮声一响,成千上万的股民战士开始攻打冬宫”。这张照片并不是当时的历史照片,而是后来按照斯大林的意志要拍摄“攻打冬宫”的影片的一个镜头(我在《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一书中有过描述)。它历来被当成了真实的旧照片。而该图的说明,则是完全不符合历史真实情况的:一是冬宫并没有攻打,二是向冬宫冲击的没有成千上万的士兵,三是“阿芙乐尔”炮声是响在这种冲击之后的。如果这说明是多伊彻自己加的,我不作评说,如果是译者加的,我请译者考虑。

(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书评作者介绍:

闻一,1937年出生,籍贯江苏泰兴,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苏联的过去和现在》、《布哈林传》、《走近俄罗斯》、《解体岁月》、《重返莫斯科》、《回眸苏联》、《俄罗斯深处》、《普京之谜》、《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等俄罗斯主题论著十余种。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俄国 苏联 托洛茨基 斯大林 十月革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