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全喜:儒家和自由主义应携手面对共同的变革问题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国史纲目》

姚中秋 著

海南出版社,2013-10

文/高全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独家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秋风(姚中秋,笔名秋风)的这本书我在去年就认真读过,对秋风的思想我也不陌生。记得当时读这本书时,我是感到非常震撼和刺激的。为什么呢?我觉得这本书无论是从史学方法论,还是从历史正义的立论与叙事,乃至作者的雄心,都展示了秋风所代表的或者接续的这一脉中国当今政治儒学的历史观和赓续传统中国文明的正义论,以及他们对于未来世界格局中的主体性自我期许和定位,贯穿着一套比较自觉与明确的价值指向。

这样的一部《国史纲目》为什么对我构成了某种刺激呢?因为站在我所服膺的自由主义的思想立场来看,这些年来,我一直就有某种感慨或隐痛,即中国的自由主义理论,包括社会理论、经济理论、政治理论、法治理论等,大多只是停留在一种对于基本观念的常识普及和价值启蒙,以及对现行体制的某种批判上。当然,这些工作和诉求都很正确,现时代的中国社会亟需这些真知灼见和理论批判,从事这些思想理论上的工作,没有什么错,可谓厥功甚伟。但是,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个方面,即中国近百年的自由主义一直缺乏厚重的、纵深的历史性的探索,用我的话来说,就是缺乏一种基于历史主义或者历史正义的从中国文明自身传统中发育成长出来的属于中国自由主义的理论叙事、理论话语和理论思想,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由主义还没有形成一套自己的历史观、国族观和政治观。我认为,缺乏这样一个基于政治共同体的历史发育中形成的历史观,就很难使得自由主义在中国,乃至在整个世界格局中,找到自己恰当的地位,并树立自己的阶段论和线路图。到目前为止,中国的自由主义如果说有历史观的话,那也基本上是批判主义的,与左派的历史观共享着一个关于传统中国的批判性认知。主流的左派认为传统中国是封建专制社会,中国革命就是要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中国;而主流的自由主义也是认为传统中国社会是专制社会,未来社会将是一个与传统中国迥异的自由民主的新社会。由此可见,两种价值立场截然不同的思想理论,在对中国历史传统的认识上却有着惊人的相似性。我一直认为,这种认知表现了中国自由主义思想理论的政治不成熟。

相比之下,我们看到在西方的政治思想中,无论左右各派,即便是自由主义大谱系内部诸派,均有强大的历史主义理论传统,或秉有各自的纵深一脉的历史观,无论是英美的,还是法德的。我不久还撰写过一篇《文明何以立国?》的长文,曾经指出,即便是美国,开国历史虽不悠久,但它也有自己的“通三统”,也就是说,美国的政治叙事大致说来也秉有三个大的历史文明传统,即来自于英格兰《大宪章》的自由传统,古代罗马共和国的宪制传统,以及中世纪以降的基督教新教传统,美国的政治历史可谓三个传统的熔炉之冶炼以及文明演进之证成。我觉得通三统是个好词,但被甘阳之类的新左派搞偏了,像美国这样一个不足三百年历史的现代国家,其思想理论和政治实践的过程,不啻于文明演进的最好佐证。至于欧洲与北美各国,其历史主义的发生与文明演进,必有其内在的生命力。所以,反观中国的自由主义,一直或缺文明演进的历史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短板,早年胡适一脉的自由主义,我们暂且不说,仅就改革开放以来,我感觉这个历史观依然是匮乏的。为什么秋风的《国史纲目》给了我很大的刺激?这里暂且不管秋风的观点对错与否,但他至少拿出了一套基于儒家义理的中国历史观。过去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史学,也有一套所谓三段论、五朵金花之类的史观,现在新儒家又搞出了一套。我要问的是,中国的自由主义有一套基于文明演进的历史观吗?有一个自由主义版本的《国史纲目》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秋风 《国史纲目》 儒家 自由主义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