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 2014.10.30

毕飞宇: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 毕飞宇、张莉、李敬泽、娄烨对谈:

分享按钮

毕飞宇: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所谓真话不说出来等于撒谎;所谓真相,不说出来也等于撒谎。

在我们这样一个特定的文化处境底下,勇敢的打开牙齿,让我们生动的舌头做它本来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呢,我们讲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如果人内心的活动变成了语言,跑到牙齿的外面来了,我们说它是接近真理的。[详细]

张莉:一位优秀的小说家必须是棋来有字,必须有一个大量的阅读积累,我认为他在这本书里面所做的那些回顾,实际上是作为一个小说家扎过的那些马步。

我们今天读到毕飞宇的很多小说会发现,多一个字不能,少一个字也不可以。为什么?这就是因为先前他有非常艰苦的自我训练。当然毕飞宇老师他跟我聊天的时候最爱说的一个比喻就是他说我爱健身,你知道吧?我说知道。然后他就说,你去做一个运动,或者推200斤的东西,一下推是不可以的,但是你要一点一点练,所以好的小说你要有一个量,等你积累到一定的量,不断训练到一定量的时候才可以有一个质的变化。[详细]

李敬泽:不管他笔下的人物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是可爱的人物还是不可爱的人物,总是有那么一刻,这个人能够做到刀光剑影,光芒四射。

阿赫玛托娃特别不喜欢契诃夫,阿赫玛托娃按说是一个很有品位无可置疑的,趣味也无可争辩,但她就是不喜欢契诃夫,她不喜欢契诃夫的根本理由是说契诃夫笔下什么都是灰秃秃的,没有刀光剑影。当然我想,如果她活到现在,她一定会喜欢毕飞宇身上的刀光剑影。 [详细]

娄烨:在2006年冬天以后,我整个工作受到了影响,实际上就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是说后面的几部影片都跟文学有非常大的关系,然后直接到改编小说。

对于改编实际上当时就是一种直接的感觉。这种直接感觉可能和写作有一些关系,就像毕飞宇老师健身跟他的文字有关系一样,就是一种身体的能量的传达。这个实际上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从毕飞宇这个人身上,然后从他的文字身上。这些能量实际上我觉得可能为什么这么多改编,可能是有能量太大,所以要往别的地方疏导,这样达到某种平衡。 [详细]

  • 1毕飞宇:不管你是读书人还是靠体力混饭吃的人,其实都必须面对一个真理的问题
  • 2张莉:在我们的对话里面首先你会看到一个作为乡村少年的毕飞宇怎样成长为这样一个优秀小说家的生活经历
  • 3张莉:我们的谈话是非常坦白的,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他尊重我的阅读感受,我告诉他哪里不好,他会接受。
  • 3李敬泽:用这样一个标题,其中一定是包含着一些既不言自明,但同时所有不言自明的东西其实都需要反复的说出来,反复言说
  • 4李敬泽:就毕飞宇这个作家全部的特性,包括他的禀赋而言,肯定还是特别的倾向于掩盖不住的、忍不住的刀光剑影
  • 5娄烨:毕飞宇小说里头非常严谨的不多一个字,不少一个字的叙事,那种语言,反而造成了非常宽广的可能性
  • 6毕飞宇:我可以把这个跟批评家的对话往更高的层次上去自我吹嘘一下,你真的可以相信灵魂是可以碰撞的。
  • 7毕飞宇:作家是内心喜欢快感的人,并且愿意被快感折磨的先天的神经类型,只有这种先天神经类型的人才适合做一个艺术家或者小说家。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主题图书

《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

作者:毕飞宇 张莉

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关于作家本人生活及创作的口述史。注重口语化、鲜活生动,有细节,是作家个人的成长史,也是未来读者和研究者了解毕飞宇的最直观的书籍,设定为最为家常和朴素的话题,便于普通读者阅读。话题拟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谈成长和人生历程和阅读经验。下篇谈写作及作家对单独作品的构思过程。

作者介绍

毕飞宇

作家

毕飞宇,江苏南京人。著名作家。 著有长篇小说《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那个夏季,那个秋天》,小说集《慌乱的指头》、《祖宗》等。短篇小说《是谁在深夜里说话》获1995年《人民文学》奖,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获 1996年《小说选刊》奖、1996年全国十佳短篇小说奖、1995—1996年《小说月报》奖、首届鲁迅文学奖。近年来,毕飞宇创作的小说《青衣》、《玉米》、《平原》均在市场上获得巨大成功。

嘉宾介绍

张莉

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张莉,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主要关注中国现当代小说、当代文化现象及中国女性写作发生与发展问题。

李敬泽

文学评论家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作为国内一线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因用独到的眼光“发掘”出大量青年作家,有“文学教父”之美誉。

娄烨

导演

娄烨,1965年3月1日出生于北京,中国内地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之一

延伸阅读

推拿

作者:毕飞宇

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2008年

被誉为“最了解女性的男性作家”的毕飞宇首次涉足盲人题材的写作,摒弃了同情与关爱,本着对盲人群体最大的尊重与理解,描述了一群盲人按摩师独特的生活,细微而彻底,真正深入到了这部分人群的心灵。书中强调,和正常人一样,残疾人、盲人有着和我们一样的爱恨情仇和酸甜苦辣,有着同样需要尊重和关注的精神世界和生活世界。《推拿》最大的意义在于,写出了残疾人的快乐、忧伤、爱情、欲望、性、野心、狂想、颓唐,打破了我们对残疾人认知的情感牢笼。 由此引发读者对于盲人这一特殊群体、对于我们正常人人生的深刻反思。

青衣

作者:毕飞宇

出版: 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

出版年:2008年

青衣和女人,戏剧与人生,孕育与流产,无法谢幕的舞台上演着一场没有结果的悲剧,在戏剧中找到角色,在生活中失去自我,在现实与幻想中,圆一个破碎的凄美之梦。《青衣》,一个具有预言和哲学意义的当代佳作。著名青衣演员筱燕秋,把持《奔月》中的A角而丧失理智,二十年前把滚烫的开水泼在师辈演员李雪芬的脸上,二十年后《奔月》复出,她继续霸占舞台,不容于亲传弟子春来上戏。自私与孤傲,导致神形疲惫,走向崩溃。毕飞宇表示“筱燕秋无所不在。中国女性特有的韧性使她们在作出某种努力的时候,通身洋溢出无力回天还挣扎、到了黄河不死心的悲剧气氛。

玉米

作者:毕飞宇

出版: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

出版年:2008年

在这本名为《玉米》的书中,我们看到的首先是“人”,令人难忘的人。姐姐玉米是宽阔的,她像鹰,她是王者,她属于白天,她的体内有浩浩荡荡的长风;而玉秀和玉秧属于夜晚,秘密的、暧昧的、交杂着恐惧和狂喜的夜晚,玉秀如妖精,闪烁、荡漾,这火红的狐狸在月光中灵俐地寻觅、奔逃;玉秧平庸,但正是这种平庸吸引了毕飞宇,他在玉秧充满体积感的迟钝、笨重中看出田鼠般的敏感和警觉。三个人,三个女人,她们生长于田野,她们都梦想远方。但通向远方的路崎岖、艰险,三姐妹中玉秧走得最远,她的所到之处却是幽暗、逼仄的“洞穴”;在她们脚下和心中横亘着铁一般的生存极限,她们焦渴、破碎于干旱坚硬之地。

平原

作者:毕飞宇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05年

端方高中毕业,回到了王家庄。沉重得近乎残酷的农活给了他第一个下马威,青春期特有的骚动并没有因为身体的疲惫而消减,在收获的季节,端方找到了他的爱情,地主的女儿三丫成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轰轰烈烈的爱情之火很快被形形色色的闲言碎语浇灭了。三丫选择了死亡,被爱情抛弃的端方变成了一头真正意义上的独狼。知青出身的大队女支书吴蔓玲是一个几乎已没有性别意识的政治动物,但是端方身上独特的男人气息,却激发起了她内心蛰伏已久的女性情愫,她不可抑制地爱上了端方,此时的端方早已对爱情心如死灰,他只想利用吴蔓玲的权力达到参军从而离开王家庄的目的…… 。

出品

凤凰网 读书频道 出品

专题编辑:刘晴

2015年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