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车和妓女明星

2012年12月20日 15:2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叶凯蒂

《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美]叶凯蒂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1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1870年代和客人一起坐马车是一种时尚,不过还没成为名妓陪客的常规节目。但几十年后,1894年,有一位驻上海的外国记者这样描写福州路:“从夜幕降临时分开始,整个晚上马车几乎绝迹,轿子在这里川流不息,上面坐着的多是身着华服、杏眼媚人的美女。她们究竟前去何方,这是福州路之夜的秘密。”后来,《德文新报》的编辑Fritz Seeker也注意到,白天的福州路(当时叫四马路)“与其他马路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安静,有着各种营生……入夜时分,福州路仿佛被施了魔法,这位魔法师是一位酷爱享受与挥霍的邪恶女子”。傍晚成了名妓们最忙碌的时候,她们忙着去宴席和戏院出堂差,或是去女书场表演。她们来来往往的身影立刻使马路上的气氛为之一变。

不过,在白天也很容易见到名妓坐着敞篷马车出游。维多利亚马车是最受名妓青睐的(参见图1.25),1880年代被引入上海,因为弹簧轿厢很舒适,橡胶轮胎也没有噪音,所以受到了普遍欢迎。其他流行的马车包括面对面维多利亚马车(the double victoria)、朗道马车(the landau),还有恶劣天气也能方便出行的四轮有篷马车(the brougham)。面对面维多利亚马车空间更宽大,能让里面的乘客面对面坐着,适合社交。上海的游客们觉得马车中名妓的惊鸿一瞥是上海最夺目的风景,经常留下一些评论。1870年代,借着上海出版的竹枝词,远在香港的王韬写道:“近日西洋马车多减价出赁,青楼中人,晚妆初罢,喜作闲游。每当夕阳西下,怒马车驰,飚飞雷迈。其过如瞥,真觉目迷神眩。”

这样的场景后来也上了报纸。1884年《点石斋画报》上有这样一则配图报道:“马车之盛,无逾于本部,妓馆之多,亦惟本埠首屈一指。故每日五六点钟时,或招朋侪,或挟名妓,出番饼枚余便可向静安寺一走。柳荫路曲,驷接连镳,列沪江名胜之一。”另一幅配图新闻则画着一位衣衫破旧的母亲正把儿子从马车上往下拽,车上还坐着一名名妓。这位母亲告诉旁人,儿子擅自拿走了家里的钱财出去挥霍,日久不归(图1.30)。后来1890年的一则新闻也用同样平淡的方式描写这种出游,这则新闻标题是《坐马车》:

每日申正后,人人争坐马车驰骋静安寺道中或沿浦滩一带,极盛之时,各行车马为之一磬。间有携妓同车,必于四马路来去一二次,以耀人目。男则京式装束,女则各种艳服,甚有效旗人衣饰,西妇衣饰,束洋妇衣饰招摇过市,以此为荣,陋俗可哂。

后来,这样的公开出游经常成为报纸上的新闻。1898年,报纸上有一则新闻写祝如椿离婚后重操风尘旧业:

“祝如椿校书”重堕风尘,本报亦有闻必录,兹又悉廿二日校书携一侍婢同坐马车,在四马路一带招摇过市,晚间即至一品香三十号房间吃大菜,座中有女客两人,如椿仍着绣花夹衫,惟形容憔悴,非复曩时风采。

坐马车,吃大菜,上剧院,这便是当时上海名妓日常的消遣和营生。上海名妓爱出风头,追新求异,借此表现一种新的都会性格。她活动的世界比绝大多数上海男人还要大,而且一定程度上更自由。她与这个城市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名妓们来往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有的客人是最高级的国家官员、最著名的学者,或是最富有的商人。一方面她们是按着这行的规矩对客人言听计从,召她去哪儿她就去哪儿,另一方面她们也喜欢尝试冒险,不断探索这座城市公共领域:安静的巷子、可爱的马路、公园、跑马场。她们整个人都沉浸在这城市的海洋里,对它的压力和速度做出灵敏的反应。没错,她们在公众面前的放肆行为招来了不少蔑视,但她们成功地让自己成为上海公众面前最绚丽的风景。

(节选自《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叶凯蒂 上海妓女 马车 公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