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新式社交的仪式和规矩:求爱

2012年12月20日 16:0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叶凯蒂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美]叶凯蒂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1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对高级妓女来说,性关系是一种特殊的优待,一段时期内只有一位恩客可以得到她的恩宠。这件事必须小心对待,不能与其他责任混起来。长三和书寓与日本的艺伎很像,她们提供的主要是文化娱乐。对于愿意而且有能力做恩客的客人,性可以是一种优待。名妓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于客人在妓院摆下的宴席。向这些名妓求爱(“攀相好”)、成为她接受的恩客的第一步就是请她作陪,就像我们在“叫局”的过程中看到的那样。这里面所有的服务都有自己的叫法,打牌叫“牌局”,看戏叫“戏局”,比赛喝酒叫“酒局”。一位妓女可能同时有好几个客人叫局,按行业惯例她要“转局”(从这个局去下一个局),后面的客人也允许她稍微耽搁一会儿。

博取名妓欢心最重要的行动就是在妓院设宴,带朋友来捧场,这叫“摆台面”(图2.6)。这个花费不菲的行动被视为特殊关系的标志。这样的饭局也在名妓的圈子中给她长了面子。她在饭局上的角色就是唱歌、陪人说话、给人斟酒,她只喝一点酒,但不吃饭。饭局结束后,她又把客人们请到自己的房间,为他们一一敬茶,这叫做“谢台面”。如果某个客人摆了很多次台面,而且又送了贵重的礼物给她,那么她可能会请他在饭局结束后与自己共度春宵。礼物通常包括一对金镯子和一块绸缎,妓女把礼物叫做“抄小货”,而客人则说是“斫斧头”。从送礼开始,客人就被看成是这位妓女的恩客,他们彼此就以“露水夫妻”之礼相待,双方都有很多义务,恩客更得承担无数的经济重担。

当炫耀性消费成为上海文化的主要特征之后,摆台面又有了更多的变化。1890年代流行的是客人在摆完一桌台面又接着摆第二桌,这个叫做“吃双台”。或者也可以“翻双台”,也就是在同一家妓院或者另一家妓院摆第二桌。也可能一晚上有三四场饭局,搞个通宵达旦(图2.7)。一位客人也可以叫两位妓女作陪,这称作“双局”。

只要客人与名妓的关系还在娱乐交际的范围内,价格就是明确的。但如果他们成了相好,双方就都有了保持专一的义务,钱的事儿就模糊多了。因为长三被视为艺人而非性伴侣,她们有进行表演的公共职责,“转局”的新规矩也避免了一位客人独占名妓,就算是她的相好也不行。所以经常是有恩客在妓院摆好了酒席,但相好的妓女还在其他的酒席上侑酒陪客。如果他想要自己的相好回来,他也得和其他客人一样叫她的局。按生意场上的礼节,只要客人是正经引荐过的,所有的局她都得去。等她在所有的局上周旋完之后已是晚上,这会儿恩客才等来盼望已久的良辰。这种规定表明,名妓的职业生活与私生活逐渐区隔开来。不过,恩客扮演“相好”很大程度上也是生意。

叫局和转局的规矩强化了上海名妓职业演员的身份。这也曾引起很多争论。前来上海的游客吃惊地发现,名妓一个饭局大约只待十分钟,唱完一首歌就告辞。有时候客人觉得等得太久,甚至空等一场,也会因此而起冲突,于是娱乐小报又有了新闻材料。名妓开始有私生活表示她们正向新的现代都市角色转变,而她们真正的私生活是从找戏子当相好开始的。当时很多文人都对此表示谴责。

虽然公共角色和私人身份的界限越来越清晰,但这不妨碍上演旧戏码。上海名妓照着《红楼梦》里的人物给自己起花名,以便附会才子佳人式的浪漫。她们有时候也会把自己和相好的当作真正的夫妻,让妓院的大姐叫恩客“姐夫”。这两种剧本在上海的长三妓院都很流行,因为大部分狎客都是独在异乡,没有家人和妻室在身边。名妓按照“家人”的剧本来扮演妻子,妓院就像家一样给恩客提供了休息会客的场所。在整个过程中,名妓还继续做她的职业演员。假如妓女同意的话,恩客可以娶她当小妾,她就会把妓院门前的名牌摘下来。

(节选自《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叶凯蒂 上海妓女 长三 叫局 转局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