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华夏国家必成“天下”的三大规模依赖

2013年03月01日 17:1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我们已经知道,天下和城邦,分别是东方华夏文明和西方古希腊文明最早成型的国家形式。如果要问:华夏民族为什么没有采取城邦模式?古希腊民族为什么没有选择天下体制?可能的答案很多。本章想提供的答案,是来自他们各自不同的生存环境。人类的生存环境,对其最初的生产方式和社会政治结构的形成起着类似于母体的作用。马克思的“东方专制主义”和“亚细亚生产方式”概念,是一个地理概念,而非种族概念。普列汉诺夫也认为,莫斯科国家的特殊政治制度可以从俄国人生活其中的地理环境得到说明。

地理环境与人类文明的关系,犹如母亲与婴儿、飞机与跑道的关系。说婴儿一辈子依赖母亲怀抱,或者说婴儿根本不需要母亲怀抱,都不是事实;除非那婴儿来自鱼籽,不需要怀抱,或者患有恋母心理顽疾,永远偎依。飞机的起飞,依赖于跑道的状况,起飞以后,则要看天气、机械、驾驶技巧和油箱了。人类儿童越年幼越依赖于母亲哺育,越早期的人类也越依赖大地母亲的怀抱。什么样的怀抱(地理环境)哺育出什么样的早期文明,包括最早成型的国家形式。

一、河流域文明与海洋文明

1872年的某一天傍晚,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里灯光暗淡,人们早已下班,该馆研究人员乔治·史密斯(GeorgeSmith,1840-1876)仍在伏案工作。突然,他纵身跃起,狂叫起来,脱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丝不挂地绕着粗大的工作台疯跑,举起双拳挥向天空,声嘶力竭地喊道:“我是阅读这些被湮没了两千年的文字的第一人啊!”

第四章规模依赖/什么样的文字让他如此兴奋?当然不是时空穿越的情书,而是他破译了一块出土于尼尼微的泥板上的楔形文字,读出了一篇与《圣经?创世纪》中诺亚方舟非常类似的洪水故事,如洪水灭世、制作长宽相等的

方舟、保存所有生命的种子、放鸽子和乌鸦打探水势以及洪水退去后设立祭坛等等。这篇故事是一个更大传说《吉尔伽美什史诗》的一部分。那篇史诗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史诗,共3000多行,刻在12块泥板上;它的作者,是生活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的苏美尔行吟诗人。

事实上,类似的“大洪水”故事,还不只是苏美尔诗史以及《圣经?创世纪》,还有许多其他版本,比如,除了《吉尔伽美什史诗》之外,被称为“地中海文本”的还有《阿特拉西斯史诗》、希拓本、埃利特抄本、费城大学藏本、贝罗萨斯本;中国地区的《山海经?海内经》等;印地安地区的有南美洲文本、中美洲惠乔尔人文本、加拿大印第安人文本以及太平洋西北岸印第安人文本;印度地区的有《百道梵书》、《摩诃婆罗多》等。

不论宗教界人士、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对各种洪水神话的文本作何种解读,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洪水神话都起源于河流域地区,而非海洋地区或草原地带。因此之故,历史久远的朝鲜、日本、蒙古和中亚地区各民族,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洪水灭世”传说或神话。被称为“地中海文本”的六个洪水传说,其实都来自苏美尔和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而非古希腊沿海。因此,没有理由把大洪水归因于洪荒年代的海平面上升。海平面可能确实上升过,但那时候的人类也许还没有到达海边。我同意美国通俗史学家威尔·杜兰的看法:洪水传说来源于河流域地区居民对河水泛滥的恐惧。

现在史学家公认,人类文明最早出现于六千年前的近东,其核心地区是三大河流域:一是两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流域,也称美索不达米亚),二是尼罗河流域。这两个地区前后出现了许多庞大帝国,比如阿卡德帝国、阿摩利帝国、埃及帝国、赫梯帝国、亚述帝国和波斯帝国等;还出现了两大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埃及文明。由于这两大文明都分布在河流流域,因此也被称为“河流域文明”。

类似的河流域文明,还有黄河、长江流域的华夏文明以及恒河、印度河流域的印度文明等。这些河流域文明,一般被统称为“东方文明”,其特点是国家与文明一体或国家趋向于与文明一体。所谓国家与文明一体,就是政治体的大小与文明体的大小重叠,一个文明一个国家;或者反过来说,一个国家一个文明,也有人称之为“文明国家”,以与西方“民族国家”相区别。符合这个特征的“国家-文明统一体”就称之为“天下”,这是我们关于天下的进一步定义。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文明是天下的“灵魂”,国家是天下的“身体”。一个天下国家,只要文明的魂魄不散,即使国家体无完肤,也会重建起来,破镜重圆。当天下国家解体或瓦解为若干政治体时,比如中国的战国时代及其后的三国、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时代等,那时的“天下”,指的就是中华文明。

还有另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文明,叫做“古希腊文明”。它的国家既不是文明国家,也不是民族国家,而是城邦国家。也就是说:一个民族,许多国家。古典时期(前800-前500)的希腊地区星罗棋布着约700个小城邦,最大的是斯巴达,其次是雅典。雅典地区的面积只有大约1000平方英里(约合2590平方公里,只有山东省威海市一半大),鼎盛时期(公元前5世纪)的雅典公民也只有4.5万人。但就是这些雅典领衔的袖珍城邦,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工商业文明和灿烂的文化,成为整个西方文明的模板和摇篮。由于它们散落在地中海内海--爱琴海沿岸,因此也可以被称为“海洋文明”或西方文明。

看上去很有意思:迁入爱琴海地区、创造了西方海洋文明的印欧民族,也都来自近东东北边缘地带的里海北部,大约于公元前2000年开始向外迁移,有的侵入近东建立了着名的赫梯帝国,有的侵入希腊创造了迈锡尼文明和后来的城邦文明。需要点解释的是:不论何种种族,讲闪语的,或讲印欧语的,凡留在近东河流域地区的,都走上了向外征服、建立大规模帝国的发展道路;凡迁徙到爱琴海地区的,最终都走上了向外分散殖民、建立众多殖民城邦的发展道路。

这显然需要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是一个链条,有三个环节:一、河流的长度,决定河流域国家规模大小;二、河流域国家都有以下三大依赖--水利依赖、安全依赖、救灾依赖;三、规模越大的河流域国家,三大依赖越深,建立的帝国也越专制。本章剩下部分讨论前两个环节,第六章谈论第三个环节。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天下 规模依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