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遭遇“自杀悖论”的血缘权威

2013年03月03日 19: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自杀悖论”的表现形式:咬尾自噬、作茧自缚

血缘权威,或者周礼宗法政体,虽然起源于自然,但它自身存在的悖论必然导致其死亡。这个悖论就是:它越被遵从,死得越快;不被遵从,死得更快。我将此称为“自杀悖论”。  

它的第一个表现形式,是咬尾自噬。血缘权威需要不断供血,也就是国王和诸侯要持续把土地分封给不继承主位的小宗们。可分封的土地一旦耗竭,血缘权威的脐带失血,小宗们就会从宗法体系上自动脱落。这就像一条蛇,咬噬自己的尾巴充饥,咬完了,也就完了。而那些不遵从它的边缘诸侯,比如楚、秦、吴、越等,不仅可以不分封土地,还可以对内对外扩张土地,它们一旦这样做了,周礼宗法体制就会立即崩溃。其结果,就是侯国中央权力增大,周权威丧失。失去权威的中央集权,就是被儒家称谓的“霸权”。  

血缘权威的自杀悖论还有一个表现形式,是作茧自缚。血缘关系支配下的西周,是出生决定终身--大部分官职,甚至职业,都是家族世袭,被称为“世官制”和“世职制”。41费孝通先生对此有一个说明:“血缘所决定的社会地位不容个人选择。世界上最用不上意志,同时在生活上又是影响最大的决定,就是谁是你的父母。谁当你的父母,在你说,完全是机会,且是你存在之前的既定事实。”   

这样的社会,就像婴儿,被装在襁褓里。社会要长大,襁褓必退休;襁褓不退休,社会就长不大。换句话说,这种世官世职社会,没有任何个人自由--个人就是被种植的树,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长。个人与职位及社会地位之间,既没有水平流动,也没有垂直流动,人的潜力得不到发挥--最好的人才,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在最合适的岗位上。军事上,王室军队诞生不了孙膑、李牧、吴起、曹刿、廉颇、乐毅等那样的名将;学术上,老子是伟大思想家,在周王室,也就是个图书管理员,从政无门,最后出走。越要遵从周礼,就越要捆住自己手脚,不能让人才自由发展。因此,王室打不了胜仗,管理不好朝政,出不了管仲、晏子、子产那样的名相和理财专家,日渐衰微是自然的,因为它彻底输掉了人才竞争。  

总之,血缘权威除了自杀倾向之外,就是自缚,其最大缺陷,就是不能容纳个人自由,因而也就桎梏了个人活力。像蚕做的茧一样,突破它,才能化蝶。这也就是为什么到周礼全面崩溃的春秋时代,才会人才辈出。  

其实,边缘地带的诸侯和寻求发展的个人,突破血缘权威并不需要花太多的力气,更不需要流血。血缘权威构造之初,其胚胎就有两条致命裂缝:双重拟制。有血亲拟制,就为弑君弑父、篡权夺位开了方便之门;篡位后,还可以拟制血亲,继续合法统治。于是有卫州吁、鲁公子轨、齐无知、晋曲沃伯称、鲁庆父等弑君自立,这些都还是同族作乱;至于齐田氏篡姜、晋三家分姬(虽然韩、魏仍姬姓,已是远胤,赵则嬴姓)、燕子(子姓)之骗国,则改为异姓了。  

而政治拟制,则让那些权力很大但权威很小的远亲或异姓诸侯更加离心离德,从自愿服从到公然蔑视王室权威。公元前723年,郑伯侵夺天子之田43;公元前639年,郑文公囚禁周襄王使者44;公元前632年,晋文公召周襄王赴诸侯河阳之会,为他称霸背书45;更过分的,当然还是本章第一节所述的,多位天子为诸侯所杀。  

从血缘关系拟制的周礼宗法制度,就这样从龟裂罅漏到分崩离析。至此,为既能“平天下”又能“兼天下”而设计的西周封建制度,彻底盆地化。这种凹面权力结构和自杀的权威体系,走到了穷途。这是中国政治制度史上的第二条穷途。但是,由双重拟制的血缘权威结构提供胎盘,并由多中心治理的权力结构铺就温床,中华文明迎来了她的第一次伟大裂变。

 

(摘自《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血缘权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