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进入古拉格:惨无人道的刑讯

2013年05月06日 17:24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安妮·阿普尔鲍姆

点击进入下一页

书名:《古拉格:一部历史》

作者:[美]安妮·阿普尔鲍姆

译者:戴大洪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3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苏联的政洽制度与经济制度一样热衷于结果——完成计划,完成定额,而犯人招供是审讯成功的具体“证明”。正如康奎斯特所说,“既然原则已经确定,那么,犯人招供就是可以取得的最好结果。因此,不能让犯人招供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工往定将是短命的。”

无论内务人民委员部热衷于犯人招供的原因是什么,一般情况下,对于使犯人招供,进行审讯的警察既不像“波兰间谍案”中的那样死心塌地,也不像对待托马斯·斯戈维奥那样满不在乎。烦人通常感受到的反而是两种态度的混合体。一方面,内务人民委员部要求他们坦白交代自己和别人的罪行。另一方面,内务人民委员部似乎对于结果根本不感兴趣。

…………

当结果对他们来说比较重要时,他们就会动用酷刑。一九三七年以前打人实际上应该是被禁止的。一名前古拉格人员证实,在三十年代的前五年,打人肯定是违法的。但是,大约是在一九三七年前后,随着必须迫使党的领导人认罪的压力增大,酷刑逐渐开始使用,不过,到一九三九年时,酷刑再次停止使用。一九五六年,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公开承认了这一点:“怎么可能使一个人交代他没有犯过的罪行呢?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因为使用暴力手段对他施加了压力,严刑拷打,让他昏迷,使他失去判断力,剥夺他做人的尊严。‘供词’就这样到手了。”

滥用酷刑的情况在这一时期非常普遍,而且频繁受到质疑,以致斯大林于一九三九年初亲自向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地方负责人发出一份备忘录确认,“从一九三七年起,在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工作中[对犯人]使用肉体施压手段得到了中央委员会的批准”。他解释说,上述手段仅被允许

对这样一些公然与人民为敌的犯人使用:他们钻人道审讯方式的空子以便无耻地拒绝供出同谋,他们长达数月拒不认罪并且企图阻止揭露那些仍然逍遥法外的同案犯。

斯大林接着说,他的确认为这是一种“完全正确和人道的手段”,尽管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段偶尔可能会被用在“意外被捕的好人”身上。当然,这份臭名昭著的备忘录清楚地表明,斯大林本人知道在审讯过程中所使用的那些手段,而且亲自批准对它们的使用。

无数囚犯所记录的他们在这一时期遭到拳打脚踢的情况想必是真实的,他们受到严刑拷打,甚至打坏了身体器官。叶夫根尼·格涅金描述了两个人一齐猛击他的头部的情形,一个人站在左边,一个人站在右边,两人同时用橡胶棒进行拷打。这发生在苏哈诺夫监狱贝利亚的私人办公室里,而且当着贝利亚的面。内务人民委员部同样使用其他时代的秘密警察所熟悉的刑讯手段,例如,用沙袋撞击受害者的腹部,打断他们的手或脚,或者把他们的胳膊和腿绑在背后吊在空中。戏剧导演弗谢沃洛德·梅耶霍尔德川记述了一场最令人作呕的肉体折磨,他的正式投诉信保存在他的档案中:

办案人员开始对我这个有病在身的六十五岁老人使用暴力。他们把我脸朝下按倒,然后用一根皮鞭抽打我的脚底和脊梁.他们让我坐在一把椅子上,从上面打我的脚,特别使劲……接下来几天,我腿上当时被打的那些地方大面积内出血,他们继续用皮鞭抽打红肿青紫而且发黄的伤处,剧烈的疼痛让我感觉仿佛滚烫的开水倒在这些敏感的部位。我疼得又哭又叫。他们用同一根皮鞭抽打我的后背,还从上面挥动拳头猛击我的脸部……

(摘自《古拉格:一部历史》,新星出版社)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苏联 古拉格 劳改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