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乾隆帝:天之骄子,世之凡人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乾隆皇帝老年像

从20世纪后的观点来看,人们皆知西方的崛起主宰了世界资源的分配,这一明摆着的事实让我们很难认识到可能还会有其他不同的发展路径,也很难设想历史为什么是这样而非那样。但是在18世纪后期,没有人(不光是英国人,还有其他人)预见到不久后的技术突破、资财充裕以及政治野心的结合会最终驱使欧洲人及其北美大陆的门生冒险将其势力伸向所有他们认为可以服务于其科学、文明、上帝以及“合理”利用自然与人力资源的世界各地。我们不要相信这是那些事件的必然结果,无论是作为自然条件、经济法则、与生俱来的理性至上精神,还是神的意志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如果那样的话,就会忽略时机、理念、个人以及偶然性在导致变化发生的过程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相反,如果后退一步,看一下乾隆时代的中国并思索一下乾隆自信的来源(我们已经看到,在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画作中,乾隆的形象有猎人、军官,也有菩萨和文人),我们就可以比较容易地理解乾隆为何无法预见到未来了。在国际上,清帝国可谓一个令人瞩目的政治实体,其领土让所有欧洲国家都相形见绌。相比之下,除俄国之外,欧洲那些国家更像是清朝的单个省份,而且还存在诸多的政治争端。清朝的人口相当于当时世界人口总数的1/4,是当时欧洲人口的3倍。清朝的国内经济规模同样非常庞大(马戛尔尼本人估计至少是大英帝国的4倍)。驶向北方市场的满载木材的船只需要一天时间才能通过固定的检查站。地区间的茶叶、棉花、糖、丝绸和粮食贸易量,相当于欧洲的纺织品和日用品的国际贸易量。从广州这样的南部港口到天津这样的北方港口的航程有3200公里,相当于里斯本到汉堡的航程,只不过,前者一直航行在中国的内部,处于同一个政府的管辖之下。(直到20世纪末,在欧洲才出现了这种规模的共同体。)北京和江南沿海城市的奢侈品消费,与伦敦和阿姆斯特丹的奢侈品消费不相上下。所以,如果欧洲人或是其他外国人愿意把全球各地的顶级货物带给乾隆,那么乾隆还有什么必要为此去求助于欧洲人或是其他外国人呢?如果只是出于单纯的商业利益,而没有军事或是战略方面的意图,又有什么必要派其臣属去经受那些周游世界的危险航程呢?毕竟,即使没有国家的支持,成千上万的中国商人及其家眷已经在向东南亚的很多地方进行非官方的移民了。

在国内政治形势方面,到乾隆即位时,影响顺治和康熙朝的那些不稳定因素基本上已经成了历史。而且,虽然不时还会出现一些民族怨恨,但总体上满洲的权力是非常牢固的。与同一时代的欧洲君主不同,乾隆无须面对有人与其争夺权力,也不用面对严重的经济问题。他没有经历过文化危机,也没有经历过经济或政治灾难,这些危机或灾难本有可能会促成一种向其他政治和经济组织模式的自觉转变,而欧洲国家则有可能成为一种潜在的模式来源。总的来说,乾隆统治时期(至少在其前2/3统治时期),是一个社会稳定、经济增长、疆土扩张、军事力量强大、政治自信以及文化繁荣的时期。因此,如果乾隆认为他统治下的这个自给自足的王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和平时期且拥有空前的财富,我们是很难对其进行指责的。

然而,我们还是很想知道,乾隆是否真的认为清朝的全盛局面会一直延续下去,尤其是考虑到在马戛尔尼觐见时,清朝已经出现了很多衰败的迹象。如果能更多地注意到那些陷入困境的无地无业者正在不断加入叛军,那么乾隆及其臣僚或许就会预见到英国人带到广州贸易的鸦片量会很快得到扩大。到19世纪30年代,鸦片大量流入清朝,导致清朝一度享有的贸易顺差开始为巨大的贸易赤字所取代,乾隆最为担心的经济失衡问题成了现实。数十年中,自中国各港口流出了大量的白银,直到今天,那些流失出去的财富才又返回了中国:中国的银行已经拥有了价值33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欧立德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