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百年读孔子 > 文档 > 正文
民国初期的山东军阀:尊孔尚孟 维护封建
2010年01月05日 17:49凤凰网文化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五 对内残民,残酷压榨

北洋军阀对外媚外求荣,对内则残民以逞。山东军阀同中央大军阀一样,在统治人民和压榨人民方面都无所不用其极。军阀的专制残暴、反对革命等等,其对象都是国内人民。张怀芝、张宗昌等钳制舆论,枉杀无辜。在张宗昌的暴政下,“人命不如鸡命”。“切开亮亮”(将人头像切西瓜一样切开),“听听电话”(将人头割下挂在电线杆上,远看像是在听电话)⑵即是张宗昌杀人如麻暴行的两句谚语。在其高压政策下,人民甚至失去了通信和说话的自由,信中稍有可疑字句或数人聚会言谈即会被抓去,格杀勿论。在军阀黑暗统治下,军警密布,冤狱遍野,饿殍满地,白骨累累,社会舆论称“鲁省黑暗较袁皇帝时更深百倍”⑶。军阀对人民大众经济上的压榨剥削也是相当严重的、空前的。军阀就意味着战争,战争就需军费。张宗昌的财政收入绝大部分用于战争。再加上军阀奢侈糜淫生活的耗费等,这些最终都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在横征暴敛方面,张宗昌发展到登峰造极、空前绝后的地步。他滥发“五票”(奉票、省票、金库券、军用票、公债票),肆意对人民进行搜刮,落入老百姓手中的票券成为废纸。他巧立税目,无穷尽地对人民进行诛求。“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除却屁无捐”,即是形容苛捐杂税无以复加情况的对联。他课税又极其苛重,督鲁时期,每亩地丁银征洋,由民初的2.2元猛增至20 余元⑷,使农民根本无法负荷。他见利忘义,无孔不入,除向劳苦大众搜刮外,也向资本家、富豪榨取,向银行、商会借款而不还,向企业、财绅索取而敲诈。张宗昌在搜刮方面,穷天极地而尽民,是以在他统治下,怨声载道,民愤沸腾。他督鲁被称作祸害无穷的“祸鲁”,他本人被称作鱼肉人民的“混世魔王”。军阀们统治人民,残害人民,搜刮人民,说明他们当时不仅是山东最高的统治者和“暴君”,而且也是山东最大的剥削者和吸血虫。

六 拥兵自重,穷兵黩武

军阀的本质就是拥兵,拥兵的结果就是穷兵黩武。大军阀如此,小军阀也是如此;中央军阀如此,地方军阀也是如此。近代军阀都懂得并看重了“有枪则有权”的原则,因此始终将兵权视为命根子。山东军阀张树元、郑士琦等身为督军(理),而同时又兼任北洋陆军第5师(驻山东)师长,并紧紧抓住这个兵权不放, 甚至宁可舍山东督军(理)职务不要,也要任第5师师长。张怀芝上台后,首先抓兵权,一心想将张树元的第5师师长职位抓到手。张树元宁死不放,致张怀芝抓第5师兵权的计划落空。但是,他要抓兵权的决心不变,又通过收编民军等渠道抓军队,并扩充军队实力。在他督鲁时期,山东军队由原来的两个师扩大到5个师,兵力由3万人扩大到5万人。张宗昌更是注重抓兵权和扩充军事实力。他自从在东北建立起自己的一支军队后,一直紧握这支军队并扩充其实力,甚至为壮大军队声势,不惜收容白俄部队。他督鲁后,军队实力大增,由8个军扩编为30几个军,实力由10 万左右扩大到20万,一度号称40万。军阀有了军队,也便要进行混战,穷兵黩武。张怀芝曾两次率兵南征,对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实是南方军阀)用兵,且自告奋勇,行动积极。张宗昌更是好战成性,是一个地道的战争狂。不消说他在入鲁前就已经参加了第一、二次直奉战争及南下宁沪抢占新地盘的战争,而督鲁后更是年年月月进行战争,诸如浙奉战争、鲁豫战争、对北方国民军的战争(南口大战)、对南方北伐军的战争等等,督鲁三年,战争迄未休止。军阀混战给社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荼毒生灵,破坏经济,残害地方。张宗昌部队以军纪败坏而臭名昭著,铁蹄所到之处,烧杀淫掠,使战区百姓饱尝蹂躏之苦。在苏北对孙传芳作战时,苏北“市镇乡村无不掳掠一空”,且“纵火焚烧,全村遂成灰烬”⑸。入京对国民军作战时,北京人民也备罹灾难,士兵“抢劫强奸之事,日有所闻”,“奸淫杀掠,无所不至”⑹,致京畿地区难民多达40余万。南下宁沪对北伐军作战时,在江南富庶之地“枉杀民众,强使军用票,奸淫妇女”,村镇“被洗劫一空,哭声震天,无地可逃”⑺。张宗昌也将在山东的暴政搬到战区内施展,滥发纸币,扰乱金融;遍设税局,肆意搜利;反“赤”反共,滥杀无辜。因此,从历史上看,军阀混战从来就是灾害的象征,是社会的不祥之物,为国人所不齿,所痛恨。

七 抢占地盘,割据称雄

军阀拥兵即混战,混战即为抢地盘。所以割据地盘,自称雄长又是军阀拥兵养兵的另一个目的。他们都深深懂得,必须有立足之地,才能解决兵源、财源两大问题,否则就无法生存,无法自立于军阀之林。山东军阀,不论其统治时间长短,都想死死地控制住山东地盘,无一心甘情愿下台者。即使有的军阀如田中玉曾一度表示“废督请自中玉始”,但是形势所迫而使然,并非由衷之言。他们不仅殚精竭虑地经营既有地盘,而且还想方设法地扩大地盘,抢占新的地盘。张怀芝两次南征,就是为了到南方去抢占新的地盘。尤其是第二次南征,当他知道后院“起火”,第5师师长张树元对山东督军职务志在必得,必欲取而代之时,他更自告奋勇, 请求第二次南下,以便此失彼得,到南方再打出一个新天地。张宗昌的地盘欲更浓。他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崛起握有10万重兵后,便一再做起地盘美梦。他兵指宁沪,为的是江南富庶地盘;回师徐州,为的是河南地盘;练兵徐城,窥视良机,为的是山东地盘。得到山东地盘后,欲犹未足,又穷兵黩武,连年征战,以图保住山东地盘,并扩而大之,割据“半壁江山”。军阀们有了地盘,不仅兵源、财源有着落,而且也可在自己地盘内作威作福,称霸称王。他们在自己的“独立王国”里自起自落,连中央政府也对他们奈何不得。张怀芝反对“军民分治”,驱走省长,就是对抗中央的行为。张宗昌在山东不仅自称雄长,傲视天下,而且与他的主子奉系军阀头目张作霖也保持着半“独立”关系。他督鲁后,悍然将其所率的奉军改称“鲁军”,后又扩大为“直鲁联军”,成为北洋军阀统治末期独树一帜的反革命的劲旅。后来在反“赤”大联合逆流中,虽犹属奉派张作霖系统,但他仍可我行我素,有相当大的独立性。总之,封建割据同军阀混战一样,也是军阀统治的产物,它和军阀混战是一对孪生姐妹,给中国的统一和社会安定带来极大危害。军阀混战和军阀割据是中国历史上的阴暗面,中华民族因此而付出了血的历史代价,也给我们今天留下了血的历史教训。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