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储安平政论:共产党的前途

2013年11月07日 11:03
来源:书摘 作者:储安平

储安平 / 东方出版中心 / 1998
原载《客观》专栏文章第四期
 
储安平
 
共产党的前途
 
英国工党成立于1900年,下院议席仅获二席。二十余年后,她在下院的议席增至191席(1923年),为她二十余年前在下院所得议席之九十余倍,并于翌年(1924)在自由党的支持下组织政府。在不到50年的时间之中,工党复进而以392席之绝大多数,掌握政权。 1906年工党所得选票,仅为323 185票,40年后( 1945)增至11 982 874票,几达40倍之比率。在近代历史上,任何一个政党,能不凭借武力与阴谋,完全依靠人心的背向,而能在如此一个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充分的权力,有如英国工党之成就者,实不多见,英国工党的成功,使身为一个中国人的我们,常常容易联想起中国共产党的前途。
 
我个人觉得,假如中国能真正实行民主,共产党在大选中可能获得的选票和议席,为数恐不在少。共产党掌握政权之迟或早,是和以后中国的执政党的政绩如何互为因果的。即以国民党言,假如国民党过去能依照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切实实行,政治开明,人民生活得以改善,则今日许多人也不致倾向到共产党方面去。但在过去观年中,国民党大部分的人力物力,都耗费在“政治控制”一方面,对于民主的改善,成绩很少。今日国民党不仅在政治方面害着很重的病症;整个行政陷入于一种高度腐化及缺乏效率的状态中,就是在经济方面,也潜伏着极大的危机:党的经济政策未能与民生主义相配而行。一般中国人民不一定欢迎“共产党”。但中国人民生活的艰难,以及在重重压制和剥削下所遇有的种种无可言说的苦痛,实为无可否认的事实。而中国人民的生活必须改善,中国人民的一般生活水准必须提高,又为全世界人士所共同承认着。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本是两件事情,赞成实行社会主义并不一定就赞成共产党,因为并不是必须共产党的政治能实行社会改革的。但至少到今日为止,国民党既不实行各种社会主义的改革,甚至即使温和的社会改革,则在今日中国的局面下,似乎大家只能将实行社会改革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身上。事实上,共产党这几年来对于农民生活的改善,土地制度的改革,以及那种政策政令的能够自上至下贯彻到底,也还有相当成绩。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徒依赖那种旧式的仅靠政治控制可以维持国家局面的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必须以能改善人民生活来维持其政权的时代。在这种意义下,至少就今日中国情形来看,共产党是很有前途的。
 
共产党与“国家”
 
但就共产党本身言,有若干问题,尚须进而加以检讨。第一,在国家的立场上,共产党究竟是否以中国为立场;这一点极其重要。共产党之崇奉苏联,是众所共知之事_在一个民主的国家,每一个国民都有其好恶的自由,甲可以特别崇拜美国,乙可以特别崇拜英国,丙可以特别崇拜德国,凡此既俱为法律所不禁,则共产党党员之特别崇拜苏联,亦属合乎情理。问题是崇拜为一事,立场又为一事,二者截然不同,绝不能混而为一。我们可以崇拜任何一国的政治思想、社会制度以及民族性格,但我们绝不能忘了我们自己仍是一个中国人。假如忘了这点,则将莫知自己努力之意义究竟何在,而不啻成为了他国的工具与傀儡。在这一点上,我个人对于共产党感觉不能满意。六七年以前,中国要求英美的援助时,共产党报纸高呼中国抗战不要变质,谓中国之抗战为弱小民族对帝国主义之战,英美为帝国主义国家,故中国不宜接受英美之援助。可惜没有几年,苏联与被共产党报纸认为是帝国主义的英美,即同立一线;英美对苏联的援助,且数十百倍于英美对中国之援助,而为共产党所崇奉的苏联亦未尝加以拒绝。德国之为侵略国家,世所公认,并奥吞捷,灭波,而苏联竟与之缔结互不侵犯之约,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报纸未尝敢对苏联有一言之不敬。……(此处有删节,我无法找到.曾祥盛注)在许多地方,常常使人觉得,中国共产党较之苏联似尤“苏联化”,而中国共产党的报纸恐怕比苏联的报纸更像一个苏联的报纸。我们看英国,英国工党之所以能够成功,实因英国工党团未尚忘其本身为英国的一个政党,而非英国以外任何一国的政党。他们的立场是“英国的”。工党执政后,英国与苏联的外交,不仅未比保守党执政时的对苏联外交更为亲密,而且两国之间的争执且更加多。我认为今日中国共产党的党人必须明白,我们都是中国人,共产党是一个中国的政党,任何人忘了这一点,无论什么政党都将不会得到成功。
 
共产党在争取政权中所走的途径
 
其次,共产党在争取政权中究竟是走的宪政的路线或是革命的路线?易言之,经由军事的途径抑或经由政治的途径?前者以暴力为了段,后者以和平为方法。这一点也极其重要。我个人不否认共产党有革命的权利,但问题是今日的中国再受得了受不厂再发生武力革命。二三十年来内战不息,人祸大灾,年年都有,再加上八年抗战,国力民力,实在已经凋颓到了极度。中国今日需要休养生息,需要和平建设。共产党亦会承认:国民党既不足以武力荡平共产党,共产党也不足以武力推翻国民党。所以双方诉诸武力,并不足解决国是,徒然糜烂地方人民,噩丧国家元气。毛泽东氏在重庆谈话,亦一再表示以和为贵,则今日中国共产党似乎宜不以暴力推翻政府为可行。但今日中国共产党拥有如许武力,并无限止地加以扩张,究欲何为?当然,若仅一味偏面地斥责共产党,亦实有失公道;因为今日共产党之所以拥有军队,国民党也应负一部分责任。但现在单就共产党一方面讨论,则我认为在根本上,今日共产党应当在原则上来努力限制国民党的权力;而不宜以自卫为名,自立军队。以自卫为名,自立军队,实已颠倒本末。共产党应当努力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实行宪政民主,主张军队国家化,由种种合法的程序来限制军队为国民党所利用,提倡普及教育,提高人民生活水准,这才是根本的做法,才是一个大党的做法。此亦即我们所以对于在国共会谈中,共产党之只知斤斤计较于自己一党的地盘与势力表示失望。因为以拥军为自卫,在逻辑上将造成伊于胡底的形势。假如以拥军为自卫,或为求自卫必须拥军,则这个“军”到底要到什么程度才足以自卫?假如(借用共产党报纸的名词)“国民党军队”有100个师,共产党有20个师,40个师,60个师,甚或80个师,此即能算“自卫‘乎?在量上说’国民党军队”有 100个师,固仍可打垮共产党的80个师。假如国民党军队有100个师,而共产党亦非有100个师不可,否则不能‘自卫“,然则假如”国民党军队“有 1000架空中堡垒,共产党亦须有1000架空中堡垒乎?”国民党军队“有1000架火箭炮,共产党亦须有1000架火箭炮,否则即不足以”自卫“乎?照这样讲”自卫“,则在逻辑上是无法讲得完的。而且,共产党为要”自卫“,甚至到处拆毁铁路,破坏煤矿,就我们一个中国人民的立场上看,共产党所用的手段,终不免失之过度。因为共产党这一切行为,其目的因为对抗国民党,而受其损害者,实为国家全体。今日中国,埋头建设犹恐赶不上人家,何能再来恣意破坏。我对于国民党之强欲以武力统治全国的论调,固然反对,对于共产党之以拥有为自卫的论调,亦不谓然。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共产党 政论 储安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