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崔珏:储安平党派身份浅析

2013年11月18日 14:00
来源:爱思想 作者:崔珏

储安平先生创办《观察》周刊时期,曾把参政的方式分为“干政”与“执政”,前者是“舆论的做法,以舆论影响干预政治决策”,后者是指“组党的做法,以政党参与政治角逐竞争”。在《观察》封面的刊徽四周,印着英文THEOBSERVER,INDEPENDENT,NONPARTY(观察,独立的,非党派的),鲜明地表达了办刊者立场。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储安平,秉承文人论政不参政的传统,一直不愿意参加任何党派。储安平的理想是做一个能以超然姿态对国事发表意见的言论代表,正如他在《观察》发刊词中所表明的:“这个刊物确是一个发表议论的刊物,然而决不是一个政治斗争的刊物。我们除大体上代表着一般自由思想分子,并替善良的广大人民说话以外,我们背后另无任何组织。”[①]

  而在1951年,他却先后加入了两个党派:民盟和九三学社。为什么他会一改平生素志,并且不参加则已,一参加就参加了两个民主党派呢?从这一断历史中关于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相关资料看,我认为当时从事论政与参政的知识分子,虽活动方式不同却有着共同的理想和命运,此外现实政治变迁对知识分子的影响以及新中国成立初期民主党派组织发展的迫切需求促成了储安平加入民主党派。
 
  一、20世纪30-4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论政与参政
 
  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有办报刊论政报国的传统,这在20世纪30-40年代有突出的表现,尤其是一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创办的《新月》、《独立评论》、《大公报》、《观察》等报刊,针砭时弊,倡导民主,虽观点不一却都发自至诚,留下了感动一个时代的文字。
 
  这一时期文人论政的特点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以天下为己任,即“对于国家社会负有积极的扶助匡导之责任”;二是在价值理念方面,主张惟自由与民主是中国社会的出路;三是无党无派,论政而不参政。傅斯年曾反复强调保持知识分子独立性的重要,他在给胡适的信中谈到:“我们自己要有办法,一入政府即全无办法。与其入政府,不如组党;与其组党,不如办报。”“应永远在野,盖一入政府,无法奋斗也。”[②]张季鸾在他那篇具有《大公报》发刊词性质的《本社同人之志趣》中阐述了“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著名“四不”方针,他们主张办报无成见,无背景,不以言论作交易,报纸无私用,向全国开放,使为公众喉舌,并且不盲信,不盲从。这些成为当时文人办报的一种标尺。
 
  储安平秉承文人论政的传统,以“民主、自由、进步、理性”为标榜,用献身理想的态度办刊,“创办《观察》的目的,希望在国内能有一种真正无所偏倚的言论,能替国家培养一点自由思想的种子”。[③]他们认为在当时那个国事殆危、士气败坏的时代,实在急切需要有公正、沉毅、严肃的言论,以挽救国运、振奋人心。作为一份同仁刊物,《观察》为自由思想学人提供了一个言论阵地,聚集了一批充满理想主义情怀、关注国家命运的知识分子,他们希望通过思想影响和言论影响的力量,推动民主宪政的实现,将中国引向第三条道路。
 
  自清末民初以来,组党也是知识分子参与政治、革新政治的一种重要方式。抗战期间以民盟为代表的中间党派,被视为国共以外的“第三方面”政治力量。谈起民盟成立的基本动因,梁漱溟、张澜都认为是源于国共对立,是各小党派为了调和国共冲突的联合。但它也有自己的政治倾向,正如1941年10月16日《光明报》刊出的《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成立宣言》所言,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为“国内在政治上一向抱民主思想各党派一初步结合”,“以言论以理性去活动,争取大众的同情拥护,培养起来中国政治上的民主势力”,“奠定国内的永久和平”。[④]他们的政治理想是“拿苏联的经济民主来充实英美的政治民主”,“把中国造成一个十足道地的民主国家”。
 
  民盟的主体也是知识分子尤其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们为了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宪政,以国民参政会为平台,在抗战中后期掀起了两次民主宪政运动。1946年初,民盟与中共相互配合,使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有利于和平民主建国的五项决议。他们参政的方式,用梁漱溟的话,成员主要“是文人、学者,手无寸铁,除以言论号召外别无其他行动”。
 
  可见,这一时期知识分子无论是办报刊论政,还是组织政党参政,目标都是民主与宪政;无论以言论影响政治,还是以政党活动影响政治,主要作用都是干政,即影响政治的进程。中间党派从主观上就没有执政的目标,有的从成立之日起就声称自己不是政党,客观上也不具备与国民党、共产党相抗衡的实力和影响力。虽然政治参与的形式不同,但这些知识分子有着形似的社会背景,其理想与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当时社会上“所谓第三者方面,意指两大党以外的各党各派以至无党无派的人物。”[⑤]1947年11月国民党当局强行解散民盟,迫害民盟成员,震惊中外。清华、北大、燕京三所大学的48位教授联名写了《我们对于政府压迫民盟的看法》,直言“今政府压迫民盟之举,实难免于‘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之诟病”,“这是不民主、不合法、而且不智的举动。”[⑥]表达了当时多数知识分子的心声。此时《观察》本身压力重重,但仍冒着危险,当即发表了这篇文章。就储安平个人来说,与中间党派中不少人关系密切,或师或友,还有一些如梁漱溟、张东荪等还是《观察》的撰稿人。抱着独立精神、从事以言论干政的储安平等一批学者实际上与中间党派(后被称为“民主党派”)有着很深的渊源。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储安平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