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从文先生小传


来源:凤凰读书综合

人参与 评论

文学著作介绍:

《边城》

1943年完成的《边城》,是“牧歌”式小说的代表,也是沈从文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小说叙述的是湘西小镇一对相依为命的祖孙平凡宁静的人生,以及这份平凡宁静中难以抹去的寂寞和“淡淡的凄凉”。《边城》原本是沈从文为我们提供的一种理想的“人生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形式”。但是《边城》给我们的,却绝不仅仅是“优美”,也有人在命运的变数面前的无助与无奈的忧伤。这生命的无奈和悲悯之情,使《边城》获得一种深邃的品格和魅力。

《长河》

1934年,沈从文第一次回到十多年前离别的家乡湘西,返北平后完成了《边城》小说以湘西的人情、自然、风俗为背景,展示淳朴的人性和理想的人生情态,倾诉着作者对湘西的眷恋,对自然的感怀。抗战全面爆发后,南下途中,沈从文又一次返乡,带着对变动中的历史的悲哀,完成了长篇小说《长河》,描写了辰河中部吕家坪水码头及,其附近小村萝卜溪的人与事。至此,《边城》里的自足世界被置换为《长河》中那个风吹草动都与外界息息相关的时空了。

《阿黑小史》

自然神性和人的神性的契合,构成了《阿黑小史》善的内涵,而美是善的形式。全文美如山野牧笛,清悠而单纯,令人醉迷。《凤子》一组文字,探索镇筸这片神秘土地上人与自然,人与神的交融关系,导出了沈从文关于民族精神重造这一沉思的序曲。

《湘行散记》《湘西》

《湘行散记》和《湘西》可以同小说《边城》和《长河》互文理解,它们都是作者两次重返湘西所得。迥异于小说“牧歌氛围”“乐观超越”,散文饱含沉甸甸的责任意识——面对一种特殊的历史场域,追溯神性生命的始终,透过表层的血与泪,体验一份人生的庄严。统摄到作者巨大悲悯情感下的书写与反省,是将尖锐的民族问题与社会矛盾,融汇在人事的叙述中。《沅陵的人》、《沅水上游的几个县份》、《桃源与沅州》等反思“文明”与“堕落”的复合关系,《凤凰》、《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沉醉在爱的憧憬里流露出对爱的毁灭性的隐忧,《虎雏再遇记》、《箱子岩》感动于原始生命的力量同时也流露了原始生命活力无从改造与转移的忧惧感。由五四时期兴起的中国现代散文,至30年代,创作多以小品形式为主。

收入《湘行散记》、《湘西》中的散文,既能各自独立成篇,又从总体上具有内在的整一性。这种散文长卷的独创,发展了散文艺术的表现形式,开拓了散文创作的意义空间。

《湘行书简》由一组信札集成,是《湘行散记》的母本。1934年,因母亲病危,沈从文匆匆赶回湘西。行前,他与夫人张兆和约定,每天给她写一封信,报告沿途所见所闻。这组书札,便是践履这一约定的产物。《湘行散记》便是根据这些书信积累的素材写成的。从《湘行书简》到《湘行散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从材料到创作的极好范例。那些记录了他们彼此思念的文字是作者性格和情绪的真实写照。书简一方面拥有追求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散文作品所不具有的自由,可以由此洞悉作者当时的处境以及内心的矛盾苦闷;另一方面,在水火刀兵三灾六难中保存下来的书信,更是对历史以及作者所创作的小说、散文的一个有力佐证。

《烛虚》

《烛虚》是沈从文在昆明时期的一部重要散文集。《烛虚》摆脱了沈从文早期作品中"城市——乡村"的建构模式,展现了一个极具现代意味的抽象世界。作品以"我"对生命存在意义的不断追寻展开,刻画了一个不同于早期"乡下人"的主体形象;同时,《烛虚》中出现的"抽象"之域,以及"我"在"抽象"与"具象"间的对立冲突,又昭示出沈从文在昆明时期复杂而深刻的精神世界。

《从文自传》

《从文自传》是沈从文的一部散文体自传。《从文自传》讲述了沈从文年轻时的湘西成长经历,记录了作者天真好奇的童年时代,胸怀抱负却经历坎坷的青年时代,最终选择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沈从文曾谈到《从文自传》的写作:就个人记忆到的写下去,既可温习一下个人生命发展过程,也可让读者明白我是在怎样环境下活过来的一个人。特别是在生活陷于完全绝望中,还能充满勇气和信心始终坚持工作。《从文自传》并不单单只是对过去经历的一种追忆,更是对作者自我生命的反思与觉醒,在困惑、迷茫中寻找通往未来的希望之路,从而使自己得到蜕变和成长。

文学著作书目:

《鸭子》(小说、戏剧等合集)1926,北新

《蜜柑》(短篇小说集)1927,新月

《入伍后》(小说、戏剧合集)1928,北新

《好管闲事的人》(短篇小说集)1928,新月

《老实人》(短篇小说集)1928,现代

《阿丽思中国游记》(童话)1928,新月

《篁君日记》(中篇小说)1928,文化学社

《山鬼》(短篇小说)1928,光华

《雨后及其他》(短篇小说集)1928,春潮书局

《长夏》(短篇小说)1928,光华

《阿丽思中国游记》(第2卷,童话)1928,新月

《不死日记》(短篇小说集)1928,人间

《呆官日记》(中篇小说)1929,上海远东书店

《男子须知》(短篇小说集)1929,红黑

《十日夜间》(小说、戏剧合集)1929,光华

《神巫之爱》(中篇小说)1929,光华

《旅店及其他》(短篇小说集)1930,中华

《凤子》(短篇小说集)1930,杭州苍山书店

《-个天才的通信》(中篇小说)1930,光华

《沈从文甲集》(短篇小说集)1930,神州

《旧梦》(长篇小说)1920,商务

《石子船》(短篇小说集)1932,中华

《沈从文子集》(短篇小说集)1931,新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沈从文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