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满文朱批、满汉畛域———对欧立德的质疑


来源:深圳大学学报

人参与 评论


余论

基于社会政治阶级性(或者社会功能)区别的“官民”分殊,已经可以阐释为什么满族在汉化的同时,其族群认同贯穿整个清代;官民矛盾也足以解释清代后期“反满”思潮的膨胀以及曾国藩为首的汉官集团坚定地帮助清廷打击太平天国势力。新清史对“汉化”的过度狭隘的界定,是其颠覆“汉化说”的主要手段。然而,满族的汉化与其族群认同的维系,并不矛盾。如果本族的底层人民都可以与本族政权对抗,为什么不能与高度汉化、且由超越民族的、多民族构成的八旗政权对抗呢? 所以,“汉化说”绝不是新清史所理解的是汉族学者和前辈西方学者(如费正清和芮玛丽)对中国史的带有“汉族本位”的民族主义立场的解读。它有着深刻的历史现实来支撑。民族的融合和崛起必然导致一些民族的被吸纳和消亡(否则现在应该依然有匈奴人和契丹人,也应该有诺曼人),古今中外没有哪个民族对此有绝对的免疫力。

全面把握满族汉化,认识“族群”(ethnicity)视角的局限性,重视既得利益集团的优势积累导致的社会分层以及官民之间的社会功能性的差别,不但会影响我们对新清史的各项主张的评估,而且对理解辽、金、元、清等所谓“征服王朝”时代的民族构成和民族压迫等传统观念有修正、深化的作用。比如,前辈学者王钟翰和他的弟子们倾向于将满洲连同八旗都视为民族意义上的“满族”,而笔者则倾向于将八旗的旗籍视为超越民族、超越文化与血统、具有特定政权和政治诉求的多族群执政共同体的政治资格,类似现代的集权政党。这样的理解,似乎可以解决曹雪芹、端方、佟国纲到底是汉人还是满人的争论(笔者认为他们是满籍汉人)。笔者希望本文能够抛砖引玉,对学界厘清这些重大问题有所帮助。

节选自章健《满族汉化:对新清史族群视角的质疑》  原载于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欧立德 新清史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