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龙应台为官两年:我唯一“武器”是诚恳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我唯一能用的“武器”就是诚恳

“××,你们可不可以尽快拿出一个科学的统计方法,不要再这样和稀泥了?”5月20日,“文化部”内部的下年度预算会议上,龙应台的目光越过一堆堆的预算申报、分析材料,投向坐在斜对面的综合规划司司长。

在这个被“文化部”称作圆桌会议的预算会上,龙应台和总计处代表各坐圆桌的一端,两个局、七个司的负责人要轮流来汇报、解释预算。而6月份整个“部”的预算案就要提交,并接受“立法院”的质询,时间紧迫。

“可不可以确保在一个星期内把这个会议召开完毕,给我一个确切的数字?”面对下一位来汇报预算的司长,龙应台的语气依然不容置疑。

工作时的龙应台一丝不苟,甚至有些咄咄逼人。她会有一连串的追问,似乎一定要把对方掌握的所有有效信息都“榨干”。而一旦工作结束,她会马上用灿烂的笑脸迎接你,“怎么样,还好吧?”

身边的人透露,“跟‘龙部长’一起工作很不容易,因为很累。但也因此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台湾公共电视董事会选举,就是龙应台无数次想放弃,但最终还是做成了的其中一桩事。

2006年,台湾成立了公共广电集团,旗下包括不播放商业广告的公视、可播放商业广告的华视、为客家族群服务的客视、为原住民族群服务的原视,以及为岛外华人服务的宏观卫视等。

政府拨款5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0.4亿元)成立的公共电视,此后每年都获得约9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9亿元)的资金支持。根据规划,公共电视是为台湾观众提供的一个立场中立、兼顾文化、益智、教育、娱乐各方面的高质量电视台。然而,原本以不受政治影响立场建立的公共电视,却逐渐成了政治角力的场所。政党轮替期间,蓝绿阵营都试图掌控公视董事会。

“这实在是有违初衷。公视董事会改选之前历经近两年的纷扰,无法解决。因为第五届董监事会无法产生,第四届董监事会只负责看守,不能促成任何略具发展性的规划,整个机构两年来就在原地踏步,混日子。圈内人一提起公共电视,都会摇头叹息说,‘那个地方最难搞。’”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秘书长马康庄表示。

2012年,公视的主管机构由“新闻局”转移到新成立的“文化部”。龙应台甫一上任,就接手了公视董事会选举这块“烫手的山芋”。早在2010年就届满的原董事会并不打算离开,而新董事会的改选过程又一再遭到蓝绿势力的掣肘,迟迟无法组成。在接受“立委”质询时,龙应台曾气愤表示公视争议是“台湾最大的世界丑闻”。那时候,公视面临着六个诉讼,被国际组织“自由之家”列为台岛新闻自由倒退的负面案例。

“我唯一拥有的‘武器’,就是我的诚恳。董事会评审会成员充满了政治猜忌。所以我只能找所谓社会公正人士,有身份有地位、有社会信任的人,来做我的候选人,结果还是被一个充满猜忌的评审团羞辱。因此是,一批又一批的社会清流,同意被我请进来做‘炮灰团’,一次一次被否定掉。但我还是坚持。”龙应台回忆,那段推进董事会选举的日子,她不是没想过放弃。“有时候想说,就算了吧。”甚至一度说出“废除公视”的气话的龙应台,几个月后还是重头来过。

“龙应台说的肯定是气话,她会坚守公视的存在。”台湾世新大学新闻系教授彭怀恩说,“台湾有太多的商业电视台、太多的八卦新闻、太多的膻色腥的新闻。台湾需要公视。”

最终,在董事会“难产”的第934天,2013年6月26日,历经5度审查的台湾公视第五届董事会终于诞生。“我想,诚恳还是有用的,我没有私心。因为没有私心,所以最后那个充满猜忌的评审团也不好意思了,在社会压力下,经过了四五十个‘炮灰团’,最后董事会成功选出来了。”

那天龙应台特别念了一封初二女生的来信,期许公视有一个“干净的、全新的起点”。为了公视董事会,龙应台没少在媒体面前忧虑、含泪,而这次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轻松笑容。

龙应台说,公视董事会选举让她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诚恳和沟通的重要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龙应台 野火集 文化官员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