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陀:大家一起来“重新发明文学”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编者按:在上世纪80年代,李陀作为中国文坛最活跃的文学批评家之一,和高行健、刘心武、冯骥才等人一起倡导“现代小说”,而且身体力行,以一系列探索小说给中国文坛吹来了一股“西风”,为1985年中国文坛的“小说革命”埋下了重要伏笔,也由此奠定他的先锋姿态和在新时期文学格局中的重要地位。2014年9月26日,75岁的李陀先生在深圳“新民说:凝聚时代的力量|晶报名人演讲周”上再次犀利开讲,演讲主题为“重新发明革命”。

李陀指出,和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相比,当下的文学暮气沉沉,强作欢颜、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他痛陈"文学突然变成了消费品”,导致文学领域里没有了秩序,从而使我们处在一个文学的“无政府主义“时代。他大声疾呼,我们的时代需要“充满挑战的新文学”,质问“批评家干什么去了?我们研究文学的教授干什么去了?”他呼吁“文学必须要重新被发明”,虽然“这并不容易”,但“我们应该尝试,特别是年轻人。”

我主要的职业是文学批评,做了很多年,从文革结束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做文学批评,所以如果说是我是个文学批评家我可以接受,其他的历史则是过眼烟云。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重新发明文学》。为什么一个文学批评家选了这么一个题目呢?多多少少是有点奇怪的。

那么,我先从最近的一个网络作品说起。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不是经常在网上读作品?是不是读穿越小说?我看这里年轻人不少,那么最近有一部小说《别把穿越当成工作》,这个小说很有意思,如果熟悉小说的人就知道写穿越小说的这些人一直特别活跃,可以说是网上写作的一个重要的门类,上点年纪的人就不太清楚穿越小说是怎么回事。

这个穿越小说有什么意思呢?这个作者叫牟庆(注:牟庆,笔名楼笙笙),这个小说的核心是说在小说里建立一个穿越管理局,因为这几年穿越小说,穿来穿去随便穿,穿到哪儿的都有,这个作者很有意思,要给穿越建立一个秩序。比如说其中它里头有一个章节,有一个叫陶桃的女孩子,她穿越到清代,要找曹雪芹,说曹雪芹生活太辛苦了,送他一两金子,结果被穿越管理局的侦探抓住了,抓住了以后非要把她送回到现代生活中来,说她违背关于取缔私自穿越、共建和谐社会的条例。

这个故事可以看成是一个隐喻,什么隐喻呢?现在,实际上我们的文学领域也是没有秩序的,有点像一个城市没有红绿灯,这车都随便乱开,没有标准、没有规则,所以我们的文学就出现了很多问题。今天的文学,大家也都知道面临着一个不太景气、甚至于说出现了严重的危机的这么一个时代或者说这么一个局面。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文学领域的写作——包括文学批评或者文学研究、文学史写作现在全都是混乱的,这个混乱的来源就像《别把穿越不当工作》的这个表现,是喜欢自由地乱用、乱套。所以在这个《别把穿越不当工作》中,假设这些乱穿的作者是扰乱历史、乱穿时空这么一条罪名,都违背了私自穿越条约。现在对广大的其他文学领域来说,网络写作提供了一个非常自由的空间,但是我们感觉这个空间里写作的发展不是很理想。

“消费主义”正在摆布、控制、塑造我们的文学,写作的自由变成了赚钱的自由

你们都知道天涯这个网站吧?我是在1999年,就是天涯网站刚成立的时候,我在天涯非常活跃、非常有名的“天涯纵横”做过两年版主。我当时对网络写作还充满期待,终于有这么一个空间,有这么一个写作的地方,可以不受限制、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和想像力写作的地方。但是我的期待是有点失望的,固然网络写作现在还是很活跃的,某种意义还是很繁荣的,但没有出现很好的作品,反而现在是被出版商看中了,没有完结的就定个合同要出版。这里面关键的就是市场的问题,我们这些年经济市场的发展非常迅猛,也促进中国有这么大,甚至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第二大国家的这样一个局面。但是市场对文学的影响也要做分析,一方面应该承认市场对我们写作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活跃作用,今天我们粗粗的看,写作很繁荣,前一阵有出版社的朋友说一年出版的小说有4000多部,你们说不繁荣吗?相当繁荣。

但是另一面这个繁荣没有带来文学质量的明显的提高,反而是造成了一个让大家都觉得不满意、甚至于觉得文学有越来越被边缘化、越来越没人重视这么一个局面。这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呢?就是文学在市场经济发展当中,突然在很短时间之内变成了消费品,文学作品,无论是诗歌、小说,还是其他的一些写作突然就变成商品了,文学也进入了消费领域,所以这个消费主义对我们的文学产生这么深刻的影响,而且产生了这么不如人意的这样一个局面,这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原来我们认为市场繁荣以后会给我们带来种种好处,我们文学可以进步得更快,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现在出现了一种“消费主义”,完全在摆布、控制、塑造我们文学的这样一个过去我们不能想像的局面,所以文学本来具有的娱乐性、消费性都被极度地夸张,所以文学写作的自由突然变成了出版商、出版社出版的自由、赚钱的自由,这是我们过去没有想到的。这样一来,文学社会、文学世界的构成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到书店看书是什么变化?我老觉得很难过,爱书的人经常到三联书店买书,但是现在一看楼上最多的是励志书,还有很多无聊的,写作质量很差的,充满了剽窃和抄袭的,没有做过研究的各种各样的跟历史相关的书籍,还有旅游书、工具书。我们只要到书店一看,就发现我们文学社会或者文学世界的构成完全改变了,消费主义和市场是这么快的、这么深刻地、在这么大的一个范围之内,顶多是十年,甚至是不到十年的时间,使我们文学构成的根本发生了变化。

今天的文学领域里没有了秩序,我们处在一个文学的“无政府主义”时代

在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了我刚才说的没有红绿灯,文学世界的交通完全乱了,红灯也开、绿灯也开,谁都随便乱开车,没有警察、没有维持秩序的人员。所以出现了一个什么局面呢?就是文学的“无政府主义”。我们以前有过文学不太景气的时代,有过文学艺术不令人满意的时代,也有过觉得走下坡路或者是低潮的时代,但是还没有像今天出现的文学的”无政府主义“这样一个时代,以前没有过。所以这个对文学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没有规矩、没有秩序,所以现在郭敬明、韩寒是好作家,韩少功、张承志也是好作家。大家都是好作家,都写的很不错,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成标准呢?版税。我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注意过作家的排行榜,现在排的是哪个作家有钱?我不知道做这件事情的媒体要干什么?作家有钱有什么重要的呀?难道我们文学的质量跟作家谁有钱有关吗?我看到世界文学史上有过有钱的作家,但是大量的作家都是很贫困的作家,曹雪芹是多么的贫困,但在我看来,《红楼梦》不仅是我们中国文学中最伟大的小说、最伟大的作品,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品、最伟大的小说。这一点我觉得我们有一些人不敢说,有什么不敢说的,在我看来他比巴尔扎克写的好,比托尔斯泰写的好,比很多知名的作家写的都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李陀 文学 现代主义 先锋派 文学批评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