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正文
严俊昌:为了不饿死,冒死“包产到户”
2008年10月30日 15:09南方都市报 】 【打印

当时我还不信,后来他的话就变成现实了。

单干后,我家有四五十亩地,那个时候干的只够缴费,全罚掉了。名义上说是为群众服务的代收款,比如用于集体抽水的费用,但是那几年根本没抽多少水,剩下的钱也不还给农民,代收到他们自己的口袋去了。再比如“基本建设费”,每个人收二三十元。收上去了什么也没建设。要收费了,我们几个大队干部就得打个报告,今年想要为农民干点什么,变相收费。

1980年代中期,乱罚款到什么程度了?不交罚款就把你们家门给扒了,罚你多少钱就从你家粮仓扒多少粮食。村民要是抗拒打架,就被抓到派出所。当时我是村长,一年有1000多块钱的收入,是上缴款的回扣钱。

我认为那是错误的。但我作为村长也带人去扒粮食。不扒不行,任务完不成,没有办法。我心里也挺矛盾的,共产党的路哪能这样走呢,我们当干部一天到晚扒群众粮食怎么行?

我就写了一封信让人带给王郁昭,王郁昭带给了万里。

温家宝点名请我,我告了乱罚款乱收费的状

温家宝可能就是因为我那封信来的小岗。至少我的信转交给他看了。

那时上面只要来了人,我讲了实话,上面的人就会找县里面。县里面就认为我老严尽说实话,他们就不高兴。后来县委书记找到我说:老严你一天到晚给群众打官司,群众的收成我们扒去的还不到两圈。我就说,你两圈他两圈,总共有几圈呢?

温家宝没来之前,县委人大一把手就对我说,老严,你这次不能再说实话了,你这个实话说了弄得我们集体政府都不好看。我当时说,我不讲空话。他就说,不管你说不说空话,我们不安排你说话。

温家宝来的时候,县里不让他来小岗村,怕我们讲了真话啊!就借口说抽水把土路给拦了,实际上根本没有放水。后来温家宝一定要见我们,说“把严队长接来”,就用车子把我们接到了小溪河镇上去。

但是后来没安排我讲话,安排严宏昌(大包干时任生产队副队长)讲话。他开会谈到人均收入5000元,温家宝也没吱声。

要散会的时候,温家宝说,不行,有几个老同志点名说一定要找到严俊昌,请他讲话。

我在会上说,我如果不讲,对不起党,也对不起群众。我们就要说实话,我们政府只有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才有希望,不能净搞弄虚作假。有人说农民种地那么富,人均收入那么多钱,其实没有。实际上只能解决温饱。哪有那许多钱?我们每年人均只能收到七八百、上千块的样子。

我又说,为什么搞大包干?因为大集体挫伤了劳动积极性,党和群众的距离越拉越大,群众不相信我们党。可我们现在这样单干后生活都过好了,为什么党和群众的距离又拉大了呢?群众瞧不起我们干部呢?现在净搞什么乱摊派乱罚款,见你种烟、种棉花、种油料,都要收钱,连养猪还要收二十块的猪头税。那些费用多的一户有两三千,我家有一两千。这种乱收费乱罚款农民怎么看得过去?我们赚的还不够政府要的,这不是个问题吗?

另外,既然把土地交给了我们,那农民就该有自主权。现在上面如果安排了种烟、种棉花,农民就必须得种,而且还必须达到他规定的产量,定的指标根本达不到,达不到就罚款。人家麦子种得好好的,全给犁了,有干部搞了油菜坊,让农民必须种油菜。非要强迫别人干什么呢?村民种油菜不赚钱也得种,想告状也没处告!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韩福东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