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正文
农村留守妇女:一群“体制性寡妇”
2008年11月08日 17:09光明网 】 【打印

  在一个男性扎堆,没有一个异性的地方,我们会听到这样一句话,“只要是个母的,就是漂亮的”。那么,在一个女性扎堆,男人稀缺的地方如何呢?来自4月23日《生活新报》关于“农民‘西门庆’与10余少妇有染,被村民乱棒打死”的报道告诉我们:恶棍也会变成女人的“偶像”。

  三家寨这位叫杜凤华的农民“西门庆”之所以能够对这些妇女为所欲为,是因为男人相继外出打工之后,三家寨慢慢成为了一个当地人形容的“寡妇村”。这些男人长年不在身边的留守妇女确实跟“寡妇”有几份相似,家中没有顶梁柱,更没有安全感,她们那微弱势的力量常常抵不住一个恶棍的冲击,所以才会出现一些留守妇女们将杜凤华这名始终以蹂躏她们的肉体为目的的恶棍,看成了各自精神和身体上的依靠。

  这样说并非抵毁那些留守妇女,而是对他们的处境深表同情。她们在默默操持着各自家务的同时,也饱受着对自己丈夫相思之苦的煎熬。她们用大山一般的韧忍和沉默,为中国城市的发展奉献着自己,说她们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代价付出者之一实不为过,她们是可爱的人。

  这些妇女的男人为了改善家庭的生活进城打工,可是,对于这些农村留守妇女来说,生活面临的问题,不只是物质,还有生理和精神,或许后者更为重要。因为,物质上再困难,在农村种田种地总还能解决肚子问题,可人不是简单地填饱肚子就无所求的猪,他会有更多的需求。我们必须承认,农村留守妇女是有七情六欲的人,丈夫长年不在身边,她们忍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负担:家里冷冷清清,嗅不到一丝男人味,谁能理解他们内心的苦闷?谁来安慰她们孤独寂寞的心灵,有谁又能想象,她们在每一个虫鸣蛙声相伴的夜里在想些什么?她们会否担心丈夫在城市的花花世界里有了外遇没有?会不会来个“抛妻离子”另寻新欢?

  是谁让她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寡妇”?是城乡二元割裂的体制。换句话说,农村留守妇女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下,城乡二元体制的产物,是中国特色的“体制性寡妇”。

  从农村角度看,在那里有他们懒以生存的田地等资源,有些资源很多时候不能自由买卖(比如土地没有私有化),因此,他们不能够一走了之,要守着这些财产,不守着就可能变成无根的浮萍。从城市角度看,由于户籍等一系列的门槛,一个农民工要在城市安身立命并非易事,更不要说拖家带口,他们没有能力将妻子儿女全部带到城市里。割裂的城乡,让这些妇女就处于十分尴尬的生存处境之中——走不能走,留又留得十分可怜。

  前两年,很多有识之士注意到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其实,留守妇女同样是农村的一个大问题,儿童关系社会的未来,妇女关系家庭的和谐。将“留守问题”当成一篮子的社会问题来思考,而不是分散地让每一个家庭默默地承担,理应成为政府的责任,社会的援助对象。总之一句话,如果说发展必须要让一些人为之付出代价的话,那么我们能不能将这种代价尽量减少到最低?这就是实实在在的以为人体,这是我们可为之处,关键在于有为与还是无为。(作者:廖保平)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