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来中国大学和研究所中的教授学者,都用西方伦理学的方法讲授儒学、研究儒学、解释儒学、理解儒学,把儒学的道德之学即“心性之学”变成了一种关于道德概念的知识系统与伦理观念的思辨体系,并且只从世俗形下的领域来研究儒家道德,儒学活生生的超越的生命道德实践之学被西方世俗的概念伦理学解构了,不复存在了。而对于世俗中的人们,即使重提复古儒学,或一腔热血,或只是跟风,或只是看看热闹,无非有种消费儒学与孔子之意味。正如李零所言:国学热不过只是各高校办了些国学班而已。此话未免有些夸张,但这似乎也反映出国学或儒学在当下的某种尴尬。儒学其实是个复杂的系统,当下我们只是告诫一句:千万别补错了药。

 
 

演戏式的复古唤不起对传统的尊重

“复古”与“演戏”如影随形,小焉者如读书必须焚香,读《三字经》必须宽袍大袖;大焉者则是这大典那大典。演戏式的“复古”唤不起人们对传统的尊重,尊重只体现在脸上,而人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在“做戏”。正正经经在“做戏”,一言以蔽之就是“恶搞”,尽管也许有着良好的初衷。【详细】

 

图谋不轨?建中华文化城的是对孔子的“绑架”

 

以孔子、孟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孔孟故里作为圣人的生长地,在社会历史的演进中受到了应有的尊崇与礼敬。认真保护孔孟故里的文物古迹、努力弘扬儒家文化是我们“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内容。但是,“精神家园”的建设不是耗费巨资、建一堆冷冰冰的钢筋水泥混凝土建筑就可以奏效的。曲阜、邹城是孔孟故乡,儒家圣地,但这不能成为上演一出荒唐闹剧的理由。【详细】

 

复兴儒学的奇迹?汤池镇的“儒化”实验

 

一群坚信人性本善的“古君子”,一本千余字的《弟子规》,一条“人可以教得好”的信念,一个“和谐并不遥远”的梦想,从皖南江北处的一个小镇开始实验。你不是他(她)的“上帝”,不是他的领导,他不是你的“公仆”,这也不是在日韩,但他还是会为你驻足、弯腰、低头,纯净的脸庞上自然绽放着无欲无求的微笑。 【详细】

 
为天地立心
 

“为天地立心”是指为社会建立一套以“仁”、“孝”等道德伦理为核心的精神价值系统。张载在其著作《经学理窟》中, 对“立心”的涵义、方法等内容有集中的论述, 如果视而不见, 对“立心”的理解则易流于臆断。[详细]

相关书籍
 

孔子钓天下:孔子把古代管理智慧与现代企业完美嫁接,参与天下企业的管理角逐…[详细]

 

《论语》今注今译:《论语》为儒家名著,毛子水为国学名家,本书便是名家注译名著的一部典范。本书通俗易懂,且不失学术的严谨性…[详细]

 

儒教三千年:何为儒教?儒教自圣天子尧舜周王的神话时代被传承至今,经历了三千年的时间,贯穿中国历史。本书介绍了三千年间儒教之诞生、发展历程…[详细]

 

孔庆东:别让国学大跃进

 

“国学”是否“热”,传统文化是否断裂?孔庆东担心“讲的越多越被青少年反感”,但是对于传统文化,孔庆东否认了“断裂”一说。对于“国学热”,孔庆东则形容说,当人们不会说英语的时候,开始学习英语,是好事情,但是当英语开始“疯狂”起来以后,就过头了;国学亦是如此,国学疯狂之后就是“国学大跃进”。(【详细】

 

儒化:切不可反复陈述老生常谈的道德教条

 

1912年10月7日,康有为授意其学生陈焕章等在上海成立。它以“昌明孔教,救济社会”为宗旨,实则是反对革命,力图复辟清室。11月在上海设立总会事务所,后经袁世凯政府批准,在全国各地设立分会。次年,9月27日在山东曲阜召开第一次全国孔教大会,举行大规模祭孔活动。【详细】

 
 
 

当代儒学两个面相:信仰儒学与知识儒学

儒学的两个面向之一就是信仰儒学,为我们找到了一个政治和道德的共同起点。孔子建立的道德哲学可以作为治国的思想、治国的准则,只要有道德的眼光,接触道德的权威来安排和执行政治规划,这样的一种想法我称之为知识儒学,认为我们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规划政治,他在传统的权威里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详细】

 

“君子儒”与“小人儒”:儒者未必是君子

 

大家初次看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也许就会想,怎么“儒”还有“君子”、“小人”之分?因为大家认为,都能称得上“儒”的人,他肯定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道德修养,不至于还会是“小人”吧。在孔子看来,做君子就是做一个最好的你自己,按照自己的社会定位,从身边做起,从今天做起,让自己成为内心完善的人。因为只有你的内心真正有了一种从容淡定,才能不被人生的起伏得失所左右。【详细】

 

抄袭时代:我们需要知识也更需要道德信仰

 

一方面我们需要知识也更需要信仰,在信仰方面非常突出。儒学目前的最大问题在于怎样建立儒学的信仰,我的提法在于我们必须重视儒学的知识性,来建立知识儒学,从而建立信仰儒学。因为知识是与时俱增的,是可以更新的,是我们可以体验到的,个别是可以掌握的,也可以汇集成一套人与世界的认识;知识也是开放的:西方的知识也可以为我所用,我的知识的丰富也可以看作一种社会的需要。【详细】

 

蒋庆:儒教能解决国人的生命信仰问题

 

相对于对儒教政治化倾向的激烈争议,儒教的德性传统及其教化功能却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肯定。正如杜维明在《儒学创新的宗教反思》中所云:“儒家的经世不仅是政治管理,也是教化,通过身心灵神各层次的陶养把人从生物实体转化为伦理和美学的存在。”事实证明,儒家文化虽然开掘不出现代化因素,但它可以参与到现代化之中,为现代社会的心灵安顿和道德教化提供一个重要的精神资源。【详细】

 
 
为生民立命
 

“生民”指民众,“命”指民众的命运。这涉及儒家一直关注的“安身立命”问题。史称,张载“喜论命”。“为生民立命”之“命”,主要指人的命运。历史上长期流行的是命定论,认为人只能听凭命运的摆布。然而张载却认为,只要通过自己的道德努力,人就能够在精神价值方面掌握自己的命运从而赋予生命以意义。[详细]

相关书籍
 

丧家狗:我读《论语》:《论语》要拆开来读。纵读之一,历览孔子的一生;横读之,深入孔子的内心。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详细]

 

南子的诱惑:主人公为孔子、张良、“竹林七贤”、吴伟业、朱三太子、曹雪芹等文人名士,他们身处不同年代,却都逢乱世;经历不同的劫难…[详细]

 
 
 

“六经注我”:宋代理学的阐释学

朱熹在宋代理学阐释学中的贡献有:第一,重新确立了经典文本。正如蔡方鹿先生所言“朱熹经学以阐发义理为主,把儒家经学义理:化,以‘四书’义理之学取代‘六经’训诂之学而成为经学发展的主体,集中国经学史上宋学之大成,这集中体现了宋学的宗旨。”的确,宋代理学之所以不同于汉代经学,关键之一即在于经典文本的重新确立,此点朱熹厥功甚伟。【详细】

 

复古儒学:看不到陆九渊“六经注我”式的生命实践

 

陆九渊的思想逻辑似乎是这样的:人生的第一大要务是品德的完善,六经教人的道理也是如此,所以实践六经的思想,成就完美的人格,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圣人,使经典成为自己的注脚,这是人生第一位的大学问,相比之下,解经注疏只能是等而次之的小学问了。 【详细】

 

复古儒学:看不到儒者之风看到的却是“明星”的欲望

 

借助电视媒体的力量爆得大名,新明星学者不得不面对来自学界、思想界的批判。一则在网络上迅速流传的评论将于丹颇为刻毒地称为“文化奶妈”———就是得有奶妈吃了文化之草,再挤出奶汁喂养嗷嗷待哺的文化学童。此前,一些历史学家也言辞激烈,批评易中天品说历史“误导大众,影响国民素质”。 【详细】

 
 

儒学怎样再次变成民众生命的学问还是一个问题

 

很多在儒家看来不可设想的事,在现今民众看来,却不足为怪,不必义愤,这足以说明现今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民众对儒家的道德已相当的淡忘。我们今天之所以要呼吁儒学大众化,就是为了改变民众从情感上疏离和拒斥儒学的现状,使儒学走出知识分子的书斋、走出大学课堂,由少数知识分子谋生之学问,变为广大普通民众认同的“生命的学问”。 【详细】

 
为往圣继绝学
 

“往圣”,指历史上的圣人。儒家所谓圣人,其实就是指人格典范和精神领袖。“绝学”,指中断了的学术传统。理学家普遍认为,儒家学统自孟子之后就中绝了,所以要努力恢复。张载继承“绝学”,却并非照搬前人,而是力求创新,在他的学说中有不少内容是六经所未载,前圣所未言的。[详细]

相关书籍
 

历史上的孔子形象:这是一部系统研究和论述历史上的孔子形象演进变化历程的著作。作者具体地考察了几种世人对孔子与孔学的典型的读解范式,…[详细]

 

去圣乃得真孔子:一是讲圣人概念的变化,孔子为什么拒绝当圣人,子贡为什么要把他树为圣人;二是讲道统之谬,它是怎样从孔颜之道到孔孟之道…[详细]

 

学术浮躁 还是先看看清代朴学“我注六经”式的求实精神

 

随着汉学的兴起,清代的传统学术研究从以求实切理为帜志,愈加趋向于以名物训诂为特色,并崇尚朴实无华的治学风格。明末清初,在顾炎武、黄宗羲等学者的影响下,朴学在与宋明理学的对立和斗争中发展起来,注重于资料的收集和证据的罗列,主张“无信不征”,以汉儒经说为宗,从语言文字训诂入手,主要从事审订文献、辨别真伪、校勘谬误、注疏和诠释文字、典章制度以及考证地理沿革等等,少有理论的阐述及发挥,也不注重文采,因而被称作“朴学”或“考据学”,成为清代学术思想的主流学派。【详细】

清代儒学:实学

实学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实学是指自先秦以来注重现实、经世致用的学问;而狭义实学则是指发韧于北宋、昌盛于明末清初,针对明末居敬主静、明心见性的理学及王学末流所造成的种种积弊进行反思形成的一股社会变革思潮。【详细】

颜李学派与乾嘉学派

颜李学派是清代初期思想领域颇具影响的一个学术流派,因该派的创始人为清初北方著名学者颜元与李塨而得名。乾嘉之际,学风大变。百余年间形成“古典考据学独盛”的局面,汉学几乎独占学界势力,世称乾嘉学派,也称考据学派。【详细】

清代儒学:今文经学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pecial/sulian1977/200908/0817_7734_1305472_3.shtml

清代今文经学是继清代乾嘉古文经学衰落之后,于道光年间前后复兴再起的中国传统儒学的重要派别和学术思潮。它的开创者是庄存与,而其真正奠基者则为刘逢禄、宋翔凤,复兴发扬者则为龚自珍、魏源,继承延续者则为康有为、梁启超。【详细】

可别没学着朴学之精髓却得了讲门户之陋习

 

清代学术是从否定宋明理学开始的,这是对的,但也抛掉了宋学很多好的方面,如讲修养,入世精神,和做人的骨气,甚至对社会都有影响。立门户的代表是江藩,他的《汉学师承记》从阎若璩讲起,竟把顾炎武、黄宗羲等列入另册。汉学再细分,讲今文,讲西汉,越分越细,形成汉学反宋学、今文反古文的局面,门户越讲越深、越讲越窄小。当时就有学者力矫此弊,如方东树、陈澧等,但都不太成功。【详细】

 
为万世开太平
 

“太平”、“大同”等观念,是周公、孔子以来的社会政治理想。到北宋,以范仲淹、李觏等人为代表的政治家、思想家都提出过“致太平”的主张。张载不局限于当下的“太平”秩序,而是以更深远的视野展望“万世”的“太平”基业问题,这是他的不同凡响之处。对“四为句”的理解,不能脱离宋初的建国背景。赵宋统治者总结国家长期分裂的经验教训,为了重建社会秩序,确立了以儒立国的国策。[详细]

相关书籍
 

傅佩荣说孔孟论人生:本书属于其中的国学入门书,浅显通俗,自成体系,独立成短篇适合轻松阅读,非常适合初学者;作者傅佩荣在国学研究上有一定的建树和名气…[详细]

 

如何看待日本儒学和传统

 

中国宋朝的赵普声称,他以半部《论语》治天下;日本近代的涩泽荣一,则是以一部《论语》治工商。看来,《论语》确实值得学界琢磨。正是因为涩泽提出的“《论语》加算盘”,使得不少中国学者从中看到了儒学在未来的曙光。有人声称,涩泽荣一的思想,弘扬了传统儒学的近代价值,开辟了资本主义时代儒学依然能够实现“内圣外王”之道。【详细】

 

儒商思想在近代中国与日本之比较

 

在近代的中国和日本,都曾出现过主张以儒家文化中所特有的道德观念为信条来规范企业经营活动的实业思想,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儒商思想。而论及儒商思想,有两位代表性的人物是非提不可的,那就是中国近代化的先驱张謇(1853—1926)和日本近代产业之父涩泽荣一(1840—1931)。【详细】

 

韩国儒学家郑瑽:要让孔子回到“人间”

 

郑瑽:“虽然现在韩国宗教信仰多元化了,可是在很多的生活方式上,却仍具有儒家色彩,韩国人的思想意识里仍然是儒教的。比如说我们非常重视等级关系,长幼之间有序,对老人很尊敬,对儿童忠孝思想的教育也很看重等,这些都反映了韩国人儒教式的思维。不过,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文化的大量涌入,也曾使传统文化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是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能够以开放的、现代的眼光来审视儒家思想,以现实的、可行的态度来继承儒家思想。”【详细】

 

反思:新时代儒学何去何从?

 

首先新儒家并不是要排除中国其他诸家的传统,我是将“儒家”天人认知与感通的经验摆在源头活水的中国文化的基础上,这是我很重视《周易》的整体宇宙观的结果;其次,我很重视现代科学,而不认为现代科学理性与道德理性是冲突的,认为它们事实上是相互包容的,这就表明我们要重新诠释道德理性,也同时要诠释科学知识。新儒学的开拓,强调生命的价值,强调生命的伦理,强调人的自觉的善的追求、价值的追求和主要目标,在包容的意义上,我不会排除道家、佛家的贡献。【详细】

 
 
“新轴心时代”或将到来?
 

新的现代儒学必须是能为当前人类社会和平与发展的前景提供有意义的精神力量的儒学,应该是有益于促进各国人民团结、友好、互信、互助、和睦相处的大家庭的儒学。新的现代儒学必是“反本开新”的儒学,“反本”才能“开新”,“反本”是为了开新。 [详细]

相关书籍
 

儒家修身九讲:作者将儒家几千年来特别是从孔孟到宋明时期所发展起来的的修身智慧,分成“守静”、“存养”、“自省”、“定性”等九个范畴,对它们的基本含义及其现实意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释…[详细]

 

我山之石:天下大乱,需要“救市”,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儒墨道法究竟孰是孰非?易中天答问先秦诸子,大道至简,轻轻松松,畅快淋漓…[详细]

 
按照马克思·韦伯的观点,资本主义的兴起与新教伦理有直接关系,而儒学或者新儒学在本质上与资本主义的内核相冲突。东亚儒学文化圈国家经济崛起似乎打破了这样的论断。至少东亚诸国的经济兴起有很重要的文化因素,比如勤劳节俭、注重和谐、倡导团队精神等。这些都是儒学强调的价值观。但是韦伯认为,经过几百年资本主义的发展,外衣(指财富)成为了铁笼,财富成为了基督教最沉重的枷锁。那么,复古传统,尤其是恢复些儒家的价值观,是否能打破因为经济的发展带来的“铁笼”呢?杜维明曾告诫说:“纯粹政治化的儒家比法家更加可怕。简单的说,法家只是注重行为,但儒家注重的是心灵。”对待儒学,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正本清源,更需要熊十力、汤一介提倡的“反本开新”。回归儒学传统,补错了比不补也许还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