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韬奋、胡愈之、范用、陈原、沈昌文……这些名字是一种启蒙的象征,在中国出版史上熠熠生辉;《资本论》、《陈寅恪集》、《傅雷家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些书是火种的旗帜,在不同的时代影响了一辈又一辈的人。这些人和书的背后有着一个历经了八十载岁月的书店,叫三联书店,她以其深厚的历史传统和强烈的人文精神成为知识分子心目中一面不倒的旗帜。于此,凤凰网读书以此专题以示纪念。
 
 

三联书店八十年: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这是一个由"救亡"而起,然后进入"启蒙",最终成为一家创造性学术出版机构的历史轨迹。自韬奋先生始,经胡愈之、徐雪寒,直至范用,他们的努力,有重大阶段性价值的成果在1986年;这一年,三联书店成为独立出版机构。在新的时代,三联书店有了创造知识与文化的机会与空间。学者许纪霖描述:"在金钱与权力之外,三联图书建立了第三种尊严:知识的尊严、思想的尊严和知识分子的尊严。"杨绛先生的结论则是: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详细】

 

老照片上的三联书店

读书生活出版社旧照

三联书店自邹韬奋先生1932年创办生活书店,至今已经走过80年的历程。80年来,三联书店从幼苗长成大树,从当年的红色出版中心,到今天的学术文化出版重镇,在中国人的读书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三联自始至终坚守理想,探索真理,追求光明,始终站在时代的前沿。【详细】
三联书店之前被称为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从这个角度说,更多是代表改革开放以后到今天这30多年的历程。在这个过程里,三联书店特别强调文化坚守,强调出版的质量和品位,强调为读者提供高品位的精神食粮。"人文精神、思想智慧"这八个字是三联人的一种文化理想。 【详细】
邹韬奋、胡愈之、李公朴、钱俊瑞到陈原、范用,三联80年的岁月里,走过了一位又一位著名出版家;从"力谋改造社会"而出版《资本论》、《反杜林论》、《大众哲学》,到今天成为中国学术文化的出版重镇,三联书店翻译与出版了一本又一本影响深远的精品佳作。【详细】
 
三联书店80年:一面不倒的旗帜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创建80年了。这80年,三联书店经历了无数坎坷与波折,一家书店关闭,另一家书店又创立;出版社被合并撤销,但三联编辑部仍然存在……80年来,三联人秉承韬奋先生"暗示人生修养、唤起服务精神、力谋社会改造、竭诚为读者服务"的精神,几乎在每一个年代都引领着先进思想的潮流。在知识分子心中,三联书店已经成为一面不倒的旗帜。【详细】

爱生活 好读书 求新知  

三联书店八十岁了,这个年纪,大概正好与她在读者心中的形象相合——很多年来,三联便是以一代代老先生深入浅出的言说,为很多青年完成了启蒙。但另一方面,80年来,三联书店的形象又不止于此。我们在此以三联书店的三大传统"生活、读书、新知"分别为主题,试图还原出一家出版社与社会思潮产生强烈互动的过程,更希望三联能在承继传统的基础之上,继续成为"精神家园"。 【详细】

引领者:80载时代新风  

在我国图书出版史上,三联书店独具特色,不仅因为她隽永的书香,更因为她一直走在时代前沿,保持着激流勇进的品格。1938年,我国第一部全译本《资本论》由生活书店出版。这在当时是一项非常需要勇气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的进步事业。当时,《生活》周刊几经查禁,三家书店仍然辗转出版了大批马列书籍,发出了救亡图存的时代强音。新中国成立后,不断为读者带来"新知"。 【详细】

 
 

三联书店八十年:有思想着的美丽 有成长着的快乐

陈四益认为,"说当时中国知识分子的书架上都有三联的书,并非夸大其词。"学者葛兆光在搜索了自己的阅读记忆后说,这些年来,对于三联书店,我相信相当多的人和我一样,记忆里总会有《读书》和《读书文丛》、《文化:中国与世界》和《现代西方学术文库》,当然还有《三联生活周刊》和《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三联出版物的装帧风格,似乎也对它的读者有了意味:朴素大方,清新淡雅,极富书卷气的设计,在喧嚣与浮躁中,营造了沉静和谐的读书氛围。【详细】

 
 

邹韬奋:出版家与他的时代

邹韬奋先生对自己的定位是要做一个"永远立于大众立场的"新闻记者,他一生都在追求"办一份为大众所爱读、为大众做喉舌的刊物,办一个自由的、不受检查的报纸"。他的伙伴徐伯昕后来在纪念文章中写道:"他不是个大思想家,也不是个文学家,在学术上亦没有太大的贡献,但就是他朴素至极的言论,却影响甚广。他的《生活》周刊和《大众生活》,被二十五万中国人读到。"【详细】

 
胡愈之:
为新闻出版的一生

"永远向着未来,不要怀念过去,一切为了明日,不要迷恋昨日。"胡愈之在《少年航空兵》里写的这一段话,与他的人生对应来看,也恰如自勉和自律。【详细】

徐雪寒:
纯净的理想主义者

徐雪寒曾经的传奇,只有那些接近他的人,才能略知一二。他从大革命时期开始干地下党,为党组建过书店、对外贸易公司、钱庄、银行等。【详细】

徐伯昕:
邹韬奋的黄金搭档

说徐伯昕是邹韬奋的黄金搭档,除了思想行动上的协同外,更主要的表现在他们各自能力优势的互补上。邹韬奋长于全局性的规划,而徐伯昕善于经营和具体落实。【详细】

范用:
书里乾坤一世情

或许范用注定该做一个出版家。在小学,他喜欢剪报,剪下来贴好,装上自制的封面,装订成一本本小册子,供同学借阅,这便是他最早编辑的"杂志"。【详细】

陈原:
一个通才的绝唱

陈原先生说,他自己患有"字典狂症"。抗战时,他从垃圾堆中捡到一本英汉小词典,是上海一家"野鸡"出版社出版的。一看,错误百出,就一个个地改。【详细】

沈昌文:
给三联当总经理的日子

沈昌文的出版生涯,同三联书店密切相关。打从十五六岁起,生活书店就是他的偶像与憧憬。但是,尽管他千追百求,当年却无缘成为其员工,不得其门而入。【详细】

钱锺书,杨绛:
一对做学问的夫妇

钱锺书和杨绛对钱财一向看得很淡,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原来去看望杨先生的时候会带给她一份稿费通知单,给她报一个账,但是钱都已经转给了"好读书"奖学金。【详细】

黄仁宇:
另类史家

在沈昌文的记忆中,黄仁宇是一个"颇为有趣的老头"。由三联来出版黄仁宇系列作品的想法,在这次赫逊河畔的会谈中得到了黄仁宇的认可。【详细】

金克木:
猜谜的人

"思想是风,思想是烛,思想是灰。"不过,纵然风中残烛已成灰,风中的灰仍然传播久远。《风烛灰》是金克木生前亲手编订的最后一部文集。【详细】

 
与三联有关的那些人
 

1932年7月,三联书店之前身生活书店成立时,邹韬奋自己不愿以《生活》周刊的老板自居,愿意以全部财产资金作为同人共有。于是接受胡愈之的建议,内部成立合作生产社,即把全部财产作为职工共有,以职工过去所得工资数额多少为比例,作为股份,分给全体职工。以后新进职工,则于一定时间,以月薪十分之一投入书店作为资金。但当时国民党法律规定,合作社组织是非法的,不许注册登记,因此合作社制度只是在内部行施,而对外则仍然作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 【详细】

费孝通:《江村经济》与《乡土中国》  

由费孝通40年代后期在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所讲的"乡村社会学"讲义为蓝本的《乡土中国》,是他此前一系列社会调查基础上的成果,初版3000册一经上海观察社出版不到一个月即脱销,费孝通也被《时代》周刊赞为"中国杰出的社会学教授和中国最深刻的政治评论家之一"。1985年,长期为《读书》杂志供稿的费孝通将这本小册子交由三联书店再版,热销之势可视作他"第二次学术生命"开启的一个标志。【详细】

巴金:讲真话的身体力行者  

《随想录》最初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时,编辑潘际垌经常拿到稿子后,激动地给好友黄苗子看。"那时候基本上是'伤痕文学',大家回忆在半步桥、在秦城监狱里受难的遭遇,突然之间看到巴老这种正气凛然,掏心底说的话,和我们想说又没有说出来的话一样,我们是边看边流泪。"巴金敢于说话,"但不是凭感觉说话,而是冷静地经过思索和实践后说出来的话,所以非常有分量"。晚年的巴金更加以托尔斯泰为自己的榜样,毕生追求一个讲真话的知识分子的社会理想。 【详细】

吴敬琏:从"吴市场"到"吴法治"  

在2000年左右弄潮改革的经济学家们,有的转做经济史研究,有的对当下沉默不语,吴敬琏是为数不多的还坚持对现实问题发言的学者。对2007年言论引发的争议,他的回应是:当政协委员就不要怕挨骂。贾宝兰说,吴敬琏和三联书店合作的第四本书——《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即将出版,大的主题没有变化:坚持市场经济道路,坚持对国有企业的改革,鼓励民营中小企业和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推行法治来警惕权贵资本主义对市场经济的侵蚀。他不惮于反复说这些他认为正确且重要的话。 【详细】

 
 
 

一个书店、一本杂志开始的传奇

我们邀请1921年出生的史学家何兆武回忆生活书店——三联书店的前身。老头子一直在电话里笑,先是连声说三联很好,然后说,生活书店也很好,"不过生活书店的好,是很不一样的。"为什么呢?"我年轻时,周围很多朋友都会去生活书店,那里有当时被认为最为进步的书籍,让年轻的人们激动不已的书籍,我猜他们捧着书,会感觉到一个新的社会迎面而来。那时候,生活,不是普通的词,它几乎等同进步,也等同社会希望。【详细】

 

1986年《人类的群星闪耀时》

2010年 《巨流河》

彼时谓之"新思想"的具体名字,为马克思主义。二十世纪初最动人的词语。与之相连的,是革命、进步、自由、幸福,它告诉身处动乱中的人们,重建一种新的社会秩序,是符合道德正义的。生活书店与《生活》周刊,为彼时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详细】
在红色的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马克思曾汲取过的思想资源,出现在人们面前,黑格尔的《小逻辑》、《哲学史演讲录》,费尔巴哈的《未来的哲学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马克思所批评的理论,也呈现在人们面前。这些书,掀起红色思想的一角,让有心人通往更自由的高处。【详细】
1984年出版《情爱论》,尽管在编辑的过程中已经过了净化处理,删除了很多关于性的讨论,只剩下关于爱的形而上学讨论,但此书还是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各地新华书店销售一空。《情爱论》是当时文化生活译丛的一本,却打开了人们对禁忌的阅读之门。而之后《傅雷家书》的流行,则暗示着人们冲破习俗的禁忌后,开始了对政治文化的禁忌挑战。【详细】
 
 

以启蒙引领社会思潮

《读书》杂志创刊号开篇文章题为《读书无禁区》,一经面世,激起了无数回响与激烈讨论,几天之内,《读书》第一版印刷的5万册很快发完,马上加印5万册也销售一空。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时任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的李洪林,经董秀玉约稿后,他写了一篇题为《打破读书的禁区》的文章,在发表时,正文一字未改,但标题由范用改为了《读书无禁区》,该文从逻辑上阐释了一个原则问题:人民有读书自由。这个标题如同一个振聋发聩的口号,在阅读资源匮乏、思想禁锢的"文革"十年之后,于无数人的精神世界和读书生活中激起了巨大波澜,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详细】

 
 
那些书,影响了一代人
 

《陈寅恪集》共计13种14册,含专著、论文集、书信、诗作、读书札记、讲义、备课笔记及其他杂著,总计约350万字,另附各类图片140余幅,比较全面地呈现了作者平生的著述面貌。曾有学者对此不解:《柳如是别传》命名是一部学术著作,怎么有那么多学者购买?【详细】

机会——"哈佛燕京学术"丛书  

董秀玉说:"当时哈佛燕京资助了不少中国留学生,但问题是学成回国的却不多;同时,中国学者特别是年轻学者的研究成果,却很难出书。在这个时候,我们跟哈佛商量,为何不尝试资助中国年轻学者的著作出版呢?于是有了'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这套丛书不是单方向引进、翻译美国书,而是借用哈佛大学资助,出版我国中青年学者的创新著作"赵一凡说。这套书后来成为了国内延续时间最长的学术丛书。【详细】

延续——"学术前沿"  

其实从1995年开始,三联书店就出面和许多学者开过很多讨论会,让大家提意见、提书目,包括李陀、刘禾、黄平等都是他们咨询过的学者。1997年下半年,这套书才正式开始运行。"学术前沿出版的时候,冷战已经结束了,苏联都解体了,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对西方学术书的出版就强调一种前沿性。 【详细】

扩展——"新知文库"  

目前三联书店在做"新知文库"的编辑有4、5个人,没有人在专门做这一块儿,徐国强已经是其中最专门的了,他每年做10本左右的书,其中3、4本会是"新知文库"的。至于未来"新知文库"会怎样,他说他也没有太想过,因为他是做学术书,对书的销量也没抱很大期望,现在一本书能卖过8000册他就觉得很好了。"【详细】

周有光:
站在时代的前面

三联书店在中国出版界的历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什么特殊的地位?就是他站在了时代的前面,他推动国家往前走,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工作。 【详细】

资中筠:
和其他出版社有很大不同

我觉得三联书店和其他出版社有很大不同,由于它的特色和它的传统。这个传统在我看来一个是对读者和作者的尊重和它的人文关怀和思想性。【详细】

钱理群:
三联把我推上了学术的位置

我们三人走上学术道路和这篇文章的密集发表是有相当关系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是三联把我们推上了学术的位置,这是我一直难忘的。【详细】

杜维明:
我一直是三联忠实的读者

我一直是三联忠实的读者,和沈昌文先生、董秀玉都有相当长的交情。最使我难忘的是在1987年,《读书》想要安排一个两岸三地同时出版的刊物。【详细】

甘阳:
不是靠出版来赚钱的机构

我现在想到的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三联可能历来不是把自己放在一个仅作出版,更不是靠出版来赚钱这样的一个机构,他们自己把自己作为一个文化人来看待。【详细】

刘小枫:
祝三联书店长命百岁

我要祝三联书店长命百岁,因为三联书店是我们国家出版高雅品质的书的"殿军",现在这样的出版社已经越来越少了,所以我祝三联书店长命百岁。【详细】

陈平原:
影响当代的思想潮流

一个出版社,不仅是出好书而且影响当代的思想潮流,这是令人期待的。我希望三联出版社能继续往前走,而且一路走好,谢谢。【详细】

赵一凡:
选三联的书成惯性

三联和知识分子,特别是五四后的这一批知识分子实际是鱼水关系,邹韬奋先生做了一件大功德。其中还有一层互相认同的感情。【详细】

茅海建:
我自己的书版权都在三联

三联书店在读者、作者方面有很大的信誉。我自己的书目前来讲版权都在三联书店,外边有很多人希望版权转让,我想就算了。【详细】

 
三联人话三联
 

董秀玉:在出版这个方面我们提出了人文精神和思想智慧这样的文化精神的目标,我们所有的书都是有人文精神的,所有的书都是有思想智慧的,这是我们选择选题的一个目标,这样不管你是学术图书或者文化类的中等知识读物、还是大众读物都要有这个精神,才符合三联的文化特色。这样才能使三联的文化品牌越来越积累,越强、特点越突出,品牌越来越响亮,这是有文化精神在里边,所以我想90年代我们一起做过很多事情,从最艰苦的情况下一步步走过来,但是还是做的很开心。【详细】

沈昌文:我们一定要注意公益事业  

沈昌文:今年是三联书店80高寿,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基本上和三联书店同龄,又基本上是三联书店培养长大的人。在三联书店老前辈的培养下,自己才能够做编辑出版工作。我在三联多少年自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体会,我现在也经常和三联的老同志讲,和那些同事宣传,我觉得三联作为一个出版社,尽管上边给我们规定是经营性的出版社,可是我们一定要注意公益事业,我们三联的公益事业是非常有历史渊源的,一定要努力把它办好。比如说要办好韬奋图书馆、书香小巷、韬奋门市部等,这些都是具有公益性质的事业。【详细】

曹健飞:竭诚为读者服务  

当时尽管条件艰苦、生活艰险,回想起来我仍是书店教育成长起来的。今天回想起来,这三家书店本着韬奋先生的教导,竭诚为读者服务。这一条是最重要的,我希望三联书店今后本着这条原则,无论发行还是出版方面都要本着韬奋先生的教导"竭诚为读者服务"。这样才不辜负已经牺牲的同志、老领导、创办者,我简单就讲这些。 【详细】

 
 

三联书店:经济压力巨大 如何处理规模与特色的关系?

改革最核心的变化,是使分社独立面对市场。在巨大的经济压力面前,如何处理规模与特色的关系,三联的品牌建设何去何从?每一个担着分社管理责任的人,肩上沉甸甸,心里更不轻松。"总经理樊希安对三联的选题有一个批评很准确:缺乏整体性、现实感、市场意识。分社改革几个月下来,第三个问题上成效很明显。以前做选题,会首先想到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但现在我真的会先算账。很多选题非常好,却担心赔了之后会拖累分社。目前人文社会科学选题鱼龙混杂,当然短期肯定会有钱过来,但长期看会怎样?【详细】

三联书店内景

三联书店内景

2011至2012年间,我们提出"做强做开"的发展理念。一方面三联不再坚持"小而特","小"的影响力竞争力受到限制,同时也不能盲目"做大"。我们是单体出版社,不是集团,根本上是要"做强"。所谓"做强",就是不断增强自己的出版能力和经济实力,靠品质特色取胜。【详细】
极有文化格调的三联,于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蔡志忠漫画与金庸武侠小说,再次拓展了人们的阅读视野。漫画与武侠一向被置于偏角之地,与严肃、体面的阅读不相和,一以三联之名出版,它们便获得了一种文化的高度。蔡志忠的漫画内容,实为传统文化之解析,以极具亲和力的面容再现,造就一场传统文化热。而金庸的武侠小说,则是对生活的另一种阐释。【详细】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称,"文化大发展给三联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三联书店按照做强、做开的基本思路,继续实施品牌、人才、企业文化建设三大战略,向集团化发展的近期目标,为努力成为国际品牌的远大目标奋力前行。" 【详细】
 

电商时代 谁给传统书店生存的一米阳光?

蔓延在图书市场的不只是书香,还有浓浓的战火与刺鼻的硝烟。电子商务的风生水起,让传统实体商店的生存境地每况愈下,服装市场如此,数码市场如此,图书市场也无法置身事外。作为传统书店典型代表的光合作用的突然倒闭,让人们愕然。无论是线下的神伤,还是线上的隐忧,对于消费者而言,在这轰然而至的倒闭潮与招来招往的低价竞争中,过滤出最纯正的书香才是最根本的需求。因此,未来,线下书店立足市场,作出特色方是生存之道;线上书店关注用户体验,走出价格战的漩涡才是制胜根本。【详细】

 
传统实体书店出路何在?
 

传统书店或许不会消亡,因为它提供了网络书店难以提供的东西——安静的斗室、熟客与老板间轻声的问候,还有隔架上满满的书。发现、挖掘、升华这种价值就是传统书店的生存之路,书店必须通过发展各类创意产品、举办各类活动,变成多元化的文化生活场所。【详细】

实体书店必须经历挑战和阵痛  

作为图书公司,图书内容质量是关键,只有图书质量首先能站住脚,才有可能迈得动步伐。作家的服务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为合作的作家提供尽可能全面、有效、细致的专务服务。精典博维坚信"作家为本、内容为王"。当然,我们也很注重业务创新,将图书的营销宣传、公司的品牌建设和文化资源的盘活三者有机灵活地糅合贯通,成为公司发展的重要制动器。这样也才能走得更远。 。【详细】

实体书店消失的生活无法想象  

也许有一天,实体书店会彻底消失?然后我们只能在电脑上打开购买图书的网页,通过冷冰冰的屏幕想象书本的墨香与拿在手里的厚重,用点击鼠标的方式请人送上门而不是自己一路欣喜地领它回家;又或者连这些实体的书本也会渐渐远去,变成博物馆里静静躺着的展品,如同我们今天看到的竹简或者丝帛?不敢想象! 【详细】

 
 
这八十载,对于三联书店来说确存莫大的辉煌,在历史的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都有其留下的烙印,然而,当猝然面对这个未曾有过的互联网时代,面对电商魔兽,面对实体书店频频倒闭的现实,面对自我经营的压力时,三联书店将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去回应历史,去迎接变幻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