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书展:25年

导语:被两岸三地日趋知悉和追捧的“香港书展”,诞生于1990年。一年一期,到如今已过26年——四分之一个世纪。对很多国家和区域来说,26年不过是浮光一瞬,但对香港,却是一段天翻地覆的世代:和故去的时代盟誓,向不明的未来立约;有过无限的憧憬,有过美丽的误会。政治角力,人心激荡的时代暗流巨浪里,香港书展延绵成一桩“不变”,但细看书展何来、何去、何从,不难发现,其“不变”中又孕有诸多“大变”。The city is changing,香港已非“独家村”,书展又岂能抗拒变通?也许以“香港书展”26年之“变”,来喻见香港此城 ¼ 世纪以来之“万变”。

分享按钮
香港书展

香港书展的成功,有人认为是一场文艺盛宴华,有人认为不过生意人手下的一盘“好生意”。种种定义的背后,不该忽略的,香港文化生态的变化:文化被商业追得晕头转向,商业文化在香港文化中比重不断变化,港人对商业既追逐又警惕的复杂态度。

“像办珠宝展一样去办书展”

1990年,首届香港书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二楼举行,展期四天,免费入场。当时香港会展中心刚刚落成,举办的基本上是贸易展览会,为填补暑期淡季空档,贸发局想针对香港一般市民办消费展览会。书展最初的宗旨也是“像办珠宝展一样去办书展”。为了给书展宣传,第一年香港贸发局请来了香港小姐袁咏仪。[详细]

是“七天影响一年”的持久攻心,还是药力只保七天的“文化兴奋剂”?

人们心甘情愿地在烈日下排着长龙步入人潮涌动的展厅,摩肩接踵间选书、购书,如同一种仪式,一年一度让自己和阅读离得近些。而那些盛满行李箱的书籍是不是要读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年带着那个腾空的行李箱再次出现在书展。尴尬在于,书展的“一周有约”,是“七天影响一年”的持久攻心,还是一针药力只保七天的“文化兴奋剂”?[详细]

“书店都被地产商杀死了” 香港迎来了书业“更高更远”的时代

对许多平时已不会逛书店买书的港人来说,书展是一年一度的“买书节”,狠狠地弥补了无暇逛书店的失落。而在地产投机租金飞升的香港,楼上书店变成了“跳蚤”,从二楼跳到三楼、四楼、七楼,由旺街跳到静街……书店的层层攀高,其实是书业的节节败退。马家辉说,香港书店都被地产商杀死了。香港书业迎来“更高更远”的时代。[详细]

 

香港书展大事回顾

1990年,首届香港书展  

1990年,首届香港书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二楼举行,展期四天,免费入场。第一年香港贸发局请来了香港小姐袁咏仪。 【详细】

1997年,会展新翼落成  

1997年,会展新翼落成,书展成为首个在会展新翼举行的公众展览会。 【详细】

2005年,首邀名作家出席  

2005年,香港书展首次和亚洲周刊合作,邀请了两岸三地知名作家包括龙应台教授、章诒和、南方朔、苏童及陈冠中来港与读者见面。市民反应踊跃,共有逾2000人次入座,破书展历年纪录。 【详细】

2009年,首设“文艺廊”  

2009年,书展大会主题设定为“多元与创意‧书展二十年”。会展中庭扩建工程完工,书展规模将增大三分之一。书展邀请香港作家马家辉、梁文道担任“香港书展大使”。 【详细】

以1997年为标志,香港北上,陆客南下,注定是宿命般的历史分野线。2003年自由行实施后,香港街头的大陆游客越来越多,香港书展里的南下“阅”客比例也持续加大。据香港贸易发展局统计数据,2013年参加书展的98万人次中,有12%是非香港居民,其中八成人来自内地。一面是“融合”铁律大势所趋,一面是“城邦论”的强硬区隔,冲突分裂中,100万大陆人散尽家财偷渡香港的时代早不复返,而港人为偷渡同胞加油、新旧移民守望相助的温情更是早已退却。二十几年来年两地人心之变,实在深重。

港人独白:从“给内地人当老师”到“我们不再是无所不能”

2003年开张的二楼书店“人民公社”甫一开业就尝到了这种内地化的甜头。“政治书的顾客是内地游客,简体字书则配合香港人学习简体字、了解内地情况的需要。”由于契合了市场的需要,在寸土寸金的铜锣湾商业旺地,这家小书店居然能一开两家分店,屹立不倒。工作、生活多了内地因素,这是港人感觉到最明显的变化。“港人对大陆人,由自大转到自卑,由叫人家做‘阿灿’到自称‘港灿’。现时港人不论求学、求偶、工作、居住,都很难能与内地没有关系,而香港满街都是‘国语人’的现象[详细]

内地阅客:“禁书盛世”“异见人士讲座”背后是自由多元的文化氛围

香港书展文化活动上提问最多的恰是比例偏低的内地客人。在天地图书出版顾问颜纯钩看来,内地读者的提问大胆且有深度,对华语作家了解程度也大过香港的读者群体。“大家也忧心,为什么香港的读者不太敢提问?”颜纯钩说,“也许这关系到阅读的层次、内在的积累以及表达的能力,香港的年轻人确实与内地有一些差距。”[详细]

民间层面,相互认同之路走到了一个路口

2011年,一本名为《香港城邦论》的政论集成为畅销书。它的主要观点是:面对日渐崛起的内地,香港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并强化自身特质,保持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独特和纯正。这非常迎合当下香港人的口味,作者陈云一度被视作激进青年的理论导师。从表面上看,这座城市仍美轮美奂,这25年间,陆港两地互利合作,但在民间层面,相互认同之路却走到了一个需要探讨和找回“理性”的路口。在积聚已久的“焦虑感”猛然爆发之后,知识界、传媒、政界和年轻人中富有责任感的一部分,正在努力推动香港向“理性”一边迈出第一步——尽管他们都承认,这并不容易。[详细]

 

香港书展大陆作家演讲摘录

章诒和:书展吸引了年轻人  

2010年香港书展是章诒和女士参加的第二次正式的香港文化活动,在接受凤凰网专访时章诒和说,香港书展能吸纳近百万的年轻人前去阅读,已经非常成功,“首先得在阅读的基础上,才能去辨别筛选好坏”,此外她批评了北京书展的过度组织性,并认为在香港书展中社会各界对嫩模的不同评价,体现了香港社会多元化的特征。 【详细】

当韩寒遇上香港书展  

韩寒首次登陆香港书展刮起「韩旋风」,成为最受追捧的「偶像明星」作家,他的无主题演讲在「政治问题」和「男女问题」之间游离,赢得好评。他称自己是「讲真话的既得利益者」,会继续讲真话。 【详细】

迟子建:文学的山河  

2015年香港书展,在在2015年香港书展上,迟子建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开始,对读者分享自己的小说创作之路。 【详细】

香港大型书展一路走来,从台湾主办到政府接办,已有近四十年历史。上个世纪80、90年代香港人的香港意识、香港认同感达到最旺盛顶峰,从书展“去台湾化”的现象,自然难以被注意。直到2011年,香港作家、编辑许迪锵在报章撰文,提到台商如何在香港大会堂举办“中文书展”,才唤起一代人的记忆。沧桑变化下,同文同种、正在迅速汇聚一脉的两岸三地,在文化差异的对照中,反而呈现出一种别具意味的“同代感”。

“本土”文化与视野如何彰显,香港书展似已寻得进退之道

书展“去台湾化”的现象,不曾被讨论过;直到2011年,香港著名作家、编辑许迪锵在报章撰文,提到台商如何在香港大会堂举办“中文书展”,才唤起一代人的记忆2011年,香港著名作家、编辑许迪锵在报章撰文,提到台商如何在香港大会堂举办“中文书展”,才唤起一代人的记忆。文章于1989年8月27日见报。这年之后,即1990年,书展即由香港贸易发展局接办,称‘香港书展’……”文章发表至今,香港书展官方网站都未为当年“中文书展”补白,难怪数年前有台湾书商被编入展场角落时,慨叹香港书展似乎忘了台湾这个老朋友。[详细]

“每个在台湾成长并认真对待阅读的人,都欠香港一个情。”

王安忆、张大春、詹宏志等,都曾在香港书展举办过讲座。陈丹青和贾樟柯分析他们如何通过香港市场上的书籍了解世界。还有台北的詹宏志,他说少年时在台湾南部乡下便接触到香港摄制的电影,也通过香港当时翻译的书,了解整个中国与世界的变化。有趣的是,当时台湾地区有不少香港学生,每次回台读书时,都会用报纸包起一些禁书,拿给台湾本地学生看。所以詹宏志才说:“每个在台湾成长并认真对待阅读的人,都欠香港一个情。”[详细]

同文同种,两岸三地迅速汇聚

同文同种,正在迅速汇聚一脉的两岸三地,在文化差异的对照中,反而呈现出一种别具意味的“同代感”。正如杨照所说:“正因为在三个复杂牵扯,既类似又微妙不同的社会成长,反而给了我和他们两人之间,浓厚、直接的‘同代感’。我无法用我的经验记忆去假想、揣测他们看过什么、听过什么、想过什么,我只能拿自己看过、听过、想过的,去跟他们交换。”[详细]

 

香港书展台湾作家演讲摘录

龙应台:我有记忆,所以我在  

香港书展,难得一个700多万人的城市,可以今天有这样的一个文化的繁华。二十一世纪的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应该开启一个大倾听的时代。 【详细】

侯孝贤:且谈《刺客聂隐娘》  

商业是整个做的电影,基本上就是让所有观众都能够接受,它是站在这个角度的。艺术的意思就是说它比较个人,它就是有它的喜好,其实不见得个人的电影就没有商业性,像我们以前拍的新电影时代,大卖座的很多,像什么《儿子的大玩偶》,其实不是我们想的那么呆板。 【详细】

林青霞:我现在是作家  

只能容纳800人的香港会展中心演讲厅,开场前半小时已严重超载,多余的千余位读者只能在闭路电视遥望着霞影。被挡的读者饮恨道,这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详细】

香港书展第26届,台湾作者龙应台作出演讲,她说:21世纪的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应该开启一个大倾听的时代,倾听大海对岸的人。对内地人、香港人来说,对香港书展的记忆,对彼此的记忆,对这¼个世纪的记忆,大有不同:是夙愿互许还是各做美梦?是坚持与众不同,还是因恩客改变初衷?各方有各方的立场和主观。在时代容易湮灭的记忆面前,彼此观照的目光,值得被记录。

凤凰网读书 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何可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