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洛丽塔和普宁 ∣《文学青年》蒋一谈专号•作品


来源: 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四期:蒋一谈专号)

洛丽塔和普宁

蒋一谈

纳博科夫的黑白照片挂在我的床头。有一天,这幅照片丢了。我知道是谁偷走的,可我不想说出他的名字--这个家伙和我痴迷同一个文学偶像,这多少减弱了我的愤怒。这件事发生在1989年。

我爱纳博科夫,爱他右手握拳,托住脸颊的神态,更爱他写在蝴蝶翅膀上的文字。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看着照片飞走后留在墙壁上的长方形白色印痕。我再次看见他冷峻智慧的眼神,似乎听见了他的声音:“小蒋,照片丢了,没什么。你读过我很多作品,谢谢你这位中国读者。”

我迷迷糊糊,从梦的边缘跌进梦的深谷。我再次听见纳博科夫的声音:“别再想丢照片的事了,我再送你一张。”

“真的?”

“我这辈子,只在小说里欺骗人。”纳博科夫幽幽地说。

“太好啦!谢谢!”

“你现在去北京南站吧,下午两点,在第三站台,USA1989次高速列车会准时到达。我已经派两个人把我的照片带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我“谢谢”的尾音还未消失,身体就跳到了北京南站第三站台。四周空空如也,站台上只有我一个人。

“1989次,1989次。”我念叨着,没感觉到寒风刺骨。

火车来了。火车停了。我不敢大口呼吸。一个老男人从车厢里走下来。他头戴鸭舌帽,戴着玳瑁眼镜,身穿深色大衣,围着粗棒针围脖,拄着一根拐杖。他把手里的行李箱放在地上,走过五个车窗,停下脚步,和车厢里一个我看不见的人说话。

我听不见他们的声音。我看见一只纤细雪白的手臂伸出车窗,男人轻轻握住,想低下头亲吻,可是手臂不情愿地转动一下,收了回去。

我悄悄靠近,听见男人的声音:“对不起,洛丽塔小姐,对不起……”洛丽塔?是那个迷死中老年男人的洛丽塔吗?我瞪大眼睛,心跳在加快。男人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我非常感谢纳博科夫先生委托我送他的这张照片……出发前,他告诉我,会有一个人随我同行,我实在没想到会是你,洛丽塔小姐……我很荣幸,真的很荣幸,但请你不要以貌取人,我其实只比你早出生两年和读者见面,或许还没到两年,可是读者记住了你……你一路上不跟我说话,我很遗憾,但能够理解。我们都喜欢纳博科夫先生的作品,可是你比我幸运多了,你大名鼎鼎,热情洋溢,性感迷人,而我只是一个没人理的书呆子,一个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的迂腐老教授。他让你一路陪我,或许是为了向我表达他的某种歉意吧。洛丽塔小姐,我必须得说,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火车旅行……”

啊!是普宁教授!我至爱的普宁教授!我屏住呼吸,躲在柱子后面。

“普宁先生,取照片的那个中国读者来了吗?”洛丽塔说,很好听的声音,要是她能再多说一句,我就能把感觉形容出来。她的确接着说话了,不过她的声音被火车头的鸣笛淹没了,接着我看见火车在缓缓开动,普宁教授跟随着车厢移动步伐。

“洛丽塔小姐,回到美国后我怎样和你联系?”普宁教授说,“能留下电话号码,或者电子邮箱吗?我想跟你联系,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我看见洛丽塔的侧脸,听见她的声音:“教授先生,请告诉纳博科夫先生,我不想再回到他的小说里面去了……不想回去了……”我紧跑几步,想看清她的脸,可是她的脸被飘动的窗帘遮挡住了。

“为什么?”普宁教授大声问道。

“我爱纳博科夫先生,可是我在小说里无法爱他……我想跑出来爱他,在现实里爱他,爱真实的他……”

火车在提速,洛丽塔的声音随风吹进我的耳朵。我非常恍惚,已处在醒的边缘;临近醒的瞬间,我看见普宁教授摘下帽子,浑身颤抖着哭泣起来……

                                 

【宗旨】关心中国当代文学及青年作家命运;推动当代中国文学青年创作;发掘中国文学未来中坚力量;为读者介绍优秀青年作家及其作品。

【出刊周期】每周末推出作家专号,每位作家分“评论卷”、“作品卷”两期。

【我们的读者】每期作品将同步在凤凰网及相关平台推出,包括:凤凰网、凤凰新闻客户端、凤凰网读书频道、凤凰读书微信(ifengbook)、凤凰读书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001)、凤凰网读书会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book.ifeng/room/3393580/)……

【编辑部】

出品:凤凰网读书频道

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

【交流】

欢迎优秀作者来稿自荐(电邮:yanbin@ifeng.com),或推荐你认为优秀的青年作家,并请在邮件主题中以“文学青年投稿”开头。

在微信中搜索“文学青年”,可查阅往期专号。

已经推出:赵志明、盛可以、曹寇、蒋一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文学青年 蒋一谈 短篇小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