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答田爱民问:写作某种意义上就是我的旅行∣《文学青年》田耳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图片来自网络

朋友田爱民眼中的田耳

田耳在我看来还是比较笨的一个人。他的笨朋友们之间有说是一种假装或说自我保护。但通过长期的交往,我觉得这笨既是他立足之地也是向上的基石。这笨使他任何时候都不会偏离内心的感召,从而也使得他的写作只会愈加忠诚,让人信赖。

田耳答田爱民问:

写作某种意义上就是我的旅行

田爱民: 从卖空调的到职业小说家再到大学教授,阳明明说其实每一阶段你都是计划好了的,你自己如何理解这人生的足迹?

田耳:呵呵,太夸人了,如果这也算是计划,我更愿意看作虚构。我的生活本身就充满荒诞感,这荒诞感引发的戏剧性,每每带领我去到意想不到的境地;如果有计划,荒诞感将弃我远去。

田爱民:你下一步想干什么?

田耳:写出好作品。我想写出我心中的那本书,现在的作品只是向它靠近,越想靠近,就越觉得离它还远。我一直在写就是因为我想去的远方在心里,写作某种意义上就是我的旅行。

田爱民:在必须沉默的日子里,除了写作你最喜欢的是干什么?

田耳:看书,此外还想学学做版画。我很喜欢版画,想找会版画的朋友给我制作藏书票,但朋友们都害怕付出太多时间,制作出来的都较为简单、粗糙。如果学雕刻版画,我喜欢一点一点地做精细,刀工不行就用耐性补上,再多的时间都可以尽情投入,都不够用,不会害怕沉默。

田爱民:如果写作对你不再有意义,一个卖空调的来到你身边,你会对他说点什么?

田耳:我难以想象写作对我不再有意义。果真有这一天,我又没有别的收入,碰到一个昔日同行, 我会说,你们那里还需要人吗?我也卖过空调。

如果再去卖空调,我也许会感受到一种轮回,找到年轻时的心情。口沫横飞地哄顾客掏钱,大夏天光着膀子指挥工人们安装,干完一天活和安装工们在大排档喝酒吹牛,淡季来临硬着头皮上门催收尾款,都是我忘不了的青春记忆。

关于田爱民

男,1974年生于湖南永顺县,1995年毕业于湘西州电大,1997年结业于北京迷笛音乐学校,2004年毕业于湖南师大,曾先后在《人民文学》《芙蓉》《小说界》《文学界》《花城》《今天》等刊发表文学作品,2008年独立编导影像作品《姑妈在茶城》,现居湘西从事自然农法和朴门设计的学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田耳 田爱民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