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情马俱乐部之一 臀》—将小说写成了大片|《文学青年》何袜皮专号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13期:何袜皮专号



 

情马俱乐部之I臀

文/何袜皮

推介:

三篇《情马俱乐部》读完,有点看大片的感觉。剧情刺激,有精心设计的节奏和诱人的细节,语言虽然像是译制片,但有挑逗读者的劲头,并且打磨得很精致。不是长镜头文艺闷片。——欧宁 原《天南》主编

1

我先警告各位,这是一个悲剧。

表面看,它是一条性感的裙子,但你一旦好奇,想撩起它窥一眼裙底风光--但愿,你的眼睛不会被欲望的粗鄙和自私戳瞎。但请别为结果太难过了,我们善良的女主人公马礼莲,不是要被这样一种方式毁灭,就是被另外一种。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她的生命最终留在了黑先生的玻璃柜里,也不算是最坏的那一种。

马礼莲是从九岁开始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当时,她的名字不叫马礼莲,但既然主要故事发生在她改名换姓后,我们可以为了方便起见称呼幼年的她为小礼莲。小礼莲和母亲、两个哥哥生活在距M城几百里远的马家村,由于家中一贫如洗,她从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但大约从九岁的某一天开始,她觉察到一些奇异的事情在她身体里发生了,她的臀部开始发涨,每天像被人注了一公斤水。

以前她穿的长裤都是妈妈把哥哥们旧衣服改的,但现在她的双腿只能勉强伸进裤脚管,裤子怎么都提不上去了。她的母亲埋怨了一番后,决定从此只给她做短裙,以节省面料。

那是个炎热的夏日午后,小礼莲回到了童年玩耍的小树林。看到了银光闪闪的小河后,她查看四下无人,纵身跳入河中凉快一把。她的裙子被水流掀到腰部,白花花的臀部漂浮在水面上,像一座凉爽的冰山。兴奋的大白鹅们纷纷朝她游来,拍着翅膀聒噪着,跳上冰山嬉戏和休憩。

小礼莲突然听到哄笑声。她睁眼一看,小河两岸竟站满了邻村的孩子。不知谁带头朝她扔东西,其他人也纷纷从堤岸捡起石头,瞄准移动的冰山。密集的石子飞向小礼莲的臀部,惊得白鹅四下逃散。

小礼莲无法靠岸。她慌不择路,奋力向前游去。可这疼痛和耻辱却追着她跑。"怪胎!怪胎!怪胎!"他们一边跑,一边兴奋地呐喊。我们可怜的小礼莲,那年不过十岁,却已经深刻地体验到了惊恐和绝望。她在水中哇哇大哭起来,手脚乱舞,像一艘快被击沉的敌舰。

这时,树林上空响起一声枪响。孩子们这才作鸟兽散,欢呼着往树林外冲去,瞬间无影无踪。一只粗糙的大手伸向小礼莲,把她拉上了岸。

谢天谢地,是阿得叔叔来救自己了。

阿得叔叔是马家村的守林人。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一个炸弹在他身旁爆炸,把他的耳朵震聋了。他听不到,渐渐地也不爱说话,比一株白桦更沉默。这时,他握着猎枪,震惊地望着被湿裙子勾勒出身材轮廓的小礼莲。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2

自从月经来潮后,这臀部好像愈加不受生理课上所学的自然规律的控制,也脱离了她的腰部和大腿的束缚,发了疯似地膨胀。

如今她已经成年(我是指到了合法做爱的年龄),她的臀部在附近几个村都出了名。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世上最大的臀部,但有一些数据能让你们理解得更直观。当她十六岁时,她身高一米六三,她的臀部的宽度与她的身高相当;她的体重一百四十斤,她的臀部重量大约占了体重的一半。这衬得她一尺九的腰身格外纤细。

只是可惜她的大脑没有和屁股一样发达,所有功课中只有语文能勉强及格,而她只喜欢古典诗词。她时常在数学课上装肚子疼,趴在桌上偷偷读明朝古书《圭蒙集》(据说里面集合了普通女子的春秋大梦)。有一篇关于黑先生和盲女:名黑小生,性善而迂。相有一女,容颜婉媚,不喜,惟恋其婢。虽婢盲女,姿色平庸,亦不为意,独好其善也。越数载,生及第,婢亦入庙矣,尝谓香客曰:"生迎相之女久矣。"辄觉生鄙己甚,良有以也。众皆无根之语。后少日,生苦寻之,婢娶归。

每一次读到婢娶归,马礼莲都会为盲女幸福的结局激动落泪。她总是憧憬着在现实中遇到黑,对她说那句最动人的台词:"嘿,姑娘,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而她愿意为他洗衣做饭,再生三四个孩子。

因此当班上的男同学想尽法子捉弄她时,她并不觉得太过痛苦。她总是想,我在等我的黑先生把我接回家呢。有一天他们在她的凳子上放了两枚图钉,并打赌她的屁股是不是用黑心棉填充的,像夜市上的充绒玩具。当她撩起短裙,一屁股坐下去后,立刻疼得跳了起来,带着两个图钉满屋子跑,眼泪也流了下来。她终于不小心把心理活动说出了口:"我的黑先生……"

她后悔的是,她把嘲笑引向了黑先生。他们哄堂大笑:你的黑先生一定要有擀面杆那么粗的鸡巴才能满足你的屁股吧!

她听得面红耳赤,捂起了耳朵。只读完初中,小礼莲就决定把课本和她的大屁股一同打包,离开学校。她听说只要攒到足够的钱,她就可以做整形手术切掉屁股上多余的几十公斤的肉,成为一个外貌正常的女人。

和所有背井离乡的打工妹一样,小礼莲也听说过发生在M城里的种种传奇经历。她也打算碰碰运气,于是买了张硬座火车票去了M城,从此成为北漂一族。但她也很快明白一个道理:所有的机会只是为已经有机会的人准备的,它让富足的更富足,贫瘠的更贫瘠。我们的小礼莲除了巨臀,一无所有。她去面试每一份工作,一踏进房间,面试官便惊叹地合不拢嘴。唔,他们不再有兴趣听她的自我介绍。她的名字、籍贯、学历等等都不如她的臀围更能代表她自己。

一位面试官拒绝她时说:"我们是会计事务所,不是马戏团,小姐。"

幸好,我们的小礼莲不那么聪明,她不是每次都能听懂人们拐弯抹角的讽刺。自从十岁被骂作怪胎后,她已经习惯了所有人对她臀部的特殊关注。她也许有一点自卑,但基本上乐观开朗。她的神经粗大,泪腺也不那么发达。

马礼莲得到的第一份试用工是一家川餐馆的服务员。但让她带着两坨累赘的肥肉在拥挤的餐桌间穿梭实在难为了她,她一转身就会不小心碰翻客人的桌子。于是,那晚她被罚单独留下来洗碗。

当她哼着歌冲洗盘子时,一双大手突然从背后抓住了她的臀尖。她尖叫一声,想转过身,但那双大手已经叉住了她的后脖,像抓小鸡一样把她按倒在漂着肥皂泡的水槽里。她感觉一阵疼痛,有东西从两瓣屁股中间闯入了。耳边的水流哗哗响,她听到了四川口音的呻吟:"对不起,啊!真是太对不起了,是你的屁股翘在那里,像在邀请我干你……啊!啊!"

那个有妻有女的男厨师就这样以一种很不体面的方式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更让她难过的是,三天后她被餐馆辞退时,他都没有正眼看她,而是和一群女服务员们在餐馆角落里打牌。

自那以后,她难以再找到任何体面的工作,偶尔会有一家广告公司雇她在臀部上方挂一块纸板。上面时而写着:"大妈水饺,全国最好吃的水饺!""治疗梅毒不再难!"或者,"便宜机票找老孙"。她所需要做的,只是挂着牌子在闹市街头走来走去。时薪十元。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何袜皮 情马俱乐部 小说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