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情马俱乐部之二 眼》|《文学青年》何袜皮专号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朱安摘下褐色的隐形眼镜,指着自己的紫色虹膜。院长慌慌张张地后退了几步,扶住了门把。这证明她记起了朱安,和她十二岁那年的出逃。

她对朱安最初来到锡安孤儿院那一天也记得清清楚楚,只因这双世间独有的眼睛。

"他自称是你爸爸,此外几乎不愿开口说话。他的大胡子把整张脸盖了起来。他把你放下后就要走,我让他留下联络方式,这是必要的手续。他犹豫了一下,留下了一个女人的地址。我们不知道她是谁,她也从没来看望过你。"

朱安接过那个叫绿的女人的地址。她在玉佛寺前和外国游客打交道的那几年,学了简单的英语对话,但她并不认字。

院长挺着干瘪的胸脯,骄傲地把英文地址翻译给她听:这是位于普扎尔街和黄陵街路口的一栋蓝色五层建筑,她住三楼第二间。院长念地址时,嘴角抽动,仿佛说完这个肮脏的地名,她的牙床都会腐烂。

她们都清楚这地址位于曼谷红灯区。

朱安似乎明白了:她从来不喜欢我,是因为早就知道,我是妓女的女儿。

"你那年擅自离开,会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你因此没有培养起高尚的品格,也没有一技之长--"

"可瞧瞧我,我一样活得很好。"朱安报以微笑。

"是啊,除了像你母亲那样躺在那里张开双腿,你还能以何为生?"院长的嗓音变得尖利。

"不,我不出卖肉体,我出卖灵魂。"

朱安恬不知耻的回答让老院长显得惊慌失措。她垂下眼皮:"但愿上帝宽恕你罪虐深重的一生。"

此刻,朱安站在普扎尔街街头。在游客出没的主街背后,各个巷子延伸交织起一个复杂的迷宫,一个对外来者隐形的世界,一个十恶不赦的淫窟。朱安已经站在那栋外墙斑驳的蓝色公寓楼下。两条白头蜥蜴在昏黄的路灯下厮打。

公寓的底楼开了家灯光暧昧的小诊所,橱窗上贴着堕胎的价格。透过模糊的窗户往里望,一个女孩坐在塑料椅子上等待什么,又似乎睡着了。

朱安从玻璃的反光里看到,那个山羊胡男人依然跟着她。

5

"要不是你给我看你的这双眼睛,我还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的白人相好多着呢。"绿费力地从藤椅上爬起来,走到墙角的木柜前翻找什么东西。

拥挤的小房间里充斥着一股令人反胃的药味,窗户紧紧关闭着。绿色落地风扇摆着头,发出轰隆隆的噪音。绿说,她在这个小房间里住了二十年。"以前一个还没结束,已经有下一个在门口排队了,我是生意最好的妓女,有时候走在街上,那些没时间打炮的旅游团客人都想和我合影。现在真有些寂寞呢。"

这时,隔壁传来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绿用拳头猛敲墙壁,终于让另一头安静下来。

"她老以为有人要强奸她,"绿扑哧笑了,"可怜的疯女人。你看到她那个下垂的老屁股,就知道连发情的公狗都对她没兴趣。"

"吉姆早就回美国去啦。他告诉过我,他有一个双色眼女儿。他比我年轻十岁,或者更多,那年夏天我们没日没夜地做爱,床单永远都是湿的。"绿从柜子前回过头,挤了挤眼睛,"他一定忘不掉我。你看,这是他回去后的第一个圣诞节从美国寄来的。"

唔,原来绿在找的是父亲写给她的明信片。朱安微微有些失望,她以为绿至少会保存一张父亲的照片。既然绿不是自己的妈妈,那谁才是呢?

绿的眼睛眯起来,皱巴巴的脸挤作一团,这是老人幸福的模样。她期待着朱安能把明信片上的英文翻译给她听。

朱安夹着烟,道:"他夸你的皮肤像纽约烤得最好的面包,让他不舍得咬下去。"

绿拍着大腿,发出嘶哑的笑声:"哈哈,我真是太爱这家伙了。还有呢?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他请你照顾他的女儿。"朱安希望信里真的有这句。

"小姑娘,真抱歉,我从没去孤儿院看过你,"老妓女终于有些害臊了,"我多想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啊,可惜没有这福气。我都嫉妒死你妈妈了。如果那几年让我看到你,我都恨不得掐死你。"

"她长什么样?"朱安的眼前又浮现起在井边梳头的白衣女子。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何袜皮 情马俱乐部 小说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