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对话莫言:我的创作与中国乡村

2012年11月07日 14:08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莫言 张英

中国小说有自己的语言和讲故事的方式

记者:在《檀香刑》的后记里你说,要在写作上“大踏步撤退,要写有中国风格的小说”。《生死疲劳》在小说结构上用“六道轮回”、“章回体”是这样的考虑吗?

莫言:对,那次“撤退”并不彻底,所以我又继续撤退。我刚开始创作的时候,外国文学作品对我影响巨大。但我们不能永远跟随在别人后面,模仿翻译语言、克隆人家的故事。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和讲故事的方式。

有一次去承德,在庙里看到了关于六道轮回的雕塑,我那时候就想,“六道轮回”可以变成一种小说结构。六道轮回是佛教里的观念。老百姓在生活中遇到了困难和问题,借助于这种轮回转世来生报应的观念,来鼓励自己、说服自己、消解仇恨、增强信心,继续生活下去。我想借助这样的形式,使这部小说的结构上有新意,也使作为第一叙事人的作者,获得一个相对高超的俯瞰视角。

《生死疲劳》采用的章回体,是我这几年来考虑的结果。我们这代作家在写作上曾经大量向西方小说学习,反而对我们本国小说学习不够。用章回体不仅仅是一种形式,还表现了向中国传统小说致敬的一种态度。当然,这样的尝试,早在“文革”前,就有好几个作家做过。

记者:《生死疲劳》中,每个章节都有不同的叙述者,“作家莫言那小子”也是叙述者。你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莫言:如果按照传统的写法,顶多是写出一部类似现实主义的小说来。怎么样把古老的故事写得富有新意,怎么样让人看到小说的内容是出奇、出新,同时在小说的语言、结构上也有新意,这就是我长期思考的问题。

一部小说如果只有一个叙述者势必单调,必然会出现很多的漏洞。为了让叙述变得生动活泼,就采取了不同的叙述者来讲述不同的或者是共同的故事。莫言在这部小说里仿佛是在舞台中串戏的小丑,不断地用他的小说来弥补双重叙事所形成的漏洞。莫言在小说里出现了很多次,也用了他的很多的作品,从而造成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艺术效果。他直接进入小说,既是我又不是我。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