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对话莫言:我的创作与中国乡村

2012年11月07日 14:08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莫言 张英

和土地之间的感情是中国几千年来农民的感情

记者:主人公蓝脸让人联想起《白鹿原》里的白嘉轩,此人形象有原型吗?

莫言:我不敢拿自己的小说跟《白鹿原》相比。我在写作时会努力避免和那些著名作品中已经有了的人物形象雷同。

蓝脸这个人物的确有原型。1964年我上小学的时候,“四清运动”期间,每当我们上午第二节课上完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我们家旁边村庄里的一个单干户,就推着一辆吱吱作响的木轮车,他的小脚老婆赶着一头毛驴,从我们面前经过。他们走过去后,路中间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印。这个人在“文化大革命”被打得实在难以忍受,自杀了。

有一点乡村经验的人都知道,在中国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70年代这30年间,能够坚持单干不加入人民公社,那种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是活不下去的,单干户所受到的歧视,甚至比地主富农还要重。

在小说里,蓝脸在漫长的岁月里,怀着对土地的爱,用朴素的感情支撑自己的信念,一直坚持到底,像海洋中顽固的礁石一样不动摇,终于坚持到了19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土地重新分配给农民,完成了一个血泪斑斑的轮回。

蓝脸是经典的农民,他跟土地之间的感情就是中国几千年来农民的感情,土地是和他血肉相连的,农民离开土地就是无根的植物,就是浮萍,就是柳絮,被一阵风刮得无影无踪。农民只有扎根在土地上,只有自己有了土地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农民,土地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就像我在小说里写的,“只有我们拥有了土地,我们才是土地的主人。”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