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上海妓女——19-20世纪中国的卖淫与性

2012年12月22日 17:09
来源:易文网 作者:[法]安克强

对卖淫的研究为观察社会提供了一个绝妙的视角,即使由此得到的画面看上去可能有些奇特。在“体面的社会”与它的非正常社团的连接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接口”),妓女是所有那些所谓的边缘群体中最接近这个连接点的人。她们始终处在这样一条不断移动着的分界线上:一边是被社会抛弃的人群,另一边是拒绝她们或被她们所拒绝的社会。卖淫当然与性有关。虽然历史学家一直想忽略它,或将它从他们的著作中排除出去,但性仍然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因素。正因为如此,卖淫同时又为性行为及其背后的情感提供了一面独特而有时是扭曲了的镜子。此外,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变化,娼妓界是极其敏感的。她们的反应速度和适应速度都要比社会上的其他群体快得多。就上海来说,卖淫可以被视为1842年至1949年间这座城市现代化加速发展的晴雨表。

着手从事当前这项工作的想法,起源于一本令人着魔的书,即路易斯·谢瓦利埃写的《劳动阶级和危险的阶级》。我的想法是试图把路易斯·谢瓦利埃的思想运用到上海的例子里来。在详尽阅读了这个城市的报刊之后,我曾作过一个关于这座城市的较早的研究,它使我看到了一个相当特殊的社会类型和城市空间。但我阅读的中文资料同时也清楚地表明,所谓“危险阶级”的概念其实并不符合上海的真实情况。不过,正是参考了这个最初的看法(尽管是无关的),我萌发了研究上海19世纪和20世纪的“边缘”群体的想法。但我很快遇到了原始资料上的不平衡。虽然我收集了有关卖淫的大量资料,但我却未能获得同样广泛而可靠的研究其他群体所需要的资料。另外,我似乎觉得,

卖淫这个行业也许本身就提供了一个透视中国社会的新视角。而导致我产生这样一种观点的,是另外一本书,即阿兰·科尔宾写的《供租用的女人:1850年以后法国的卖淫与性》。阿兰·科尔宾的研究范围极广。按照这种研究方法,对卖淫所作的历史探讨可以为理解社会的变迁和群体情感的演变作出重大贡献。……

在考察20世纪卖淫史的著作中,贺萧的著作似乎是那些最为雄心勃勃的著作之一。从她最初发表的论文到她最近写的书,作者始终把上海卖淫问题中的一些主要思想作为她的研究对象。贺萧支持这样的观点,即在妓女中存在着一种形式上的等级制。即使这种等级制部分是虚构的,它也反映了社会的结构与需求。她认为,这种等级制已对卖淫业的世纪结构产生了影响。同时,她也描述了妓女的补充方式。她认为,妇女已成为在不同地域内大规模进行的贸易的对象。这种地域上的分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她们在卖淫业中的地位和前途。一个女人开始从事卖淫,通常是因为她已面临危机(可能是经济的或家庭的危机),或者是因为有一种暴力强行将她从原先的环境中分离出去,并使其失去保护。

另一个主要观点是关于20世纪上半叶上海卖淫市场的演变。贺萧宣称,上海的卖淫市场已从一个由一小群妓女主导的、以满足19世纪城市精英的需要为目的的奢华市场,演变成为一个为城市工商阶级中日益增多的未婚男人提供性服务的市场。同时,作者也对普通妓女的状况,光顾高级妓院的规矩以及脱离卖淫业的途径作了描述。她在卖淫业的发展中觉察到了妇女生活状况的日益恶化,但与此同时,她也注意到她们并未终身从事这项职业,甚至她们中间最底层的人也能设法对自己的生活保持一定程度的支配权。

尽管贺萧对上海卖淫业的结构和运作情况情况所作的分析与解释在许多方面是正确的,但我还是要就史实与史学方法上的许多问题提出不同的看法。可以说,贺萧的书是在对民国时代的作家和文人学士所作的有关卖淫的陈述进行研究,而不是试图提供一部有关这种现象的社会史。在她看来,也许这样的区别毫无实质意义,但对于一个甚至熟悉后福柯历史想象力(apost-Foucaultvisionofhistory)的历史学家来说,把一种漫谈式的“陈述”――中国作者在这里对卖淫所作的就是这种陈述――与一种经过构思的运用于所有历史文献的“陈述”区别开来,似乎还是很有必要的。我将用事例证明,对中文资料的使用必须及其谨慎,而且我首先还要强调,必须尽可能地把研究工作建立在一种周密的比较研究和对档案资料的分析上。

由于全部依靠二手资料,这位历史学家正在冒着把一种最终只不过是有关卖淫的“漫谈”误认为是原始资料的风险。加入我们把目光投向贺萧描绘的“等级制”,那么,她的这个复制品实际上把各种并非是同一年代出现的妓女种类都考虑了进去。一些形式上继续保持着的名称,有时掩盖了这些名称所刻画的客观事物的深刻变化。这导致作者用那些过去常用来标明五花八门的妓女所属“种类”的名称,拼凑成一个“等级制”。这个“等级制”实际上把那些属于19世纪的东西都混淆在了一起,同时也歪曲了她本人对整个这一时期卖淫市场的演变所持的看法。

从事中国卖淫问题研究的当代史学工作者都遇到了资料方面的难题。虽然以下的研究以一系列文档为基础,从而能够对19世纪中叶至1949年的上海卖淫现象进行深入的思考,但它也并不例外。当然,我并不是想说,从事欧洲或美国卖淫问题研究的史学工作者的工作是轻松的。研究历史问题都会遇到困难,尤其是当被研究的群体处在社会“边缘”的时候。然而,依我看来,就卖淫问题的研究而言,在中西方之间还是有两个较大的不同点可以强调的。第一个不同点,是西方文化中各种“权威机构”,如警察、司法系统、医院、市民社团、宗教组织等,对这种行为方式的关注。这种关注是我们所熟悉的,它关系到人们对性行为的特殊看法,是与基督教文明中罪孽与私通的概念联系在一起的。性行为被看成是一件肮脏的事。使性行为商业化的卖淫需要特别给予监督。而性病尤其是梅毒的传播,更使这些“权威机构”进一步加强了对卖淫的管理、控制和查禁。

我知道,在这一点上,我正在把非常复杂的现象任意地简化。然而,这些现象与上述这种持续存在的因素的确是分不开的,而这种情况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并未被发现。在那里,人们不仅过着性生活,而且把性生活看成是一种符合自然规律的正常事情。同时,新儒学和所有试图使个人行为“规范化”的宗教及世俗读物的影响在这个时期内也始终存在。当我力图通过卖淫现象对中国人性行为的某些方面给予揭示时,它失踪是一种障碍。这说明,如果提出这样的看法也并非夸张:根据那些占主导地位的、对社会行为的形成产生影响的价值观,中国在性生活方面尚不了解那种已在西方普遍存在的隐而不宣的痛苦。因此,中国也并未在社会或行政方面对卖淫有过“投入”而这种“投入”正是基督教社会的特征。

第二个重要的不同点是中国的政治行政组织和中国人关于国家作用的观念。虽然一贯以官僚政治及官僚体制著称――无论被认为是可仿效的、专制的(对现代前的国家而言),还是被认为是臃肿的、腐败的和低效率的(对现代国家而言)――中国从未有过一个用来行使权力从而使其成为专制的警察国家的政治行政及其。事实上,传统中国的国家可以被认为是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家。它以一种有限的官僚政治为基础,依靠的是社会内部由精英组成的广泛联系。它的使命是管理经济及社会生活,同时也限制直接行动,并将日常管理的责任托付给上述精英。因此,在发生1911年革命及随之而来的重新建制之前,中国从未有过任何类似法国的法院和警察的权力。其结果是,在其他地方,上述这些机构积累了大量的档案,并为上面提到的欧洲和美国的卖淫问题研究提供了材料,而在中国,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最后,讲一下此项研究所使用的资料种类。在档案方面,我原本设想可能有两方面的资料,即法院的和警方的。但事实上,我未能看到司法方面的档案。不过,我被允许查看警方的档案,尽管采用的是一种非常不平等的方式,必须要说明的是,无论查看何种资料(租界警方的或中国警方的),我所阅读的东西既不是详尽无遗的,也不是根据任何一种选择资料的原理用取样或其他某种方法挑选出来的。我能够看到的资料全部由负责管理档案的人拿给我,而我决不能跟着一起去查找有关的案卷。但就在这些文档里,我已经获得了我所需要的大部分资料。法国的外文档案,尤其是上海领事馆的档案,清楚地显示了法租界在卖淫问题上所采取的各种市政方面的对策,特别是管理卖淫的方法。同时,这些档案也清楚地显示了法租界制度方面的基本情况(包括部门的编制,警方的作用,以及与当地其他当局的系)。

另一套档案也证明是有用的,尽管它看上去可能与研究中国卖淫问题的主题没有关系。这是国际联盟的档案。这个组织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曾用多年的时间来研究妇女和儿童的贩卖问题,尤其是在远东。两个民间团体也留下了大量的档案。一个是中国救济妇孺总会。这个组织从1912年开始就与贩卖妇女的行为作斗争,一直持续了好多年(至少到1941年)。另一个团体虽然不那么重要,但还是很令人感兴趣的,这就是来自法国翁热的信奉耶稣基督的仁爱会。这个组织在上海设立了一个机构。这个机构除了收容其他人之外,也收容“悔过”的妓女。最后,我还充分利用了另一个重要的救援组织上海济良所的年报和它出版的小册子,尽管这些东西算不上档案。

除了档案之外,本项研究还充分利用了报纸。这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资料。因为它不仅部分地弥补了档案的缺陷,而且还较好地记述了舆论的情况和上海社会的变迁。

我查阅的第三方面资料是许多关于卖淫的著作。这些著作风格各异,均出自中国的学者文人之手。这类资料,尤其是19世纪的,一般由自传和对青年时期的回忆组成,同时也有高级妓女的“传记”汇编。当这些著述形式在以后的一个世纪中不再流行时,与此相反,出现了一种被中国人称之为“嫖界指南”的书。这些书的目的是告诉读者有关卖淫的场所以及应对遵守的规矩,尤其是那些高级妓院的规矩。在我曾经用过的风格相同的书中,有一种是用来作为普通城市指南的,但其中也始终有一部分是关于卖淫的。最后,在看完了主要的资料之后,我也在众多的小说中选读了一部分,尤其是那些产生于世纪之交并用一种非常独特的观点写成的小说(就像是有关卖淫的“漫谈”)。它们有时被我用来说明卖淫问题的某个方面。……

注:此文为《上海妓女——19-20世纪中国的卖淫与性》英文版序言节译。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上海 妓女 卖淫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