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认干爹是不堪回首的“中华国粹”

2013年02月16日 11:45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陶短房

如今有文字可查的最早干爹-干儿子组合,据说是周文王姬昌,传说中他有儿子100个,其中99个亲生,第100个却是干儿子。不过历史上有据可查的周文王儿子只有18个,其中10个为同母,“100个儿子”的说法来自《诗经》的文学创作,第100个是干儿子则更是志怪小说流行后才出现的说法,据说这个干儿子长着对肉翅,可以飞来飞去,如此离奇的说法,自然没办法当真相信。

不过至迟在西周时代就已出现的《诗经.小雅.小苑》中有“螟蛉有子,蜾蠃负之”的诗句,这被认为是最早形容干爹-干儿子关系的确切文字。中国古代人看见蜾蠃巢内有螟蛉的幼虫,误以为前者收养后者为干儿子,所以“螟蛉”就成了干儿子的代称,其实蜾蠃自己明明有生育能力,让螟蛉幼虫“入户”,是为了给亲儿子当“婴儿食品”罢了。

最初多是爹主动,互惠互利好买卖

继承型干亲

自从社会进入父权时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族继承权成了至高无上的大事,一些没有子嗣的名门望族为传续家业,不得不在本族、母族或妻族中寻找合适青少年,收作养子,充作自己的继承人。这类“干亲”自然是爹主动,因为有些干儿子还是襁褓中儿,甚至尚未出世。

如果干爹始终没有儿子,干儿子几乎一定能继承家业,这个“家业”可能是一座宅子、一座城,甚至一个国家,中国历史上以干儿子身份继承皇位的比比皆是,像西汉一朝一共有15个皇帝,以干儿子身份继承皇位的,就有前少帝刘弘、后少帝刘恭、昌邑王刘贺、宣帝刘病巳、哀帝刘欣、平帝刘衎、孺子刘婴共7位,几乎占了一半,北宋仁宗,南宋高宗、宁宗、理宗或无儿子、或所生儿子尽数夭折,也不得不从远亲中寻找合适幼儿当干儿子,并最终把皇位传给他们。明代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嘉靖皇帝是干儿子出身,而清代的最后两任皇帝——光绪和宣统,也都是干儿子出身。

这种纯为传宗接代而认的干亲,干爹和干儿子未必有多少感情,像西汉的两个少帝来路不明,干爹刘盈对他们的感情可想而知,光绪、宣统两位则是“干爹”病入膏肓后才匆匆抱进皇宫的,有些甚至干爹死了,太后、大臣为了不让皇帝绝种,硬给指派个干儿子,像刘贺、刘病巳、刘欣、刘衎等都是这种情况,有的“养父子”甚至生前压根没见过面,据说明嘉靖帝朱厚熜就没见过“干爹”——正统皇帝朱厚照。当然也有真的把干儿子当亲儿子养的,比如宋高宗赵构对宋孝宗赵昚就慈爱有加,并在生前主动把皇位让给这个干儿子。

一般而言,这类干爹认干儿子是皆大欢喜的事,干爹有人承继家业,不怕断子绝孙,干儿子平步青云,从此飞黄腾达。但干儿子一旦认了别人当爹,自己的亲爹往哪儿摆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汉代昌邑王刘贺就因为被立为嗣皇帝后以儿子身份祭祀亲爹刘髆,结果被当做一条大罪,只当了27天皇帝就遭废黜,因为理论上他的“爹”只能是干爹汉昭帝刘弗陵;汉哀帝刘欣也碰上同样的问题,结果绞尽脑汁,来了个“两爹并尊”,把亲爹刘康追封为比皇帝低半级的“定陶恭皇”,可这煞费苦心的安排令许多人感到无法忍受,刘欣活着大家忍着,刘欣死后尸骨未寒,“定陶恭皇”也就被打回原形,彻底清理出“皇爹”行列;明朝嘉靖皇帝为了把亲爹朱祐杬“命名为亲爹”,和满朝文武打了好几年是非官司,最终虽如愿以偿,却把原本好生兴旺的明朝,给搞得党争纷扰,国无宁日。

这类传宗接代型干儿子的价值,在于干爹自己生不出儿子,一旦情况生变,干儿子就可能处境尴尬,在近邻日本,曾出现过丰臣秀吉老来得子、原本已继承“关白”大位的干儿子兼亲外甥丰臣秀次被迫自杀给亲儿子挪位置的惨剧。中国倒是没发生过这类事,但干儿子和亲儿子难以并存却是不争的事实。蜀汉刘备的干儿子刘封,实际上并没有争皇位的野心,但即便如此,在刘备病重时,诸葛亮也顾虑他“刚猛难治”,找茬把他逼死。后梁太祖朱温,亲儿子7个、干儿子4个济济一堂,不分彼此,他本人据说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隐私偏爱干儿子朱友文,结果心怀不满的亲儿子朱友珪杀心陡起,连亲爹带干弟弟来了个一勺烩。正是由于考虑到这种可能出现的尴尬,自认为还有可能生出亲儿子的宋仁宗便迟迟不肯收干儿子,当时竭力劝说宋仁宗收干儿子的欧阳修、范仲淹等认为,干儿子不妨先认着,万一亲儿子出生,再让他们“主动让贤”,这恐怕未免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这类继承家业型干儿子有时会弄出俩爹,比如宣统,就被堂而皇之地宣布为同治、光绪两位死去皇帝的干儿子,这是因为那二位都绝后,干儿子不论只认哪一位干爹,都会出现另一位断子绝孙的凄惨景象。

一般而言,干儿子都是老“家长”或其“管家”给找,干爹自然是前任或现任“家长”,但例外总是有的,比如处处标新立异的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就为别人找了很多干儿子,如被他杀掉的权臣东王杨秀清,亲儿子也让他杀得干净,他为杨平反后并未从杨的同族兄弟中找个继承人,而是把自己的儿子洪天佑改名杨天佑,算作杨秀清干儿子,做了幼东王;他自己的长子洪天贵福,是继承自己王位的幼天王,却被他郑重其事过继给“天兄”耶稣,成为兼祧自己和耶稣的“天命幼主”。这些自然是精心盘算的政治把戏——权臣的家业、“神仙”的家业,都被姓洪的继承,在人家是干的,在自己却是亲的,这天底下还有啥买卖比这强?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中国古代 干爹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