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古拉格——一部不应该被遗忘掩盖的苦难史

2013年04月15日 15:30
来源:财经网 作者:朱学东

3

至于古拉格里的生活,与过去的流放囚禁有了本质的差别。

沙皇时代,布尔什维克作为政治犯要比刑事犯收到一定的优待,获准拥有书籍、执掌和书写工具,吃得好穿得好。即使是在最恶劣的时期,也总有人逃跑,斯大林被逮捕流放4次,逃跑了3次。但在古拉格,逃跑成了奢望,除了看守和苦役,还有自然环境,还有社会环境。

所以,阿普尔鲍姆告诉我们,从斯大林的劳改营逃跑是一项“劫数难逃”的“巨人的事业”,在斯大林的苏联,与沙皇时代不同,人们的态度变了,大多数人倾向于高发逃跑的“敌人”,而不是搭救。

在古拉格,最传统的囚禁习惯被打破了,阅读书写不用说了,连绝食抗议都成了奢侈品。吃不饱穿不暖更不用说了。非人化,超越想象力的非人化,是古拉格的一部历史。

在内务人民委员部明码电报里,用了复杂的代码来掩盖劳改营的真实活动:孕妇被称为“书本”,有孩子的妇女叫“收据”,男人叫“账单”,流放者叫“废物”,接受调查的囚犯叫“信封”。

斯大林则公开把“人民的敌人”称为“害虫”、“污秽”、“垃圾”、“杂草”。

“他们不把你当做人看!你已经变成一个物体!”因为父亲是人民的敌人而被捕的一位女幸存者回忆说。

阿普尔鲍姆告诉我们。

苏联当局在培养对囚犯的敌意方面下足了功夫,经常把囚犯说成了“危险的犯罪分子,企图伤害苏联人民的间谍和破坏者”,这种宣传对普通百姓和劳改营看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让看守对自身行为的合法性有了信心。

既然都是害虫,垃圾,监狱和劳改营的生活可想而知,苦役之外,疾病和饥饿伴随着古拉格。

1938年,由于没有药物和适当的护理,因为写诗嘲弄独裁者的阿赫玛托娃的宠儿、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天才诗人曼德尔斯塔姆,在第二河监狱死于妄想症和精神错乱。至今,他的诗集《曼杰什坦姆诗集》仍是我的枕边读物。

许许多多的人,或死于绝望,或死于雪地,或死于矿井,或死于荒原,或死于火车,或死于牢狱……

至于我们在影视作品里看到的一些荒唐的场景,并非没有由来:

“我们派班进行时,有一位手风琴手伴奏。那是一名别的什么活也不干的囚犯,他只演奏欢快的乐曲……”

在古拉格,这叫“振奋囚犯精神”。

“在我们的劳改营,不但要求你做一个苦力,而且要求你在干活儿的同时还要唱歌和微笑。他们不只是要压迫我们:他们还要我们为此向他们表示感谢。”

阿普尔鲍姆在书中记录了一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布科夫斯基的话,他也曾是一名囚犯。

“这是一个使古拉格举世无双的悖论。”

劳改营里也有一些俚语,比如垂死的囚犯被称为“灯芯”,“吃屎的人”,“吃猪食的人”,最常用的称呼是“到头的人”,这是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称呼:垂死的囚犯终于“到达了社会主义”,还有更直白地说法:这个称呼意味着,即使走到生命的尽头,他们也没有到达社会主义。

整本书里,关于劳改营的生存和死亡,惨不忍睹。

我只能相信,允许这样一个世界存在的制度,一定是邪恶的制度,允许这样一个世界存在的国家,还在野蛮时代,文明世界之外。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古拉格 劳改营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