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下中国语境中的汉娜•阿伦特


人参与 评论

2013年,中国袭来一阵汉娜·阿伦特的浪潮,6月末上海电影节的展映影片《汉娜·阿伦特》一票难求,10月德国电影节,北京、上海、成都、深圳,《汉娜·阿伦特》获得极高关注度,在当下中国,阿伦特为什么又火

2013年,中国袭来一阵汉娜·阿伦特的浪潮,6月末上海电影节的展映影片《汉娜·阿伦特》一票难求,10月德国电影节,北京、上海、成都、深圳,《汉娜·阿伦特》获得极高关注度,在当下中国,阿伦特为什么又火了? 

1月12日,世纪文景邀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系洪涛老师,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王寅丽老师,将就“当下中国语境中的汉娜·阿伦特”,在季风书园展开对话。洪涛老师致力于政治哲学领域多年,王寅丽老师是汉娜·阿伦特《人的境况》《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等著作的中译者。两位老师将从政治哲学以及公共智识的角度,讲述汉娜·阿伦特的原创性学术贡献,以及阿伦特的思想在当下中国有何借鉴价值。

同一个汉娜,另一副面孔

2013年的阿伦特热,不仅由电影《汉娜·阿伦特》的引进放映引起,出版领域也吹来一股劲风。2013年4月,世纪文景出版了阿伦特的《共和的危机》,甫一上市,就获得了媒体的关注,进入“新浪历史好书榜”“凤凰读书春季书榜”等,年末盘点又登上“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年值得关注的20本中文书”;11月份上市的《康德政治哲学讲稿》,读者也给予了很热烈的关注。 

如果说,之前对阿伦特作品中文版的引入,还是将汉娜·阿伦特作为一位学院派的哲学家,一位在思想的领域中孤独沉思的智者,那么从2013年开始,文化界和出版社对阿伦特的定位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阿伦特最先被引入中国时,人们最为关注的是她对极权主义的批判,那么最近对阿伦特的关注则转向了艾希曼审判之后,阿伦特对于恶的平庸性的思考。对阿伦特关注点的变化,也让阿伦特更多面的身份渐渐被国人认知,她不仅是为政治哲学家,她也是一位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活跃在美国文化圈的公共知识分子。在当下对阿伦特的引介中,这位思想家,丰富的人生和果决地判断,让很多之前并不了解阿伦特的中国青年,开始认识这位思想界的边缘人、美国公共知识界的偶像、思考20世纪政治灾难最具启发性的德国女性。

捍卫共和,疾呼个体的判断能力

这种公共知识分子的面孔,在她的文集《共和的危机》以及授课笔记《康德政治哲学讲稿》中有鲜明的体现。《共和的危机》是阿伦特对美国政治现实的直接反应,是她将理论思考应用到现实政治中的体现。《共和的危机》是汉娜·阿伦特于1972年出版的一本文集,收入三篇论文(“政治中的谎言”、“公民不服从”和“论暴力”)和一篇访谈录。这些作品见证了20世纪60年代越南战争、学生暴动、黑人民权运动以及70年代前期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性动荡,体现了阿伦特的政治卓识。其中,《论暴力》尤为著名。阿伦特在书中提出了“权力的每一次衰落都是一次对暴力的公开邀请”、“第三世界不是现实,而是意识形态”等著名论断,对政治学界、思想界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康德政治哲学讲稿》则强调了个人在面对公共事务时的判断能力。这份讲稿是1970年阿伦特在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的授课稿。这一时期的阿伦特,已经度过了因报道艾希曼的审判而处于公共舆论风口浪尖的时期,但是对于艾希曼的思考,却没有停下,艾希曼反而变成了一个契机,促使阿伦特开始思考平庸之恶。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阿伦特探讨了绝对的恶,极权主义作为一种绝对的恶出现,但是,另一个问题是阿伦特一直困惑不解的,这种绝对的恶,缘何可以在世界上,在个人已经获得道德选择自由的当代世界,获得如此深远的传播力?受审的艾希曼给阿伦特提供了一种解释,那就是现代人因拒绝思考、因推卸道德判断和行为判断而导致的平庸之恶。《康德政治哲学讲稿》就是阿伦特解决平庸之恶的一个阶段。在这本书中,她通过以“六经注我”的方式,重建康德的政治哲学,实际上是借此,构建自己的政治哲学的基础。在阿伦特看来,正是判断能力,才构成了现代政治的基础,也正是判断能力,才保证了现代政治的正当性,以及政治与道德的不相违背。

据悉,世纪文景在今年3月份,还将推出阿伦特的另外一本书,《反抗“平庸之恶”》,在这本书中,阿伦特将把视角更集中于个人,指出现代社会道德崩坏下,个人如何能够不被意识形态控制和诱惑,以及个人应该承担怎样的政治和道德责任。

活动信息:

主题:当下中国语境中的汉娜·阿伦特

时间:2014年1月12日14:00

地点:季风书店(近上海图书馆)

地址:上海市地铁十号线上海图书馆站站厅层

嘉宾:洪涛(复旦大学政治系副教授)

王寅丽(华东师大哲学系副教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石玉]

标签:阿伦特 汉娜 语境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