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参与征文活动的总文章数

    90年代是一个充满希望又激情四溢的年代,一惯含蓄的中国人第一次如此简单明了的表达出对财富以及美好生活的渴望。回顾90年代,对于明天抱有期待与渴望的人应该知道我们的今天是怎么被塑造出来的……
        因为我们需要知道“今天”是怎么被塑造出来的,才会明白要使得明天更美好需要做些什么。
        分享你的90年代,赢取万元大奖!朋友们,关于你们的90年代,请尽情书写吧。[ 详细]

    万人书写90年代90年代人物访谈录活动说明积分排行榜

    • 问答张林俭

      核心提示:上海仪电,90年代国企改革的代表成员之一,它在市场经济竞争的优胜劣汰中成功进化,卸下了沉重的累赘,华丽蜕变精彩重生。2008年,张林俭卸任上海仪电集团董事长职务。其时,早在1993年更名为上海仪电集团的上海仪电工业局……[详细]

    • 问答杨东平

      核心提示:他指出,高校扩招“在中国这种操作模式下,马上就变成一个运动式的非理性状态。从这个角度讲也可以说汤敏原来的设想有一些理想化,但中国的事情真做起来就完全使社会陷入非常从众的状态。”[详细]

    • 问答汤敏

      核心提示:“中国上大学难一直是我们社会值得诟病的一个问题”,经济学家汤敏说,之所以提出高校扩招,是因为90年代末期,中国正处于亚洲金融危机的紧要关头,需要扩大内需,也需要缓冲就业压力。对于教育产业化带来的腐败问题,汤敏认为,教育产业化是一个伪话题。[详细]

    • 对话王志纲

      核心提示:“原有的传统式的知识分子的道路选择、形象等等全被打破,到海里人是要靠真实的生命能量去搏斗的,所以说90年代让传统知识分子面目全非。”这是王志纲在《第三种生存》一书中的序言。[详细]

    • 问答冯仑

      核心提示:80年代末的“急刹车”和1992年的小平南巡讲话,这两个时代背景彻底改变了冯仑的人生方向,他被迫决定下海。先后在中央党校、中宣部、体改委工作过的冯仑,就此转投商场,在体制外开辟出了另一条路径。[详细]

    • 问答崔之元

      核心提示:对比于自由主义学者提出的“市场列宁主义”,崔之元认为重庆模式的“自由社会主义”或是将来的国情走向。他在重庆挂职锻炼的半年,似乎充分觉察了渝地的好处,溢美道,“那山城江景真是很有意思的。” [详细]

    • 问答徐友渔

      核心提示:“我对新左派论点进行了非常猛烈的、非常尖锐的批评。我曾经是指名点姓地批评了崔之元,批评了甘阳,批评了汪晖,批评了很多人,就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的批评做出回应。”——徐友渔 [详细]

    • 问答陈桂棣

      核心提示:2003年,一部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让陈桂棣、春桃夫妇走到读者面前;2009年,二人再度将目光瞄准中国农村,《小岗村的故事》与读者见面。2010年7月,在江西萍乡,陈桂棣向凤凰网追述中国农村改革的历程。 [详细]

    • 问答李昌平

      核心提示:关于1990年代的中国农村,凤凰网独家对话三农问题学者。在李昌平看来,90年代的三农政策出现了问题,土地政策、财政政策、社会福利政策以及农业现代化政策均出现了失误,导致农民日渐失去自主性,农民共同体消亡,进而导致农民负担加重和内需严重不足。 [详细]

    • 问答韩耀先

      核心提示:作为新中国国企破产处理第一人,从80年代中后期到21世纪初,韩耀先送走的企业多达128家。凤凰网“万人书写九〇年代”之“下岗工人”篇,对话韩耀先,听韩耀先讲述他所经历的大破大立的时代。[详细]

    • 问答王小东

      核心提示:《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之一王小东就90年代民族主义的兴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说“民族主义之父”的标签虽带有贬义,但自己也并不排斥。他对“民族主义”有自己的坚持,他说,“否定它(民族主义)的真实性、真理性,这是很荒唐的。”[详细]

    • 问答潘石屹

      2010年6月20日,潘石屹就“万人书写90年代”之海南开发热潮话题接受凤凰网书面访谈,回顾了在海南追梦与冒险的岁月,以及对今日海南的思考。他认为“如果房地产业成为一个地方的支柱产业,就很容易出现泡沫。”[详细]

    • 问答迟福林

      迟福林1987年12月从北京到海南任职,现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对迟福林而言,那十年,他见证了两轮经济泡沫给海南留下的伤痕。一个人和一个时代,大浪淘沙背后是一出出喜怒哀乐的故事,具体且深刻。如今,迟福林和海南岛正为国际旅游岛的梦想而努力。[详细]

    • 西川诗人

      他如何以一个诗人的触觉去经历90年代的梦想与荣光,激烈与颓丧,挣扎与平缓;如何以种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去探测内心。90年代的他依然在写诗歌,他觉得诗歌本身并未消亡,只不过“这个声音不像八十年代传的那么远。”[详细]

    • 芒克诗人

      “90年代诗人们开始纷纷担任公职,我开始四处游历,了解各国的诗歌文化,基本上一年起码出国一两回。去的基本上都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西班牙、荷兰,瑞典。这些富裕的国家基本上对中国的诗歌、文学比较有兴趣。”[详细]

    “九〇年代”热点话题

    徐友渔回顾90年代思想论战:曾批评甘阳、汪晖等多人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思想学术界新左派和自由主义之争引人注目。两派争论的范围之广、时间之长、层次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关注的话题从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效率诸价值到学风无一疏漏。自由主义阵营的代表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友渔接受凤凰网专访时却认为,这场争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成熟”的“杯水风波”,“这对知识界是一件大事,可是对于做决策的高层官员而言,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也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详细]

    问答李昌平:90年代中国农村政策使农民日渐失去自主性

    [李昌平剖析90年代农村改革停滞深层原因][李昌平:村民自治走到了十字路口][80年代村民自治与农民力量]

      关于1990年代的中国农村,凤凰网独家对话三农问题学者。在李昌平看来,90年代的三农政策出现了问题,土地政策、财政政策、社会福利政策以及农业现代化政策均出现了失误,导致农民日渐失去自主性,农民共同体消亡,进而导致农民负担加重和内需严重不足。[详细]

    问答王小东:不能否定民族主义的真理性

    [民族主义的称呼发端于西方带有贬义][90年代民族主义不该被否定] [90年代民族主义影响国策最大在经济]

      他对“民族主义”有自己的坚持,他说,“否定它(民族主义)的真实性、真理性,这是很荒唐的。”此外,王小东对“逆向种族主义”作出批判,并认为“中国就是大国”,应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自己的位置。[详细]

    对话迟福林:经济泡沫后的海南

    [不吃财政饭试点改制的中改院][一夜催生诸多富豪]
    [90年代海南由热转入冰封][与新世纪海南热之差异]

      对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而言,那十年,他见证了两轮经济泡沫给海南留下的伤痕。一个人和一个时代,大浪淘沙背后是一出出喜怒哀乐的故事,具体且深刻。如今,迟福林和海南岛正为国际旅游岛的梦想而努力。[详细]

    对谈西川:理想主义不会死掉

    [九十年代开始慢慢面对现实理解灰色生活]
    [海子是自然之子 如何理解海子之死]

      他如何以一个诗人的触觉去经历90年代的梦想与荣光,激烈与颓丧,挣扎与平缓;如何以种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去探测内心。90年代的他依然在写诗歌,他觉得诗歌本身并未消亡,只不过“这个声音不像八十年代传的那么远。”。[详细]

    芒克 2010/06/07

    90年代的理想与诗歌

    他承认在整个90年代,他已经没有更强烈的信心继续创作诗歌,或者继续拥有理想。他用“心灰意冷”代替了当时的心境。[详细]

    伊沙 2010/06/07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死

    上世纪的80年代绝非启蒙主义的乐园、90年代也绝非理想主义的沦丧,新世纪十年更不是理想主义的地狱 [详细]

    下岗职工篇:对话韩耀先

    中国破产国企“送葬队长”

    这位办理过全国第一家破产企业事务,之后接手128家破产国企,人称“送葬队长”的韩耀先,是整个90年代国企改革的亲历者。[详细]

    下岗职工篇:对话铁西区下岗工人

    工龄22年 两万多元买断

    90年代的国企改革浪潮中,这座1936年日伪时期的老厂也不能幸免。“1997年,厂子差不多就彻底黄了”。[详细]

    海南开发篇:对话潘石屹

    回顾90年代海南开发:最感激的一个人是邓小平

    回顾了在海南追梦与冒险的岁月,以及对今日海南的思考。他认为“如果房地产业成为一个地方的支柱产业,就很容易出现泡沫。”[详细]

    民族主义篇:问答宋强

    90年代的民意是“新爱国主义”的起点

    他说,在这样一个年代讨论民族主义是绝不过时的话题,因为,“如果我们仔细聆听,仍然能够听到过去的回声。”[详细]

    三农问题篇:对话陈桂棣

    农村问题关键在土地所有权

    2003年,一部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让陈桂棣、春桃夫妇走到读者面前。十余年,陈桂棣夫妇二人的笔触始终未脱离农村这片土地。[详细]

    文章排行

    网友留言
    账号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