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说

导读:在出版这个行当里,听到大行家说一句“你的书编得真好”,那是足以大慰平生的!在当下这个弥漫着纸质书“将死”的氛围的世界,“海豚书馆”秉持着“小而精,精而美”的出版理念,承继前辈传承中华文明、开启民智的出版理想,一路坚定前行。于是,这才有了数年前在上海书展,当按颜色分门别类的“海豚书馆”甫一亮相时的惊艳全场。“有这么美的书,纸质书就算会死,也会死很久”,沪上作家毛尖的这句由衷感叹,无疑道出了许多读书人的心声。

分享按钮
尽管历经风雨,尽管中途夭折。但是,从王云五到沈昌文,再到俞晓群,中国三代出版人自觉承续着传承中华文明和开启民智,传播思想的重任。从“万有文库”到“海豚书馆”,也正是三代中国出版人用自己辛勤的汗水灌溉出来的文化果实。【更多】
在开本越做越大、装帧越来越豪华的图书市场,“海豚书馆”成了绝对的异类:每本三五万字,装帧简洁大方,可以揣进口袋。“我们是在做长销、稳销书,而非畅销、快销书。”俞晓群正在和他的伙伴们践行“死很久”的理念。【更多】
海豚书馆

做好书,做有文化含量的书,为读者的精神追求提供养分,这就是“海豚书馆”。

海豚选读

文坛、学界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点故事
董桥《墨影呈祥》
柯灵《作家笔会》
刘绍铭《爱玲小馆》
周炼霞《遗珠》
陈子展《蘧庐絮语》
余英时《人文·民主·思想》

书馆小书

海豚书人

灵动当下:非主流的特质与力量

主流和主旋律的图书,就像我们餐桌上的主食,是必须要有的;但只有主食怎么能行呢?还需要有丰富的副食,才能形成一桌酒席。我们能耐不大,搞不了主食,只好搞一些非主流的副食,来丰富人们的生活。这些书籍既不为当轴者待见,也不能纳入反主流的阵营,引来异端人士的欢呼与尖叫,至于评奖、上榜一类活动,就更无缘了。有些读者感到奇怪,为什么此书当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许多年后,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寻找它们呢?这正是非主流的特质与力量。 【详细】

书人简介
 


沈昌文,在出版界,他是一个灵魂般的人物;在读书界,他是一个旗帜性的人物。他主编的《读书》杂志,曾是中国读书类杂志的范例,延续了一代人的精神追求和文化梦想。
俞晓群,著名出版人。曾任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2009年7月担任海豚出版社社长。他提出“书香社会”的出版理念,主持策划了很多具有很高思想与学术价值的丛书。
陆灏,资深编辑,海豚书馆总策划。


沈昌文
时针指向四点,电脑桌前的那位依旧兴致盎然,论坛里正上演着“韩舟大战”,唇枪舌剑,你死我活,他袖手作壁上观,有人把他这样的网民称作——“万年潜水党”。“潜水党的老党员”终于转过脸——呵!竟是81岁的沈昌文!沈昌文的一天就这样摸着黑开始了……【详细】

俞晓群
俞晓群刚到海豚出版社担任社长时,萌生了做一套文库的想法,拟定名为“小海豚文库”,沈昌文听后大不以为然,“为什么要以小自居呢?应该大。”他的话今天听来更像是一句祝福,2012年,海豚社回款达到3800多万,发货突破1.3亿。这种爆发式增长背后的奥秘何在呢?俞晓群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法宝只有一个,那就是:原创力。【详细】

陆灏
俞晓群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写陆灏;“有人说,陆灏有些怪气。那还用说,只是他怪而讲理,怪而可爱。”他说,在合作《万象》时期,陆灏在工作中有了不愉快的时候,会骂他“昏君”,不过牢骚归牢骚,陆灏的工作总是让人那么放心。俞晓群告诉记者,他们都希望做一点对中国文化中国出版有意义的事情,他对于陆灏的需要更甚于陆灏对他的。【详细】

出版先贤

承继过去:谁是我们的导师?

我们平时经常说的“承继前贤”,绝不是一句空话,也不单是一种志向,而是一些活生生的人生经历。总结自己,在出版的意义上,我想到三个人:一是张元济先生,向他学习做人,二是王云五先生,向他学习做书,三是沈昌文先生,向他学习做事。 【详细】

前辈导师
 


张元济,号菊生,浙江海盐人。1902年,报着“以扶助教育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进入商务印书馆,在他的主持下, 商务印书馆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印刷所发展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历史最久、影响最大的文化事业机构。
王云五,1912年由胡适推荐到商务编译所工作,他坚持以“教育普及、学术独立”为出版方针,主编《万有文库》,开办并复兴东方图书馆,成为中国近著名出版家。
陈原,陈原(1918-2004),中国语言学家,编辑出版家,世界语专家。


张元济
商务印书馆创办于1897年,最初用胡愈之先生的话说,那时连“印刷厂”的名称都没有,所以称“印书馆”。张元济先生加盟后,才创办编译所,真正做起出版业务。此后百年间,商务印书馆的光辉历程人所共知,不必多言;我想说的是,张先生作为一位民间出版人,竟然把书做到“一人之力,可以抵国”的程度。【详细】

王云五
他的挚友胡适先生说:“此人的学问道德在今日可谓无双之选”;他的学生金耀基先生说:“他自十四岁做小学徒起,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工作,一生做了别人三辈子的事”;他曾经的部下胡愈之先生说:“他既没有学问,而且政治上也是一个很坏的人”;也是他曾经部下的茅盾先生说:“他是官僚与市侩的混合物”……【详细】

陈原
陈原先生去世时,曾有人称赞他是近百年来,“中国文化启蒙运动的殿军”。这是一句溢美之词,它提示我们:作为一个时代的“殿后”者,陈原先生的逝去,具有“后无来者”的象征意义。不了解陈原先生的人,乍听到这样的评价,也许会产生“过誉”的感觉。但是,当我见到这样的语词时,脑海中却跳出另一个更加极端、更加个性化的判断:他可能是中国百年出版史上,最后的一位通才。【详细】

小海豚,大信念

坚守理想的乐园

中国编辑,堂堂正正,浩浩荡荡。在这支队伍的前边,我们望见张元济、邹韬奋、胡愈之、叶圣陶、陈翰伯等众多先贤的背影。前人霞光满天,后人朝气蓬勃。实言之,我总觉得,“坚守”一词有些压迫感。其实出版更应该成为一个乐园,一个爱书人的乐园。以文会友也罢,文以载道也罢,总之那欢乐是发自内心的,是超越时空的,甚至是超越生死的。 【详细】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