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内藤湖南《禹域鸿爪记》

2011年05月16日 15:01
来源:凤凰网读书综合 作者:内藤湖南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汉相持,盖亦一时英主以为得计者,至今乃成难以摆脱之深患,虽有英主,一旦下手,则如去年政变耳。但革命须行不须言者,且若敝邦,自与列国关系,故敝邦人士,非至贵国革命之日,断不能言之。余思敝邦人士当所讲究者,在于贵国维新之日,以何治术与民更始,其维新之机须由贵国人士先作之。敝邦维新之前,杀身赴义,实有数十百辈,盖曾当霸府盛时,且有攘臂图之者,贵国人士若座谈维新,欲以口舌成之者,则误甚矣。近时政党兴起,少年气锐之徒,亦往往为之杀身。邦人过锐,是虽其短处,非此亦不足以应付近日时势也。

蒋:君言甚是。此等利弊,弟等平日亦时时谈及,但苦于无一措手之处也,不得不稍待时耳,君言当铭之于心。

予:时势之变,一起一伏,余意贵国政府向往维新亦有日矣,然不可恃于是也。若日设特科,贵国人士往往视之同于从前科举,以为仕官捷径。此病不治,国遂不兴也,有一不愿做官之士,以为百世开太平为念者,愈百名科场名士。

蒋:陈君所见甚高,以此为小道,不作此恶剧,如弟则未能免俗,曾应试为举人。

予:二君有意东游否?

蒋:甚愿,但苦于无此机会,若自备资斧,又苦于贫,是以有愿而未偿之,然东望蓬莱,时时心向往之也。

予:贵国南人北人,余意必非同一种族,南人骨相,颇近于敝邦人,瞻二君丰采,益发信其然。北人多浑朴桀骜,但只少于英气,南人多锐果慧敏,但其短处在于难以持久,犹如敝邦人,此恐非余一家私言。

蒋:中国种族皆由北而南,由东晋及宋之南渡两大事变,真正中国人皆徙而落实于南方,至于北方则搀入蒙古种也。

陈:今晚得听大教,实平生之愿,然有他故,未能磬怀,如后会有期,将再为谈聚,君明日起行赴沪否?恐弟贱冗相羁,未能趋送也。十月五日从天津出发,此次得在塘沽车站附近直接乘玄海丸。于火车中邂逅大阪商船公司石原、金岛二氏,因叩问关于秦皇岛之意见。船中又偶遇土佐之久保义道、大阪朝日麦酒公司职员近藤胜太郎、神户漕运店之田中仪太郎三氏,有缘同到上海。

玄海丸此日午后驶进太沽海冲。终夜将货物装船,翌日六日晨出发,深夜进入芝罘。闻接续船博爱丸翌日晨出发,夜中合衣微睡,七日早晨换乘,无暇再次上陆,原来期待之事,都已落空。所幸三小时便到威海卫,其地形胜得以大概览取。

船由西口进入,日清战争时,清国水雷艇由此遁走,停泊于刘公岛南阴。定远号虽巳沉没,樯头数尺犹露出水面,水师之旧营务处、丁提督游息之亭榭等,借助望远镜之力,历历可指。日岛炮台、百尺崖所、赵北嘴等旧址皆入视野之中。威海卫之城壁,模糊于烟蔼之中,环翠楼、翠微亭碑虽可见,字迹模糊难辨。丁提督英魂难返,我军占领之雄图亦成一时之梦,今惟见有英国军舰数只,巍然压占湾头。今昔低回,不得不日夕临风啸歌也。

自威海卫出发以后,天气晴丽,航路极稳,九日晨日上涛头时已经到达扬子江口。此后舟行甚缓,午后到达申江码头,求宿于东和洋行。

长江之大令人惊骇,由其江口溯行数十里,犹未进入江中,滔滔浊流接天,非天津白河之比。白河之水变海水颜色者不过十数里,至于长江,距离江口二十小时之遥处海水已经变为黄浊色,故知江口左右二百哩海水皆为江水所浊也。

上海东文学社有藤田剑峰、田冈岭云二旧友,《时事新报》通信

土佐:日本地名。指甲午战争。

桓温(年):东晋人,曾掌握长江上游兵权,年功前燕到枋头(今河南省浚县),因粮运不济,受挫而还。

张香涛:清末鼓吹“中体西用”的张之洞(年),号香涛。历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湖广总督。

刺:名帖、名片。

南皮尚书:指张之洞,张乃直隶南皮人(今河北省南皮县)。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禹域鸿爪记 藤湖南 山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