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猴子看象

2011年05月16日 15:1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独眼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862年,从“千岁丸”号抵达上海开始,中国对于日本再也不是陌生而神圣的国度了。九年后,明治维新不久的日本与清政府在天津签订了《中日修好条规》,准许彼此商民往来。怀有不同目的的日本人从各口岸登上中国陆地,好奇地审视着评判着中国的一切,回国后将见闻一一记下,现在所知明治之后在日本出版的中国游记数以千计,“近代日本人中国游记”丛书的主编张明杰个人收罗目睹的清末民初时期的游记不下三百种。

目前中华书局已出版的“近代日本人中国游记”,五本书七个作者八种游记,所记之处,覆盖了清朝版图的一半以上,包括东北、华北、长江沿岸甚至到达了西南和华南,精确地记下所到之处所见之事,笔下描述的当时中国无不呈现出老态龙钟的凄凉残破,展露了不堪回首的中国史:“譬之患寒疾者为庸医所误,荏苒称日,色瘁而形槁”(竹添进一郎,《栈云峡雨日记》)。

1870年代后半期来到中国的曾根俊虎和竹添进一郎,生于日本传统武士家庭,受教于藩校传授的汉学,又目睹了翻天覆地的明治维新。面对卫生状况不佳、令他们倍感不适的大清国,仍怀有一些尊重;他们既看到民不聊生的困窘,也深知变革之难,认真地批判清政府的腐败,又客观地肯定了初现端倪的改革措施,大有扼腕哀叹的意味;对中国的知识阶层,他们更有着极大的敬意,游记中不乏拜望、求文、换诗之举。另一方面,当时南亚诸国已沦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清国敌友难辨,这些人身负军事和外交重任,笔下的游记已露出日本政府对他国的野心,如曾根的《北中国纪行》中常出现“若与清国交战,攻占盛京时可先取此北陵”之类的句子。

跳脱游记,综观作者的生平,足见他们在历史中的尴尬。曾根作为间谍的侦查活动结束后,回国极力鼓吹日本与清国结盟,积极投身组织“兴亚会”等团体;身为汉学家的竹添在得知中国北方旱灾的惨状之后,与其他有识之士一起,在日本募集赈灾款项,亲自携款赴中与李鸿章面谈赈灾之法。可惜的是,“联清抗欧”与明治政府所持的“脱亚入欧”相去甚远,难以成为社会的主流思想。他们留下了影响深远的游记,却不得不郁郁退出政治舞台。

1905年,在日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日本梦想成真,从一个亚洲小国跻身于世界列强之中,由此,国内的军国主义思想日益膨胀,游记作者们的心态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显露出叵测的自傲。

自年轻时代接受欧化教育的小林爱雄、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等人,竭力想表现自己作为西式绅士的体面,暗示日本攀升的国际地位,在游记之中流露出无法克制的骇人的民族主义,同时,对中国甚至整个亚洲的鄙视与身为黄种人面对白人感到的自卑形成了一种杂糅的心理。他们笔下,中国的山水只呈现出病态虚妄的美,其国人无不行为肮脏,性情自私狡诈,只需一个美元就会有人从天坛上撬下几片瓦。作为中国人,初读时难免有抵触情绪,深感他们作为学者、文人所持的人道如同骗局,但细想之下,他们来中国,正是满清衰微而革命初成的时候,政权更迭却尚未建立起完整的社会体系,游记中反复相互印证的那些境况,恐怕正是当时中国的真实情形,以不屑的口气细致描摹的民风、人物,正是动荡国家的第一手记录。这是一直以来中国的近代史研究尚未直面的史实,需借他人之手得见国史。

小林等人以当时日本中坚一代的思维方式看遍中国,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国家曾经出现过被誉为世界三圣之一的伟人,曾建筑过长达万里的长城,曾出现过无数位英雄和诗人,但对于这些,现在的人们已毫不在意,只是沉醉在美酒和鸦片的香味中悠悠沉睡”。他们带回国的信息令日本信心满满肆无忌惮地攻打这个“虚弱”的国家。

读罢,“近代日本人中国游记”所呈现出的几代人前赴后继探寻中国的态度,令人佩服,可“游历中国后,称中国为生病的‘巨象’,日本为生气勃勃的‘猴子’”,着实叫人无法释怀,由古及今,似乎时空错乱,游记中所述之事仍在,他们还在以相似的态度考察着中国,详尽记录着我们自己茫然无觉的历史。

(来源:2007年6月10日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猴子看象 日本 游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